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一十一章 肯定有事情
    七月五日,前往燕国参加九国盟会的秦皇回到秦国,一路沿仙石关返回皇城,关于西北统帅季将军的传言也早已满天飞。乐-文-

    那个手握二十万兵权,统领一方的一品大将军竟然是个女子,而且还被皇上立为了皇后,这消息一出,瞬间震动朝野,就跟秦国百姓也都炸开了锅。

    因为是女子,被册封皇后,这些都不是最主要的,更令人震惊的是皇上居然当着九国的面说出共掌江山的话来!

    一时间,百姓议论纷纷,惊奇不已,朝堂上却轩然大波,文武百官全都乱了,一个个凑在一起商议对策,打算在皇帝回宫后集体劝解。

    这让没有身份背景,又无贤良淑德的女子当皇后也就算了,居然还让一个女子共同执掌江山,这简直就是儿戏!

    自古女子就该养于闺中,嫁了人也该掌管院中事,而不是跟一个男人争天下,这简直岂有此理!

    负责打理朝政的忠义王也惊了,震了,只觉这玩笑开大了!

    因为皇上和季……额……不,是皇后他们都要从仙石关过,所以忠义王连忙让人飞鸽传书给窦湛,还有一同随行的窦冥,势必要确定这事情的真假。

    毕竟一个在军事方面如此有能的帅才,怎么可能是一个女子?!

    可这一切怀疑和不敢置信都在接到窦湛和窦冥的回信确认后,化为了满心的震惊。

    因为两人都说季月确实女子,而且皇上对其极其宠爱,让他前往不要参与大臣们劝阻的行列。

    这事情,窦湛会劝说忠义王自然是为了季君月,可窦冥会劝说忠义王,却是因为感觉到秦澜雪太过危险,并非是朝臣能够掌控的,窦家既然已经投靠了皇上,想要自保,就必须摆正臣子的身份,不要过多干预。

    西南荆海关。

    中军大营中传来了阵阵酣畅的大笑,可那笑声听在外间一众守卫的亲兵耳里却犹如寒风刺骨,让人深深的打了个寒颤。

    “好!好样的!哈哈哈哈!季月当真是好样的!”

    皇甫苍看着手里的信报笑的那叫一个阴森杀伐,让旁边候着的亲卫不自觉的缩了缩脖子。

    很明显,他们的大将军这是怒极反笑了……

    皇甫苍怎么也没想到这一次的九国会盟会给自己带来如此出人意料的‘惊喜’!

    原本小皇帝能够在这次的九国会盟中满载而归就已经让人大出所料了,可偏偏这样的意外与季月带来的震惊比起来简直不值一提!

    季月当真好样的,明明是一个女子,居然敢学男儿从军争夺帅印!明明是女子,居然比男儿还要惊才绝艳!

    这也让皇甫苍第一次知道,原来这世间还有一个如此与众不同的女子……

    怒极反笑后,皇甫苍脸上的神色缓缓收了起来,似是覆上了一望无际的潮浪,危险至极,鬓若刀裁,此刻透出了如苍鹰般的狂狷犀利。

    那双透着夜般的色泽的眼睛,犹如深夜风平浪静却暗藏危险的大海,叫人看了心惊胆战,明明是修长伟岸的身躯,却偏偏透出了粗犷犹如猛虎般逼人的气势和强势的压迫感。

    “这样的女子配给一个自身难保的小皇帝当真可惜了……”

    旁边的亲卫听到自家大将军的呢喃,心口狠狠的颤了颤,哪怕自家将军那眼神就犹如看到猎物一般深沉如炬,却根本不敢胡思乱想。

    只知道怕是要出大事了……

    大军抵达仙石关后,帝驾在此呆了一个晚上就离开了,这一晚,窦湛虽知季月已经被皇上册立为了皇后,还是忍不住来到了她的营帐。

    季君月仿似知道他会来似的,门口的亲卫并没有拦窦湛,直接让他进了营帐。

    窦湛见此,压下满心的复杂,一进营帐就看到季月已经泡好茶等着他了。

    “你知道我要来?”窦湛尽管神色平静,可眼底的情绪也不平静,还是划过了一丝波澜。

    季君月看着窦湛一笑:“我女扮男装这么大的事,既然认我做弟弟,做大哥的岂能不来询问。”

    这声大哥听得窦湛突然心口一抽,好似被什么扎了一下。

    窦湛凝眉,忽略了心头那一闪而逝的刺痛,将坐在矮几旁的季月上下打量了一遍,饶是听了谣言,也在小叔那里确定过,他还是无法相信季月是个女子。

    况且眼前的季月仍旧穿着一身男装,头发全部束于脑后用绸缎裹成一团,看起来完全就是个肆意乖邪的贵公子。

    “你……当真是女子?”

