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一十二章 又被坑了
    接下来的半个月季君月带着镇守仙石关的三万兵马消失的无影无踪,因为临走前交代过,所以仙石关镇守的士兵虽然疑惑,却也没有慌乱,反倒满心好奇那三万人去哪了。

    这样的消失让众人想起了两三个月前,季将军也是这样带着人突然失去了踪迹,任凭众人怎么找都找不到。

    谭庆修虽然实在好奇,也利用了术法前去探查跟踪,可是那符纸却被销毁了,这让谭庆修心中大骇得同时,再不敢轻举妄动,急忙联系了自己的哥哥巫道行。

    好在半个月后季月就回了仙石关,而跟她同去的三万士兵则还未回归,季君月直接下令接受特殊训练的三万士兵回来后,交由溯源**指挥,除了溯源和统帅令牌,其余任何人都不能擅自安排这三万士兵。

    并且让人单独为这三万人赶制了独特的军服,为这群士兵取了一个称号,名嗜血兵团。

    这消息还没等季君月抵达上谷关,就已经传遍了整个上谷关,凤夜立即下令,当初留在军营接受过特殊训练的那一万士兵归入嗜血兵团名下。

    此消息一出,全军哗然,可是尽管惊讶疑惑,却没有任何人质疑,更多的则是在猜测这支嗜血兵团到底有何与众不同?

    就在季君月带着人回到上谷关的时候,另一边帝驾也安全的返回了皇宫。

    文武百官全部聚集在了宫门口迎驾,可当那一声声‘恭迎陛下回宫’的话音落下后,百官并没有侧身让道,而是有一大片的文武百官顺势跪在地上没有起来,齐齐高呼出声。

    “请皇上三思,收回皇后手中兵权,还归秦朝祖制,后宫万万不能干政,否则秦朝江山势必打乱啊!”

    “请皇上三思!……”

    一声声绵长的请命犹如排山倒海的波澜层层叠叠的**开来,一路传颂了好远,也让这方地界陷入了诡异的死寂。

    周围在远处跪地迎接帝驾的百姓一个个低垂着眸子大气都不敢喘,也不敢随意观望,可心中却极为好奇。

    秦澜雪坐在龙车中并没有出声,因为他知道最大的正主还没到。

    旁边一群帝王党站在原地眼观鼻鼻观心,并未参与,也没劝阻,因为他们也都知道,后宫中最大的那位还未到。

    不过众人也没有等太久便听到了一声尖锐的长喝:“太后娘娘到!”

    人群自两旁分散开来,太后的步辇到了人群前方停住,王太后从步辇中走出来,一双眼睛扫过在场的所有人,最后落在那纱幔紧闭的龙车中,面色沉冷,词严厉色道。

    “皇帝,你实在太过胡闹了!”

    一声娇喝威仪冷厉,那属于太后的威严散漫开来,让周围的百姓更加低垂着头不敢多看一眼。

    “你册封一个没有规矩礼仪、胆大妄为的女子为一国之母也就算了,居然如此儿戏的让她一介女子继续任大将军一职,执掌西北兵权,你这是要把祖宗规矩视为无物,冒天下之大不韪,自古女子长于闺中,岂能入朝为官,更别说干预朝政,这简直就是冒犯皇权欺君罔上的大罪!”

    王玉璃痛心疾首的说着,一双眸子满含冷沉的怒意,她怎么都没想到秦澜雪会如此的儿戏,如此的胆大妄为!

    不打招呼的立一个没有规矩的丫头做皇后就已经冒犯皇家规矩了,居然还让那丫头继续执掌兵权,甚至说出共掌江山的话来,简直是大逆不道!

    王玉璃发了一通怒却半天没有听到龙车里的声音,也不见秦澜雪下车来迎她这个长辈,顿时更怒了,正要出声呵斥,龙车里就传出了声音。

    “朕是这秦国的帝王,能与不能,朕说了算,季月之才足以胜任大将军之职统领四方,若尔等有不服气的,只要能三个月内将二十万新兵训练成精锐,朕自当也封他一个一品大将之职。”

    此话一出,在场的大臣全都面色羞红,羞愤难当,他们当然不可能有如此才能,不过一个女子就算再有才也不能乱了朝纲!

    户部尚书李崇盛连忙劝说道:“请陛下三思,秦国朝纲不能乱,就算季月再有才,她始终是一个女子,女子怎能入朝为官,何况皇上封了她为皇后,就该待在宫中为皇上主后宫!”

