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八十五章 堀蚁
    “你……”

    安凝香愣了下,她也没想到,秦笑宇会拒绝的这么快?

    惊愕之后,安凝香冷笑:“秦笑宇,你当真就如此绝情?”

    绝情?

    秦笑宇摇头;“不存在的!”

    “既然十二相思伴明月在我手上,那我还需要什么合作?”

    秦笑宇冷笑:“我还缺点什么,抢过来,不就是了?”

    “你说呢?”

    秦笑宇的话语不大,却满是邪魅。

    邪魅之声,抨击在安凝香内心深处。

    安凝香身子,不由狠狠一颤:“你……你想做什么?”

    “我想做什么?你还不知道么?”秦笑宇摊手:“千万别惹我,否则一切,都不存在的,直接抢过来是了,也包括人!”

    秦笑宇玩味一笑,不去搭理惊愕愤怒的安凝香。

    转身看了一眼何清。

    这一刻,何清平静如常,神色不曾有丝毫波动。

    甚至,看都没多看秦笑宇一眼。

    秦笑宇也没在意,看了看何清的腿。

    和之前相比,更加严重了。

    不过,秦笑宇也懒得搭理,毕竟何清——

    脑子有病!

    招惹不得!

    收起心思,秦笑宇直接转身。

    秦笑宇离开,何清暗自皱眉:“他走了?”

    “他就这么走了?”

    “今天他怎么没有发挥一下,医者仁心的本质呢?”

    “还是说?这才是他的原形?”

    “亦或者是我当真无可救治?”

    何清心中划过诸多念头。

    真是应了那句话——

    女人,善变的动物!

    秦笑宇离开别墅,心中始终有一丝波澜。

    “想不到安家还有这么深的水?”

    “不过,这到底是谁指使的呢?”

    “会是你么?”秦笑宇嘴角拉出一丝浅笑,直奔希望药业去了。

    刚到公司,刘凡雅已经在忙实验了。

    各种液体滴在试管中。

    好像很高深的样子。

    看着一脸认真的刘凡雅,秦笑宇不由一笑:“真是,认真的妹子最可爱!”

    秦笑宇看得有些出神。

    这一刻,似乎再次回到了,数年之前,京华大学,生物实验室,他,素无双,林浅三人,一起攻克难题的场面。

    可惜,那些都成为过往!

    砰!

    砰的一声,打断了秦笑宇的思路。

    秦笑宇回神,朝着前面看去。

    前面试管炸开,洒出一地液体。

    刘凡雅身上也有不少。

    “喂,你没事吧?”秦笑宇一惊,连忙抖着刘凡雅身上的液体。

    毕竟,这些液体,都是带有毒性得。

    “没事!”

    刘凡雅温柔一笑,眼中满是柔情:“面前这个男人——”

    “真是温柔有心!”

    刘凡雅心海一动,越发沉迷。

    “喂,你咋了?”秦笑宇被看的有些发毛。

    “啊?”

    刘凡雅回神,俏脸一红:“没……没什么!”

    虽然这样说,但,刘凡雅双眼,根本不敢去看秦笑宇。

    “你真的没事吧?”秦笑宇认真问道:“你看你小脸,咋这么红?”

    “不会是刚刚把脑子炸坏了吧?”

    “你才把脑子炸坏了呢?”刘凡雅白了秦笑宇一眼,随即眼中划过一丝失望:“我怎么这么笨呢?”

    “始终是在这最后一个环节出错!”

    刘凡雅嘟嘴:“之前的研发,都很顺利,恶魔病毒,其实是一种,裂变病毒!”

    “它在进入人身子之后,就会瞬间扩散,销毁人的意识!”

    “或者说是控制,和你们古武的控蛊师有点相似!”

    “要想控制这病毒,就只有使用大量的抗体,在病毒进入的瞬间,就形成一道防护!”

    “将这病毒完全阻隔并且分离!”

    “要想做到这样,就只有分子重组,但是我始终找不到,可以瞬间分解的东西!”

    瞬间分解?

    秦笑宇皱眉:“你有尝试过强酸么?”

    强酸?

    刘凡雅直接摇头:“不行的,虽然酸性会有腐蚀作用,但是这样的分解,不同于固体分解!”

    秦笑宇笑道:“这有啥不同的?分开不就成了?”

    “理论上,倒是差不多,可是有什么东西?是不伤害人体,并且可以瞬间分解的呢?”刘凡雅皱眉:“你这不过是做白日梦!”

    “我只做春meng!”秦笑宇认真说道。

    “你……”刘凡雅无语:“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思开玩笑?下次恶魔病毒,指不定什么时候就出现了!”

    “也许是明天,也许是后天,或者是明年,后年!”

    “不管怎么样,我都要尽早研发出来!”

    “我说的可是大实话!”秦笑宇道:“你不是说控蛊师么?我倒是知道一种动物,没准能达到你的标准!”

    “什么?”刘凡雅好奇。

    “堀蚁!”秦笑宇吐出两字。

    堀蚁?

    刘凡雅好奇:“那是什么?”

    “也是蚂蚁中的一种,不过又有很大区别!”秦笑宇道:“他们和白蚁差不多,都会有分泌物!”

    “它们的分泌物如同密封一般,都是成网状格得!”

    “但是它们的分泌物就属于强酸!”

    “但,对人体不仅仅没有坏处,还能有抑制三高的功效!”秦笑宇说道。

    “切,哪里有这样的东西?”刘凡雅表示不信:“你又在吹牛?”

    “你咋不信呢?”秦笑宇无语:“我可是认真的,不过这堀蚁很少,他们的分泌物,都会满足自己食用!”

    “基本上,酿造和一天的粮食,处于平衡!”

    “那这东西哪里有?”刘凡雅显然心动了,不管怎么样,都可以尝试下。

    “安市大山中,应该就有,不知道能有那个运气不!”秦笑宇摊手。

    “那还等什么?还不快走?”刘凡雅是个急性子,想到就做,直接拉着秦笑宇,奔出了公司,直奔安市大山了。

    安市野外,松柏成片,树木茂盛。

    今天却是来了两道身影。

    正是拿着瓶子的秦笑宇,和手拿镐头的刘凡雅。

    “哎呀!”刘凡雅走不动了,一屁墩就坐在了草地上,大口喘息着:“秦笑宇,你不会是忽悠我吧?”

    “哪有什么堀蚁?”

    秦笑宇擦了擦额头汗珠:“碰运气吧!堀蚁生性警惕,不易发现!”

    “不过也要小心,虽然堀蚁分泌物对人体无害,但是被其咬上一口,其分泌出来的,就不是分泌物了,而是剧毒了!”

    “像是你这样的身板,估计会瞬间死翘翘!”

    “哼!”刘凡雅哼了一声,扭过了头,下一秒却是柳眉一皱,站起了身子,一巴掌打在了***上:“哎呀,什么东西!”

    刘凡雅摊手一看,手掌心中,有一只全身白色,尾部带红的蚂蚁,已经死于非命!

    蚂蚁?

    秦笑宇却是惊呼出声:“卧槽,是堀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