    窦湛看着眼前笑容邪肆悠然的少年,喃喃低语。

    季君月轻笑:“当着九国的面承认的还能有假?现在整个九幽大陆都传遍了,就你还不能接受。”

    打趣的声音让窦湛回过了神,大步走到了季君月对面掀袍坐了下来,端起桌上倒好的茶一口饮尽,这才再次看向对面的人。

    “为何?明明是女子却来从军,你当真是为了为季家报仇?还是为了皇上?”

    窦湛本来就是心思缜密的聪明人,若说季月真是男子他自然不会怀疑她的目的,可偏偏季月是个女子,女子就算要为季家报仇,也断不可能选择从军这样的方式,大多只可能入宫为妃,或者找有能力为其报仇的人,比如……他和皇甫苍。

    虽说季月不是寻常女子,有着旁人难以比拟的心智谋略,可他就是觉得季月从军还有别的目的,而这目的是他不愿去深思的。

    季君月看着窦湛凝眉沉思带着点复杂的面色,倒也没有隐瞒,坦荡道:“都有。”

    窦湛看着季月的安然的笑脸,突然想到不久前他和她就是这样对坐而谈,谈的还是她和皇上的相识。

    她说与皇上早在十年前就见过,在两年前再次相遇,那也就是说很可能两年前两人就互生了情愫,从而有了现在这一切的算计,她为皇上从军西北,夺得帅印,皇上慢慢收回朝政后与她里应外合收回兵权,共掌江山。

    可是……这世间龙塌岂容他人酣睡,一山不容二虎,一个帝王,尤其是像皇上这样隐忍多年,从小就在阴谋与困苦中摸爬打滚的人,怎么可能会对一个人一心一意?又岂会和他人分享好不如意得到的权势?

    季月满身才华,让他不得不怀疑其实这小皇帝不过是利用季月的才能来收服皇权,等将来真正掌控了江山,那是不是就要卸磨杀驴?……

    “你……”窦湛犹豫的看着季月,他不知道该如何劝解,毕竟现在事已如此,况且季月既然能为了皇上做到这一步,定然是爱皇上的,他若说了什么,季月或许非但不会相信,反而会对他反感厌恶。

    筹措了半响,窦湛话语一转,试探的问道:“你爱皇上吗?”

    季君月眼底划过一缕流光,窦湛隐而不发的话是什么,仔细想一想她就能猜到些许,确实,自古一山不容二虎,帝王无情,可这些忌讳的东西对于她和秦澜雪来说却是可以忽略的。

    先不说秦澜雪异于常人的思维和心性,就说秦澜雪可是对她和自己都用了同命蛊的,这东西就是个灵魂印记,生生世世都管用,她若是死了,秦澜雪必定活不了,她若是伤了,秦澜雪也不能完好无缺。

    更何况,对于世人来说这江山就是权势,就是所有,可对她季君月来说,这不过是广阔宇宙中的凤毛麟角而已。

    若是她想,别说秦国的江山,整个九幽大陆她都能随手拈来,如此,别人担忧忌讳的东西,与她来说根本不值一提。

    何况她和阿雪的世界并不在这九幽大陆……

    季君月缓缓笑了,那笑容带着几分张扬的艳丽和绝滟:“爱,我知道你担忧什么,不过,这世间谁都有可能背叛我,可唯独阿雪不会,若是我出了事,阿雪必定不会独活。”

    此话不可谓不重,窦湛听言顿时身躯一震,整个人怔愣的看着季君月,耳边回荡着那一句‘若是我出了事,阿雪必定不会独活’,究竟要怎样的情怎能让季月如此有把握,又如此自信的说出这么一句令人惊心的话来。

    窦湛想质疑,想劝说,更想笑季月傻,可是当触及她那张傲然的仿似能将整个天地踩踏脚下的自信和霸气,他却什么也说不出口了,甚至除了无奈,连一丝一毫的质疑都生不出来。

    因为那种自信和霸气并非狂妄孤高,而是一种一切尽在掌握的运筹帷幄。

    那不是因为相信秦澜雪而产生的自信,而是因为自身有足够的本事杜绝他所担忧的事情发生,让秦澜雪为她殉情而产生的自信……

    最后窦湛不知道自己怎么从营帐中离开的,整个人浑浑噩噩的,说不出是什么感觉,只觉得心口似是融入了无尽的苦涩。

    他只记得自己临走前跟季月说过,无论将来发生任何事情,她的身后始终会有一个他护着……

    窦湛离开后,秦澜雪就从屏风后走了出来,一双眸子定定的盯着季君月,一瞬不瞬,看得季君月微微挑眉,笑道。

    “怎么?”

