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七十九章 哭泣的百灵鸟
    秦笑宇全身劲气,也越发平稳顺畅!

    马中云看在眼中,心中一松:“这下就算是差不多了,不过……”

    马中云话语一转:“这药丸,也只能帮你平稳而已,你不想废了的话,还是得靠你自己了!”

    “多谢!”

    秦笑宇诚心道谢,这虚天凝气丹,奶是上好丹药。

    其最大的作用就是,帮助强者,恢复劲气。

    可以说,这乃是大虚无强者,必备的良药。

    但是,可以炼制这种丹药的人,也是少之又少。

    这也就越发显得,这药丸的珍贵。

    马中云可以将这药丸,送给秦笑宇。

    足以看出,马中云之心。

    “别这么看着我,小爷我不搞基!”马中云耸肩,嘴角露出一丝玩味:“不过,要是你真的想和搞基的话,其实我也是可以接受的!”

    “毕竟,你长的还不错!”

    “……”秦笑宇一阵无语,转身走上了楼顶。

    楼顶之上,一道秀美倩影,正站在边缘,享受着夜风吹拂。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

    安然!

    这一刻的安然,背影显得有些孤单,落寞。

    夜风吹拂起安然的秀发。

    让安然全身上下,有着一种数不清的伤神。

    秦笑宇看在眼中,心中亦是轻轻一痛。

    面前的女子,亦是女子而已。

    一个柔弱的女子。

    秦笑宇轻声一叹,为自己点上了一支香烟,站在安然身边。

    并肩站立。

    安然对秦笑宇的到来,并不意外,甚至都没转身多看一眼。

    秦笑宇吐出一道烟圈:“想哭,你就哭出来吧!”

    安然无语,无言。

    但,随即,柔弱的身子,却是蹲了下来。

    双手搂着膝盖,垂头哭泣。

    悠悠哭泣声,传入秦笑宇耳中,心中怜惜。

    此时的安然,很无助,很无助。

    如同是夜色下,迷失了方向的孤鸟,看不清方向。

    只有悠悠低鸣,来寻求一丝心中安慰。

    秦笑宇蹲下身子,手掌轻轻拍打着安然的肩头:“哭吧,哭出来,就会好受很多了!”

    这一刻,秦笑宇心中,有一种,将安然,搂入怀中的冲动。

    心中念头刚刚出现,安然却是直接扑在了秦笑宇怀中。

    放声大哭:“为什么!”

    “为什么!”

    “为什么会是这样?为什么在我的人生中,全都是安排?欺骗?”

    安然不懂,那些人,为什么会追杀她?

    一次!

    一次!

    又一次!

    但是自己的母亲,安凝香却是——

    闭口不言!

    难道?

    这又是一场欺骗?

    安然心中有些疲倦,厌恶。

    面对安然的质问,秦笑宇同样没有答案。

    安凝香的态度?

    到底是为什么?

    安然身上,又会有什么样的秘密?

    以至于,邪天门一而再,再而三的针对?

    安然的哭声,在夜色下,显得极为凄凉。

    发泄之后的安然,平静了很多。

    看着面前的秦笑宇,歉意一笑:“对……对不起,我……”

    “没事!”秦笑宇温柔一笑,擦拭了安然眼角的泪珠,轻声道:“发泄了,就好了!”

    秦笑宇这温柔的笑,落在安然心中。

    黑夜下的心,似乎在这一刻,找到了归宿!

    流浪的人,在这一刻,似乎是找到了依靠!

    孤单的心,此时,似乎被柔情所充满!

    安然轻轻探身,献吻而上。

    唔!

    秦笑宇根本就没回神,就只觉得,自己的纯,被柔情甜蜜包裹!

    一切的一切,都显得是那么美好。

    安然那灵动的舌jian,羞涩而又坚决的撬开了秦笑宇的唇,肆意侵占,似乎是在宣告着自己的决心。

    秦笑宇心中一颤,本能的进犯着。

    安然,搂着秦笑宇脖子的双手,越发紧!

    恨不得融入彼此。

    秦笑宇手掌,在此时,也不老实了起来。

    顺着安然后背滑下。

    轻纱薄舞,细腻如水。

    秦笑宇手掌,挑开了安然身上的睡裙,顺臀而下!

    “恩!”

    安然全身为之一颤,如同触电一般。

    安然下意识的推开了秦笑宇;“别……”

    秦笑宇摸了摸嘴皮,一丝血腥味,爆满舌尖。

    安然低头,更不敢去看秦笑宇,小脸通红,都要垂到地上了:“我……我……”

    “我不是有意的,只是我……”

    安然的模样,秦笑宇看在眼中,宠溺一笑:“没事了,一切有我,他们不敢把你怎么样得!”

    “恩!”

    安然羞se点头,还是不敢去看秦笑宇。

    安然这可爱的模样,秦笑宇心中一暖,大手一伸,直接将安然搂在了怀中。

    “我……”

    安然靠在秦笑宇怀中,原本,六神无主的心,在此时,变得安静!

    原本无依无靠的人,在此时,有了靠山。

    两人相拥而坐,看着面前的夜色。

    谁也没有乱来。

    良久之后,安然打破了沉静:“秦笑宇,你知道么?”

    “其实,你是第一个和我这么接近的男人!”

    “虽然,我有一个所谓的未婚夫?”

    “不过,那都是我爷爷指腹为婚的,我甚至都没怎么见过!”

    “至于父亲?”

    安然双眼中,划过一丝好奇:“父亲的臂弯,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呢?”

    “我——”

    “不知道,我也没见过他,打我记事开始,我就潜意识的告诉自己,我要做最优秀的孩子!”

    “学习,我要做到全校第一!”

    “因为,我是安凝香的女儿!”

    “不管我走到哪里,我——”

    “都是安凝香的女儿!”

    “别人在喊我的时候,也都是安凝香的女儿安然,安小姐?”

    “我好累,有的时候,我甚至有过自杀的念头!”

    “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那晚么?”

    安然说到这,嘴角忍不住有了一丝笑意,这是来自内心的笑。

    “记得!”秦笑宇点头。

    安然轻轻一笑,在睡裙衣兜中,拿出了一张带的破布:“你知道这是什么不?”

    落红?

    秦笑宇下意识想到,仔细一看,却又不是。

    安然咧嘴一笑:“这是我们那晚的证据,也是一场美丽的误会,我原本觉得,是你这个混蛋,趁着我醉酒,夺走了我的落红!”

    “但——”

    “可惜不是!”

    秦笑宇一脸尴尬,那晚还真是差一点。

    安然此时却是再次说道:“虽然,那晚你没夺走我的落红,但——”

    “你却是夺走了我的心,你这个无耻的盗心贼!”

    安然话语落下,完全依偎在秦笑宇怀中,手掌握住了秦笑宇的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