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六十二章 禅心大师,不可退让
    “放肆!”

    “佛门圣地,岂容你撒野?”

    面前武僧怒喝一声,双眼一睁。

    怒目金刚!

    身子,在刹那中急冲而来。

    只有一道残影,不断闪现!

    强!

    秦笑宇却是自信一笑:“只有这点实力?”

    “那你们就还是退下吧!”

    一声退下!

    秦笑宇劲气,强势涌出。

    犹如大海中,那翻腾的怒龙一般,搅出阵阵水花,拍岸而出。

    “恩?”

    冲来武僧,轻轻眯眼:“强者!”

    武僧心中不敢大意。

    双手合十,佛门绝学——

    罗汉拳,威风打出。

    一拳!

    山河动!

    一拳,震荡周围空间。

    拳风对劲气!

    轰隆一爆,烟尘漫天,眼前一花,不见任何物品。

    烟尘散去!

    却是最无奈的结果!

    佛者震退。

    强者不败!

    负手而立,霸道身影,震慑在场众人。

    “好强得实力!”

    “大家小心,面前之人危险!”

    “看来,今天我们唯有罗汉祭杀了!”

    面前武僧,对视一眼,彼此心中,亦是有着决断。

    秦笑宇看在眼中,心中明悟,罗汉祭杀!

    其实就是罗汉阵。

    一种极强的阵法。

    和上次,马中云所破之杀阵,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秦笑宇却是冷然一笑,聚气于手掌。

    等待着最完美的时机。

    但,就在此时,却是一声大梵之身,破空而来。

    “退下!”

    伴随大梵之声,金光开道,佛言为伴。

    好不威武!

    在这金光之下,秦笑宇皱眉,收起了暴走得劲气。

    凝视着前方,心中暗松一口气:“看来,他还是那么坐不住!”

    心思落下,只见前方巷道之中。

    佛光普照,走出一道庄严身影。

    来人正是——

    大梵寺方丈——

    禅心!

    禅心手捧金箔,一手握着禅心仗,身批禅心袈裟。

    缓步而出。

    苍老面庞之上,带着一丝绝世风采。

    一步一佛言。

    “方丈!”

    看见来人,周围武僧,尊敬行礼。

    禅心走过,来到秦笑宇面前。

    看着面前得秦笑宇:“秦施主,莫非你忘记了,你和老衲定下的君子之约?”

    “不敢不敢!”秦笑宇嘿嘿一笑:“几年前和大师定下的约定,乃是井水不犯河水,但是今天这情况不一样了嘛!”

    “而且是外面的小师傅,先要打我来着!”

    “恩?”禅心佛眉一挑:“秦施主,休得妄言!”

    “我是说真的!”秦笑宇一本正经的说道:“我刚刚在外面,和一个小师傅,探讨佛言理论,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他非说我不对!”

    “也许是我的执拗,触怒了佛心!”

    “不然也不会如此!”

    禅心手中禅杖一杵,佛威扩散:“秦施主,今日是我大梵寺,三年一次的盛会,还妄您莫要胡来!”

    “知道知道!”

    秦笑宇嘿嘿一笑:“我这不就是来和你商量的嘛?”

    “有话稍后再说如何?”禅心道。

    “那可不行!”秦笑宇挡下了禅心:“佛说,今日事今日了,此时事此时了!”

    “若是推迟以往,岂不是忘了佛心?”

    “施主,休得胡言乱语!”禅心道:“佛言大会,已然过半,恕老衲我不奉陪了!”

    禅心转身欲走。

    秦笑宇皱眉:“若是我今天说,我是为了九子佛珠而来呢?”

    “恩?”

    禅心皱眉。

    周围武僧,亦是大怒,不等禅心发话。

    纷纷一动,将秦笑宇完全包围了起来。

    劲气激荡!

    怒目金刚!

    九子佛珠,乃是大梵寺至宝!

    他们不会退步!

    秦笑宇看在眼中,轻轻耸肩:“我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局!”

    “不过,我真是为了九子佛珠而来!”

    禅心无话!

    周围武僧却是愤怒越多:“狂徒,你滋扰佛门清修,还如此口出狂言!”

    “真是该死!”

    “你这狂徒,今日定饶你不得!”

    周围武僧,劲气一动,牵动周围空间法位。

    罗汉阵,即将出现。

    秦笑宇没有丝毫动作,平静得看着前面禅心。

    他在赌!

    在赌禅心得心!

    禅心手中禅心仗,轻轻一落。

    一道佛光,横扫而出。

    扫灭了刚刚出现的罗汉阵。

    “方丈!”

    众多武僧,心中诧异。

    禅心打了一个佛号:“阿弥陀佛,秦施主,看在往日得情分上,老衲今日不为难你!”

    “你且离开吧!”

    “切莫在执迷不悟!”

    “你的心,应该放在人间正道上,而不是在这,和老衲逞凶斗嘴!”

    秦笑宇摸摸鼻尖:“方丈,我说得都是大实话!”

    “现在在大梵寺,已经不平静了!”

    “早已经有杀手,潜伏其中!”

    “他们的目的,就是为了得到九子佛珠!”

    “九子佛珠的重要,我想您比谁都清楚,若是落在灵门手中,将会是何种局面?”

    禅心无话,佛号打出:“阿弥陀佛,我佛慈悲!”

    “秦施主,你请回吧!”

    “若是今天,真是我大梵寺的劫难,老衲愿意率众共同进退!”

    “避开劫难?”

    “这是对我,对在场所有人的耻辱!”

    禅心话语平静:“就算老衲答应你,万千信徒,又岂会答应你?”

    “……”

    秦笑宇无语,心中暗骂:“固执!”

    但,也是无可奈何,毕竟这样的情况,早已经出现在了心中。

    定了定心思:“禅心,难道你真的不在意,这万千人的生死?”

    “生死有命,五灾而已!”禅心话语平静如水。

    “呵!”秦笑宇冷笑:“真是好一个看透一切,甘愿坠入这无限空门,那你可又有想过?九子佛珠有损之后的事情?”

    “届时,不仅仅是你大梵寺,也许这世间,将会成为黑暗!”

    “而你,将会是一切始作俑者得刽子手!”

    “这就是你的道?”

    “这就是你的信仰?”

    “还是说,你想拉着世界,为你殉葬?”

    咚!

    禅心手中禅杖杵地,佛气外泄横扫,在其眼中划过一抹怒气:“那你说,应当如何?”

    “信徒汇聚,老衲绝不会中止佛言大会!”

    禅心话语坚定。

    秦笑宇却是心中一喜:“有戏!”

    毕竟,禅心的话语中,已经出现了波动。

    “谁说我没有办法?”秦笑宇玩味一笑:“我有办法!”

    “而且,还不会对你佛言大会,造成多大冲击!”

    “噢?”禅心再次转身,看着秦笑宇:“何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