    “再说一遍。”秦澜雪一瞬不瞬的盯着季君月,缓步走到她身前,与她四目相对:“阿君,再说一遍。”

    季君月微微一愣,转念一想便明白了秦澜雪的意思,这是被刚才她所说的那个字摄到了。

    季君月幽幽一笑,眼底带着几分戏谑和乐趣,抬手勾住秦澜雪的脖颈,将他拉近自己。

    “那阿雪可要听好了,季君月爱秦澜雪。”

    语落,季君月贴近,将自己的唇凑到秦澜雪的耳边,喃喃低语:“我爱你。”

    我爱你……

    那魅惑的低语充满了道不尽的柔情,就犹如一道电流从秦澜雪的耳朵一路窜入了心口,席卷了他的四肢百骸,让他全身的血液骤然一凝,下一刻便不受控制的沸腾起来,好似煮沸的热水,汹涌的让秦澜雪整个人都隐隐发抖起来。

    秦澜雪一把拥住了季君月,因为一个站着,一个坐着,秦澜雪又被季君月拉的弯下了腰,所以这一抱,秦澜雪整个腰身都弓了起来,在空中划出了一道优美诱惑的弧度。

    “我也爱阿君,爱你,爱你……”秦澜雪紧紧拥住季君月,喃喃的低语自他的嘴角不断溢出。

    一句句重复的爱你,绵长而情深,就好似永远说不完一般,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的响着。

    直到被季君月直接堵住了嘴,化为了缠绵悱恻的深吻,才被慢慢蔓延的暧昧所取代。

    因为季君月说要暂时与秦澜雪分开,先去西北一趟,再慢慢回秦宫,所以这一晚,秦澜雪几乎是一晚没让季君月休息,极尽缠绵,除了最后融为一体的那一步,那寸寸肌肤都被彼此一一眷恋了一遍。

    浓情肆意,道不尽的妖娆妩媚,在这方营帐极致绽放……

    第二天一早,帝驾出发,不同的是,皇后娘娘带着三万兵马朝着西北边关而去,留下两万西北军护送帝驾回宫,窦大将军也派出了两万兵马随行护送。

    帝驾一路从窦家的管辖范围返回皇城,期间没有遇到任何的危险。

    不过想想也是,帝驾走的是窦家的管辖之地,窦家又投效了皇上,自然不会出声岔子。

    而季君月这边,因为仙石关离西北军管辖的风雪关还算近,所以在十天后,季君月一群人就抵达了西北的风雪关。

    当初因为训练新兵,季君月一直都呆在上谷关,并没有亲临过风雪关,而风雪关也一直由着窦家军看守,直到三月之期过。

    所以西北新军出师,才分出了十万大军来镇守风雪关,将窦家军给替换了回去。

    因此现在风雪关全都是西北新军,负责守城的将军是刘素礼和谭庆修,早在得知季君月快到的时候,众人就开城门迎接了。

    一看到那长长的队伍走来,一群新兵就一个个眼冒星光,兴奋不已的大吼出声。

    “季将军!季将军!季将军!……”

    那一声声季将军喊的铿锵有力,兴奋激动,就好似恨不能扑上去把人举起来一般。

    几万大军齐齐呐喊的声音响彻天际,久久没有消散不说,还越喊越兴奋,完全一副根本停不下来的模样。

    让跟在季君月身后的三万大军也听得兴奋不已,一个个大笑的也跟着喊了起来。

    众人为何如此激动,大家都心照不宣,那些护驾的西北军既然会因为季君月睡了龙塌的事情兴奋,这西北边关同样的一批新军自然也差不到哪去。

    当初听到消息的时候震惊过后同样没有乱,所有人的反应出乎了一群西北老将的预料,不但没有乱起来,还一个个特别支持的议论不休,似乎他们的季将军睡了皇上的龙塌是多么值得自豪的一件事情。

