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四十九章 虚空金牛,破空一吼
    “哞!”

    一声牛吼,震散黑夜,响彻云霄。

    牛吼之声所过之处,地面轰鸣。

    劲气震散!

    恨秋水所发出的蛊虫,在这牛吼声下,居然全数粉碎!

    尸骨不存!

    “恩?”

    恨秋水眯眼,眼中划过一抹寒色:“这个吼声是?”

    心中诧异,吼声惊雷而来。

    恨秋水不敢大意,脚下一点,身子被震退。

    柴双艳亦是被狠狠击飞。

    在柴双艳身后众人,面对这强势吼声,亦是被掀飞。

    马中云倒是很轻松,玩味眯眼:“帮手来了?”

    “而且还是一流的帮手?”

    “强者!”

    马中云身后的龙门兄弟,也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彼此眼中,都带着一抹惊愕和狐疑。

    “这声音真强!”

    “这会是谁呢?”

    “会是我们老大么?”

    “不知道啊,不过看来人这实力,怕是很厉害啊!”

    “看来我们今晚有救了!”

    “我就知道我们龙门不会有损!”

    ……

    众人一阵激动。

    柴双艳稳住身子,眯眼冷笑:“既然来了,何不现身呢?”

    “这样畏首畏尾得,算什么强者呢?”

    “哞!”

    话语落下,夜空中,再闻一声牛吼震天。

    伴随牛吼之声。

    夜空之中,一道金光开道。

    金光为引,金牛咆哮而来。

    金牛悬空奔腾。

    夜色震荡!

    邪氛为之避让。

    “恩?是他”

    恨秋水眯眼:“天门十二强,虚空金牛”

    “不好,退!”

    恨秋水心中一颤,连忙下了后退的命令。

    但,可惜的是,这一刻,却是已经来不及了。

    金牛入世,金光开道。

    正气沛然!

    金牛落地,四足践踏出一阵金光激荡而来。

    金光激荡如浪!

    周围之人,在面对这金光的时候,无一人可以抵挡其锋芒。

    身子纷纷后退。

    但,这才只是开始而已。

    只见金牛四足一踏。

    四足落下瞬间,劲气激荡而出。

    金牛俯冲而出。

    恍若流星追月一般。

    金光所过。

    人影翻飞。

    “啊!”

    一道人影翻飞,一道惨嚎响起。

    一声惨嚎,一口鲜血。

    在这金光之下,众人根本就没有抵抗的能力。

    “可恶啊!”

    柴双艳双刀挥舞,劲气全出。

    却是始终抵挡不了,这强势金光。

    “这该死的金牛!”柴双艳怒骂了一声,心中大恨。

    却是无处发作。

    这一刻——

    唯有!

    撤!

    心中这么想的时候,柴双艳劲气一阵,抽身后退:“撤!”

    但,就在此时,一道金光席卷。

    柴双艳躲避不及。

    被金光横扫。

    嘴中喷出一道鲜血。

    噗嗤!

    鲜血喷出!

    柴双艳得身子,重重摔倒在地。

    但,这仅仅只是开始而已。

    前方,金牛踏足,四足凌空踩来。

    空间为之粉碎。

    在这四足之下,柴双艳只感到一阵死亡之气,传遍全身。

    就在危机一瞬。

    一道红色薄雾出现。

    带走了柴双艳!

    但,就算是这样,恨秋水,柴双艳两人,亦是身受重伤。

    神秘的恨秋水。

    在这一刻,居然薄雾消散一刹。

    真容出现!

    一道红衣倩影!

    两人同时吐血,却是不敢停留,身子瞬间消失。

    两人逃走。

    剩下的小咯罗!

    更是心慌。

    虚空金牛,傲然而立。

    仰头长啸:“哞!”

    吼声传出,前方众人,如同无力的豆子一般,被抛上天空。

    一边得马中云,看在眼中,嘴角抽搐:“我擦,这都是什么变态?”

    “怎么会这么厉害?”

    “尼玛,这简直就是秒杀!”

    在其心中这么想得时候,前方金牛,再次长啸一声,踏足而去。

    不曾停留片刻!

    唯有在半空的时候,一道虚幻身影,出现在了金牛后背。

    一闪而逝。

    “恩?”

    马中云眯眼:“强者,这份实力,怕是……”

    在马中云身后众人,这一刻也是看直了眼珠。

    根本不敢相信,面前这一切,都是真的!

    “刚刚……发生了什么?”

    “我也不知道,我就知道一只牛来过!”

    “那是什么?是现代版的牛魔王么?”

    “我不知道……不过,好强,吼了几嗓子,就把柴双艳,打得屁滚尿流!”

    “我去,我肯定是没睡醒,这是在做梦!”

    “对对对,这肯定是在做梦!”

    ……

    众人难以相信,但,面前的残积,却是在告诉他们,这一切都是真的。

    马中云收起了心思,玩味一笑:“秦笑宇,你居然可以趋势这样的强者,看来,我对你的了解,还是太少了!”

    马中云眯眼,心思莫名!

    另外一边,在高尔夫场地中。

    秦笑宇正击退了面前的攻击。

    冷看着前面的丧狐!

    “丧狐,别玩什么把戏了,拿出你的实力说话!”秦笑宇自信说道:“否则,你今晚将含恨在这!”

    “含恨?”

    丧狐啧啧道:“秦笑宇,不得不说,你很强!”

    “但是,那又怎么样呢?”

    “你强任你强,北风吹山岗!”丧狐点头:“恩,好湿好湿!”

    “老大,这家伙脑子有病吧?”邓远看不下去了。

    “他是聪明人!”秦笑宇冷笑:“只不过他是在拖延时间而已!”

    拖延时间?

    邓远一愣:“老大,难道你是说……”

    “你不觉得今晚少人了么?”秦笑宇浅笑。

    “恨秋水,柴双艳”邓远惊呼:“老大,你先走,龙门决不能有损失!”

    “别急!”

    秦笑宇自信一笑:“他们今晚注定失败,因为有一个暴脾气,正在等他们!”

    暴脾气?

    邓远咂舌:“我去,不会是金牛吧?”

    “你觉得呢?”

    秦笑宇浅笑:“我在来的时候,就已经通过秘法,召唤他了!”

    “嘿嘿,那可真是好玩了!”邓远嘿嘿一笑。

    对面的丧狐,听在眼中,轻轻眯眼:“你们在说什么?”

    “你觉得呢?”秦笑宇反问:“你以为你们这点把戏,我会看不出来?”

    丧狐眯眼:“哼,那又怎么样?”

    “今晚你们必死无疑!”

    丧狐冷笑:“给我上王牌!”

    一声王牌!

    之前那些被击退的众人,纷纷拿出了一颗红色药丸——

    夜叉狼哭!

    不!

    不是夜叉狼哭!

    是升级版的夜叉狼哭!

    在这红色药丸中的邪气,更多,更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