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三十五章 灭杀一鼠,心思难安
    杀气?

    五华生心中一颤,眼中透着不甘心:“不,这不可能?你怎么可能这么强?”

    “这有什么不可能得?”

    残阳鄙夷:“之前老大放你们生路,你们自己不知道珍惜,今天就让我来,送你们下黄泉”

    一声轻喝。

    残阳长枪横扫!

    一道硕大劲气,如同惊瀑一般,锁定了五华生。

    “不!”

    五华生惊呼。

    “五哥!”

    无形鼠惊呼出声,来不及思索,奋起全身力气,冲了出去。

    以身为盾牌!

    裆下了这惊天一招!

    轰隆!

    无形鼠,以身挡关,身子在接触到劲气的瞬间。

    空间似乎是静止了一般!

    唯有无形鼠的身子。

    出现了丝丝裂缝。

    分裂!

    寸裂!

    寸寸炸裂!

    自头到尾,全数龟裂。

    随即便是——

    轰隆!

    强势一爆,烟尘漫天!

    “不!”

    五华生痛呼,身子却是这劲气,带了出去。

    烟尘之中,残阳不爽:“给我散!”

    一声散,劲气震荡。

    面前一切,恢复了平静,唯有大战之后的狼藉。

    一切的一切,尘归尘,土归土!

    似乎一切的一切,都不曾出现。

    “还是被跑了一个”

    残阳扛起残阳枪,轻轻眯眼:“不过这无形鼠,倒是够义气,是个男子汉!”

    残阳心中赞赏,这才转身,看着刘凡雅:“未来大嫂,你没事吧?”

    “我……没事……”

    刘凡雅轻轻摇头,随即却是辩解:“你……你别乱喊,我可不是你大嫂!”

    “这有什么嘛?”

    残阳耸肩:“反正是我未来大嫂不是?”

    “今天我在这保护你,也是老大给我安排的任务!”

    残阳解释道:“几个小时之前,老大,就让我来这边,确保你的安全!”

    “现在事情结束了,我也要给老大汇报了!”

    残阳说道。

    “秦笑宇他……”

    刘凡雅下意识问道。

    “你放心吧!”

    残阳宽慰:“老大肯定会没事得!”

    刘凡雅木讷点头,却是期待的看着残阳。

    等待着残阳手中电话的消息。

    残阳看在眼中,也不点破,只是嘴角拉出一丝浅笑:“哼哼,看这担忧的小眼神,还说不是冲着我们老大来得?”

    “以后肯定也是大嫂之一!”

    心中这么想的时候,轻轻挥手,震碎了一边的信号干扰器,打出了电话。

    酒馆之中,秦笑宇安静品茶。

    柴双艳,稳坐如山,平静而又邪意的面庞下,完全猜不透,是在想什么!

    此时,秦笑宇却是拿出手机,看着手机上的来电,嘴角勾出一丝上翘弧度,按下了接听键。

    对面,残阳汇报着战果。

    秦笑宇听在耳中,却是无意间打开了扩音!

    残阳的话,也传在了,在场众人耳中。

    “卧槽,六丧门的小老鼠,死了一个?”邓远嘿嘿一笑:“瞄得,小马这些时间,还真是恢复神速哎!”

    柴双艳轻轻皱眉,随即恢复如常。

    秦笑宇这才挂断了电话:“柴双艳,你们失算了!”

    “哼!”

    柴双艳轻声一哼:“六丧门的废物,这点事都处理不好!”

    但,此时,一边的恨秋水,却是突然发难。

    薄雾一动,数道寒光扫射而出,直逼面前众人。

    蛊虫!

    江月眯眼:“小心”

    一声小心,江月长时间的闭关效果,瞬间出现。

    只见江月,秀手打出一道道,玄妙手势,散发出一阵阵玄妙气息。

    江月嘴唇轻动。

    似乎是在念着什么,难懂的梵文!

    梵文出!

    面前激射而出的蛊虫。

    竟然瞬间落地——

    死亡!

    “恩?”

    薄雾中,传出一阵轻咦声:“这是?”

    柴双艳亦是再次皱眉:“哟?想不到在你身边,还有这样厉害的控蛊师,看来,你这些时间,发展的不错嘛?”

    秦笑宇谦虚:“一般一般,只能算是勉强过日!”

    “你还真是谦虚!”

    柴双艳起身,玩味一笑:“秦笑宇,你放心,十二相思伴明月,你藏不了多久!”

    “用不了多长时间,你就会自己交出来,而且不用我逼你!”

    话语落下,柴双艳阴沉一笑,转身离开。

    薄雾之中,恨秋水,亦是轻声一哼,不在停留。

    “就这样走了?”

    邓远好奇:“真是太气人了,小马今晚,都斩杀一个老鼠了,但是我们,却是啥都没做?”

    “真是要气死我了!”

    “这柴双艳也真是,性情变化,怎么这么大?”

    “一会是要我们非死不可,一会又这样好说话?他到底想做什么?”

    秦笑宇亦是眯眼,邓远不解之处,也是他心中不解之处。

    柴双艳当真会有这么好说话?

    按照偏执的柴双艳,这事情,当真会这样告一段落?

    秦笑宇摇头。

    心中难解,越是这样,心中的不安,就越浓。

    “到底是什么地方出了差错呢?”

    秦笑宇问着自己,但是可惜的是,却是理不出什么头绪!

    该顾及到的地方,都有安排。

    还会有什么可趁之机呢?

    呼!

    秦笑宇吐出一口浊气,平静了心思,轻轻眯眼。

    无心宫!

    十二相思伴明月?

    “这两者会有什么牵连呢?”

    秦笑宇暗自警觉,他似乎不知不觉中,又陷入了一个巨大的谜团。

    十二相思伴明月,出现在古玩街,又以低价,转入他手。

    这一切,会是意外的巧合?

    还是说,是有心人,在后面控制这一切呢?

    秦笑宇后背一阵发凉,若是后者的话,那就意味着,这些时间,他的所作所为,都被别人看在眼中。

    甚至是更久之前的事情。

    更有甚者,是秦笑宇离开鬼谷之后的所有事情。

    要不,对方绝对不会如此清楚!

    “老大,你在想什么?”

    邓远好奇。

    “十二相思伴明月!”秦笑宇也没隐瞒:“看来,这不简单的古玩上,还有不简单的故事!”

    邓远点头,神色同样凝重。

    毕竟,这十二相思伴明月,按照他们的了解。

    也就是一场畸形的恋情!

    被皇家隐藏的丑闻,但,在这丑闻中,还有什么更深层的故事呢?

    难解!

    难分!

    秦笑宇收起心思,对江月说道:“小月,刚刚那人就是恨秋水!”

    “她就是恨秋水?”

    江月皱眉:“差点成为苗疆圣女的人?”

    “恩!”

    秦笑宇点头:“今晚你和她有过招,她应该也认出了你,这些时间,你要小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