    这反应可谓是让西北老军大跌眼镜,也让关注西北军情绪的两党势力看蒙了。

    刘素礼也激动的跟着呐喊,当初听到传言的时候,他还有些纠结,不过看到所有的新军不但不恼不退缩,反而一个个兴奋不已时,他也觉得没什么好纠结的了。

    不论季月是男是女,她的本事都是公认的,而且这西北早已在她的掌控下,现在不过是换了个性别而已,也没什么影响,甚至不但没影响,还又升了好几级直接成为了皇后,这可是值得庆祝的。

    谭庆修经过这些天的刺激已经习以为常了,所以此时看到这群西北就如此激动倒也没有什么意外和不能接受的情绪,端着一张面无表情的脸看着那个队伍前方骑着高头大马慢慢靠近的少年。

    不,应该说是女子。

    他原本已经想好了,先让各方去斗,去争,他静观其变,若是最后小皇帝真的能够收回所有的兵权,那么西北交到小皇帝的手上也是褚大哥愿意看到的。

    若是最后三党胜了,他就守着西北,让季月继续维持三党间的平衡。

    可没想到他还没等来最后的结果,就被这么一个重磅消息给砸晕了!

    季月居然是个女人!

    他怎么能够让一个女人来染指西北,染指褚大哥一心守卫的东西!

    这西北统帅必须换!

    既然成了秦国的皇后,就好好回宫去当皇后,他绝不容许季月再继续执掌西北兵权!……

    谭庆修眼底划过一抹厉芒,只是来得快去得也快,根本没有人察觉到。

    季君月走到城门下,看着四周一张张兴奋激动的脸,突然觉得这群西北新军很可爱,不自觉的,脸上就晕染出了一抹笑意。

    蓝天白云,烈阳高挂,刺目的眼光照在那个穿着一身黑色锦袍,骑坐骏马上的‘少年’,将那张笑脸折射的璀璨夺目,竟然美得令人不敢逼视。

    所有人都被这一副美景震撼了,不自觉的就熄了声音,呆愣在了原地,心中后知后觉的想,季将军当真美,不管她是男人还是女人,他们就当她男扮女装睡龙塌。

    想想都刺激,季将军真乃神人也!

    季君月转眸看向刘素礼和谭庆修:“一切可还好?”

    “好,好的能!”刘素礼顿时激动的出声道:“大家知道季将军是女子,而且还被封了皇后不说,还能与皇上共掌江山,都激动的不得了,都说季将军男扮女装把皇上给迷倒了,可厉害了!”

    谭庆修在一旁听得眼角一抽,旁边里的近的几个士兵也都眼睛狠狠的抽了抽,尤其是在看到季将军的目光似笑非笑的扫来时,周围的一众人恨不能找个洞钻进去,躲起来,只觉后面的日子要惨了……

    跟在季君月身后的贺元和张慈山等人也都嘴角抽了抽,只觉得这刘将军也够彪悍,这是招恨啊……

    估计到时候要被众人群起而攻了……

    凤夜每天都会跟季君月汇报军营的情况,所以她自然知道身份暴露的事情不但没有引起动乱,反而让这西北军显得更加团结忠勇了。

    而且这段时间她不在,王家试图下过旨意来西北,想要夺权,被韦袁和夜砚吩咐人将其丢出了城门,无论谁来挑拨离间,最后的下场都是被打的屁滚尿流的跑了。

    多次无功而返后,王家、清王府和皇甫家也都消停了下来,再没有打西北军的主意。

    不过季君月知道,他们打消了西北军的主意,但是却将矛头指向了她这个统帅和冒天下之大不韪的帝王。

    想必阿雪回朝后又要见血了……

    随后,季君月进了关城,也没休息,直接去了沙场将所有人集中在了一起,将当初跟接受特殊训练的人说过的话跟众人重复了一遍后,让众人做出了选择。

    当初那两万多人最后其实并非所有人都熬过了特殊训练的,一些心性不够被淘汰的都被她喂了失忆的药,抹去了那段记忆。

    这也是为什么直到现在都没有人知道那些接受特殊训练的人,究竟训练了什么,消失的那一个月又做了什么。

    ------题外话------

    第三卷开始啦,这一卷咋们君君和阿雪要联手吓唬人鸟,吼吼!

    本书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