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七十三章 二丧之毒
    秦笑宇!

    此时在小舒出租屋面前,不是别人。

    正是秦笑宇。

    秦笑宇灭掉手中香烟,看着回来的小舒:“咋了?不欢迎我不成?”

    “切!”

    小舒切了一声:“你一来,准没好事,谁知道你是不是想趁天黑,做点什么事情?”

    “嗯哼?”

    秦笑宇嘿嘿一笑:“我能做什么?不就是来看看你嘛!”

    “切,我才不信!”小舒鄙夷:“我看你明明就是不安好心!”

    “不安好心?”

    秦笑宇很是冤枉:“我……”

    “哼哼!”

    小舒白了秦笑宇一眼:“反正,你就算是有那个心,你也没那个胆子!”

    “……”

    秦笑宇一阵无语,真是天地良心。

    小舒白了秦笑宇一眼,打开了屋子。

    小舒放下了东西:“喝点啥?”

    “嗯哼?”

    秦笑宇这才发现,小舒提着保温盒:“你出去送饭了么?”

    “对啊!”小舒点头:“我最近加入了一个爱心组织,给养老院的孤单之人,送点吃得!”

    小舒心中暗自想到:“双艳哥哥,你那里一个人都没有,也算是孤单之人吧?”

    “我可是没瞎说哦,你可别怪我!”

    小舒心中宽慰着自己。

    希望,这样可以减少一点罪恶感。

    “爱心组织?”

    秦笑宇好奇:“真是这样么?”

    “当然是真的!”

    小舒摊手:“我还能骗你不是?而且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喜欢小动物!”

    秦笑宇想了想,倒也是,小舒虽然长的着急了点。

    但,心性还是青春时期。

    喜欢奉献自己的爱心,这也是情有可原得。

    心中这么想的时候,也就释怀了,但,还是认真道:“小舒,你以后还是按时上班吧,现在公司中,来了一个女魔头!”

    “已经撸下去不少人了,别哪一天,把我们也给撸下去了!”

    “切!”

    小舒切道:“我才不怕她呢?此处不留姐,自由留姐处,何必在一棵树上吊死呢?”

    “……”

    秦笑宇一阵无语,小舒这话——

    好像有那么点道理。

    小舒问道:“你今晚,不会就是为了这事来得吧?”

    “我这不是关心你么?”秦笑宇摊手:“要是你在安市,出了什么幺蛾子,那以后,你妈还不得弄死我?”

    “切!”

    小舒切了一声,随即却是妩媚一笑:“秦哥哥,你今晚要在这过夜么?”

    额!

    秦笑宇愣了下,这声秦哥哥。

    之前还是刚刚见到小舒的时候,小舒喊得。

    现在一喊,还是那么——

    sao气撩人!

    秦笑宇偷偷打量了一下小舒,还别说,小舒似乎——

    更澎湃了!

    和之前相比,变得更傲娇了很多。

    “咳咳!”

    秦笑宇咳嗽一声:“不了不了,我还有事!”

    “秦哥哥,你难道真的不打算留下么?”小舒眨眼:“人家已经过了十六岁了哦?”

    “……”秦笑宇心中暗骂:“妖孽!”

    这才是真正的妖孽。

    撩人恰到好处。

    只是轻轻一撩,就能有这样的效果?

    真是——

    不简单!

    “你怎么不说话嘛?”

    小舒噘嘴:“难道你是觉得?我不好看?”

    “还是说?你喜欢都市中,那些打扮fengsao的小姐姐?”

    小舒羞涩一笑:“其实……其实人家也是可以的哦,在人家屋子中,还有一套刚到的,黑色leisi睡裙呢?”

    “你要不要帮我看看?”

    噗嗤!

    秦笑宇差点吐血,虽然很无耻,但,还是控制不住的yy了下。

    那场面——

    火爆!

    相当火爆!

    “不了不了!”

    秦笑宇心中明白,不能在继续下去了,不然真的会出事得:“我今晚约了人!”

    “切!”

    小舒不屑:“秦哥哥,人家才十七哦,你可要想清楚哦!”

    “靠!”秦笑宇怒骂了一句,几乎是逃离了这。

    小舒这丫头——

    越来越大胆了!

    “没胆!”

    见秦笑宇离开,小舒气的跺脚:“哼哼,这混蛋真是一点都不懂风情?”

    “难道他还想着我主动不是?”

    “我都已经这么主动了!”

    “气死我了!”

    秦笑宇离开别墅,长出了一口浊气,看了看时间:“已经十点了,距离约定的时间,已经要到了!”

    秦笑宇眯眼看了看夜色。

    此时的夜色,显得极为迷蒙,如同是羞涩女子,蒙着一层神秘面纱。

    那半轮的月,被云层,掩下了光芒。

    秦笑宇看在眼中,嘴角却是扬起一丝浅笑:“乌云闭月,乾坤坎水,木易双难,金水相声生!”

    秦笑宇玩味一笑:“今晚这气运,倒是不错,不过……”

    心念至此,秦笑宇神秘一笑。

    走了出去。

    在外,一辆车子,早已经在等待。

    秦笑宇走上车。

    邓远问道:“老大,小舒没问题吧?”

    “没事!”

    秦笑宇挥手:“走吧,今晚将会是很令人期待的一夜!”

    “恩!”

    邓远点头,驾车带着秦笑宇离开,车子直奔安市外围——

    天山林附近!

    天山林,也是天门的入口之处。

    这里,距离安市较远。

    但,却可以俯视整个安市。

    可以说,天山林,就是这里的最高点。

    夜色下的天山林。

    显得极为寂静。

    唯有虫鸣相伴。

    雅趣中带着一丝诡异。

    秦笑宇却是轻轻一笑,香烟点上,冷然而出。

    一步出,劲气激荡。

    强势劲气,犹如浪潮拍打一般,横扫四周。

    噗嗤噗嗤!

    在天山林中,早已经暗藏这人,在这强势劲气下,纷纷倒飞而出。

    毫无抵挡之力。

    唯有强者——

    一步如山!

    稳重踏出!

    转眼中,秦笑宇已经来到天山林顶端山崖之上。

    山崖之上,夜风吹拂,吹起一阵惆怅。

    秦笑宇丢下手中烟头。

    站在悬崖边,看了看远处,那霓虹闪烁得安市。

    今晚,将是安市局面的反转。

    今晚,将是罪恶终结的开端!

    今晚,将是黎明到来的前兆!

    今晚,注定不平凡!

    秦笑宇手掌一开,在手掌中佛光一闪。

    禅心佛仗,金光现世。

    佛仗出,圣光铺洒!

    佛言梵文,自空间中,无声轻唱而出。

    但,就在此时,夜色下,突来两道血色薄雾。

    来人正是——

    恨秋水!

    柴双艳!

    两人刚到,却是再来一道强势劲气,横扫而入。

    秦笑宇眯眼,轻声一哼,不怒自威。

    震散这冲入劲气,轻轻挑眉:“这劲气?”

    “看来,你,终于忍不住要出手了么?”

    秦笑宇冷笑:“二丧之毒——毒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