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四十一章 一刀满堂彩,春风自然来
    “你……”

    木玄大怒:“小子,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

    “什么是进门一刀?”

    “老夫这风水格局分明是——一刀满堂彩!”木玄不爽:“可以汇聚四方灵气,断绝小人为恶!”

    “这乃是上等风水门路,在你眼中,却是一文不值!”

    “实在是气人!”

    木玄气的胸口都在颤抖,差点又吐血了。

    周围之人,面面相觑。

    “这是什么情况?”

    “不知道啊!”

    “不过这一刀满堂彩的风水,我之前倒是听说过,的确是不错的风水布局,怎么又是进门一刀呢?”

    “我看这小年轻,不会是在瞎说吧?”

    “说不好,有这个可能!”

    ……

    安凝脸上有些滚烫了,心中暗自想到:“我去,这家伙,到底会不会看风水啊?”

    “不会真的是在瞎说吧?”

    “完蛋了,看来这次我要被他害死了!”

    “实在是丢人啊!”

    安凝拉了一下秦笑宇:“喂,你到底是行不行啊?”

    秦笑宇自信一笑,再次说道:“一刀满堂彩?”

    “你可真是会给自己脸上抹金啊!”

    “至于我为何说你这是进门一刀,断财,断命,断运,断气,你自己看!”

    秦笑宇指着上空大刀,轻声说道:“风水有云,汇聚气运加身,转化玄力加持!”

    “但,你却是将这大刀,放在这个位置,刀锋正对门口!”

    “刀口以门口,四十五度角倾斜!”

    “不管是谁,进入这里,都会被刀锋所指!”

    “断命,断气,断运!”

    “这乃死阵!”

    嘶!

    周围之人,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仔细看了看关公刀,又看了看门口

    幻想自己在门口进来的话。

    还真是一刀斩下。

    无声无息!

    “我去,这小哥说得,还真是很有道理哎!”

    “可不是嘛,我咋就没注意到呢?”

    “是虽然是这样,但是真的有他说得那么玄乎?”

    “我看也是哎,毕竟这玩意,真真假假得,谁也不好说哎!”

    “我们还是继续围观吧!”

    ……

    木玄眯眼冷笑:“这就是你得见地?”

    “这就是你对风水格局的理解?”

    “这就是你这可笑的舆论?”

    “真是可笑啊,你分明什么都不懂,却是装作一副,我很懂的样子?”

    木玄冷哼:“你听好了,这风水格局,乃是一刀满堂彩!”

    “一刀断妖,阻断妖孽为害!”

    “一刀断小,阻断小人为祸,比如地痞闹事,欠债不还!”

    “一刀聚财,气运自来!”

    “虽然如你所言,关公刀,正对房门,但是,其乃是正对坎位,坎位生金!”

    “刀刀旋转,汇聚风水气运”

    木玄的话语,铿锵有力。

    啪啪啪!

    小厮不断鼓掌:“好,师傅说得好!”

    “无知!”秦笑宇冷哼:“一刀满堂彩,乃是根据,金木水火土,五行相生相克,风雨雷电,四属性,组建而成!”

    “汇聚周围气运!”

    “但是你这?”

    秦笑宇鄙夷:“除开坎位拦杀,乾坤双位,却是一点设施都没有,何来聚财?”

    “妖孽而已!”

    秦笑宇不屑。

    “你……”

    木玄还想辩解。

    但,就在此时却是突来一道强势掌气。

    破空而来。

    掌气破空,横扫关公大刀!

    砰的一声,关公大刀落在地上。

    “谁?”

    突然的变故,让众人愣了下。

    “是他?”

    秦笑宇嘴角却是拉出一丝浅笑:“倒是够直接!”

    心中念头落下,就听见一声玩味话语:“秦少,如此祸害得风水格局,还苦心劝说干啥?”

    “直接秒杀就好!”

    “这样的风水师?当真是禽兽不如!”

    “靠!”

    木玄大怒,心中火大,欲要发作,但,等看清来人。

    却是话到嘴边。

    艰难吞下。

    “是他!”

    “风水大师!”

    “皱均明!”

    “我的天,怎么会遇见他?”

    木玄心中惊了下,他在风水一道。

    那么对风水一道的名人,肯定是认识得!

    前面的皱均明,就是风水一道中的名人!

    “你怎么来了?”秦笑宇玩味一笑。

    “我这不是刚刚下班,孤单一个人,想找个地反,吃点好得,可是没想到,就遇到了这样的事情!”皱均明耸肩:“这样的风水布局,真是太令人恶心了!”

    “我……”木玄不敢说话,皱均明的话,就是风水教科书,绝对错不了。

    皱均明冷眼扫视了一眼木玄:“这风水格局,是你做得?”

    “我……我……”木玄额头渗出了冷汗。

    “哼!”皱均明冷哼:“你给我记住了,有多大能耐,就做多大事情,否则就是害人害己!”

    “一刀满堂彩,按照你的水准,就算在学习个二十年,也不为过!”

    “是是是!”木玄不断点头:“晚辈知道错了,回去一定好好改正!”

    “哼!”

    皱均明冷哼:“你今天遇到了秦少,是你的造化,还妄想和秦少攀比?真是不知道自己的斤两了?”

    木玄尴尬一笑,来到秦笑宇面前:“秦少,今晚都是我的错,其实这一刀满堂彩,我也知道,自己做的不好!”

    “可是,我又不愿意被别人指点”

    “刚刚有什么冒犯的地方,还请见谅!”

    “今天开始,晚辈就回去苦心钻研,绝对不做这害人得事情了!”

    秦笑宇挥手,示意男子到此为止。

    面前这一幕,周围之人,却是看直了眼珠。

    “我擦,这都是什么情况?”

    “我怎么看不懂了?”

    “我也不懂了啊,这都是什么和什么啊?”

    “刚刚走出来的那个小年轻,到底是谁啊?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这你们都不知道?他可是风水大师,皱均明哎,希望药业的首席风水师!”

    “是他”

    “我去,神话啊!”

    ……

    众人一阵惊叹。

    秦笑宇打趣:“看来你也算是网红啊?”

    “秦少说笑了”

    皱均明摇头:“这再怎么得,远远没有秦少,你来得潇洒啊!”

    皱均明眉头一挑:“秦少,今天这老板的风水,是我们搅局了,不知道你是不是可以,随便展现一下,您得风水之道呢?”

    “噢?”秦笑宇玩味一笑,打量着皱均明。

    他是第一人,让秦笑宇展现风水修为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