    李崇盛是王氏党羽,他这一带头,王氏党派的人就连连跟着七嘴八舌的附议。

    “臣附议,李尚书说的没错,我朝朝纲岂能被一个女子搅乱,就算季月有才,也改变不了她是一个女子的身份,若是陛下如此任性妄为,任之由之,只会让秦国女子争相效仿,到时朝纲必乱啊!”

    刑部尚书赵然双也带头附议了,虽说他是皇甫氏的党羽,可现在双方都有一个共同的目的,自然是要联手的。

    随着赵然双的附议,皇甫氏一党的朝臣纷纷附议,一个个磕头请命,大有秦澜雪若不答应,他们就磕死在这里的架势。

    帝王党的人知道此时自己该出声了,右都御史梁萧远站出来道。

    “诸位是否太大题小做了些,皇上此举其实并无不妥,季将军之才大家有目共睹,这世间也唯有她才能在三个月内将二十万新军训练成精锐之师,况且还为陛下,为秦国赢回了十城,此功劳岂能因为季将军是女子就抹杀,这不但不能正朝纲,反而更会乱了朝纲,让世人以为我秦国臣子是不明是非嫉妒有能之人。”

    奉天府尹李晟容站出来附议:“梁大人说的对,我们为臣者就是要为陛下招揽有才之人来辅助陛下治理江山,季将军之才世间少有人能及,怎么能够因为她是女子就抹杀一切,视她的功劳才能为无物!”

    工部尚书张毅年也连忙站了出来附议:“其实这也是好事,现在我大秦国不仅有了能文能武的帅才,也有了惊才绝艳的皇后,实乃值得庆祝之事。”

    “简直荒谬!”王玉璃听得脸色黑沉至极,纤纤玉指威严无比的指向一众帝王党:“尔等休得在这里胡言乱语,若非你们这群臣子不懂劝诫,皇帝又岂会做出如此大不韪之事!”

    “身为臣子不懂得为皇帝分忧,竟然还蛊惑皇帝,你们这是不想要头顶的乌纱帽了?!”

    帝王党面对王太后的质问,纷纷垂头不语,一副两耳不闻窗外事听之任之的模样,看得王玉璃气的牙痒痒。

    就在这方僵持不下的时候,龙车中再次传来让人沉醉的靡靡之音。

    “尔等不去为朝廷,为百姓尽心尽力的做事,跑来这里堵着朕干预朕的家事,是不是想逼宫造反?”

    这话一出,众人一愣,随即脸色一白,连忙出声辩解:“皇上明察,臣等对皇上忠心耿耿,绝无二心!”

    就在众人焦急表明忠心的时候,秦澜雪的声音又响起了。

    “既然如此,就该干什么干什么去,若是再在这里堵着,一律按逼宫之罪论处。”语落还不等众人反应,话音一转:“御林军统领。”

    护在帝驾一侧的安澜影连忙应道:“臣在!”

    “一刻后若还有大臣堵在这里,无论是谁,直接杀了。”

    那声音明明迷美动听的令人沉醉,却偏偏因为其中的冰冷无情而让众人寒气入体,深深打了个寒颤。

    在场的大臣一个个惊骇的瞪大了眼珠子,不敢置信的看着那始终没有露出帝王容颜的龙车。

    他们早就在小皇帝亲政时就见识到了他的狠辣无情,可是他们却没想到他居然能够做到如此无所顾忌的地步。

    当着文武百官的面,当着全城百姓的面,居然说出直接杀了这样残酷的话来,不是针对个别人,而是针对朝中大半的朝臣,要知道真把所有反对的人杀了,这秦国的朝堂可就毁了……

    秦澜雪可不会留在原地给众人反应的时间,直接摆驾回宫,龙车所经之地,文武百官纷纷退让。

    不是众臣不想拦,而是跟在龙车两侧的御林军全都抽出了刀,一个个眼神森冷的盯着他们,似乎谁要是退迟了一步,挡了道,那森寒锋利的刀子就会直接朝他们挥下一般。

    “反了!反了!这个逆子!这是要乱我大秦朝纲啊!……”

    王玉璃在原地气的直发抖,怒火中烧的看着远去了龙车却又无可奈何,那些御林军守在旁边虎视眈眈不说,还专门留下了一队人马站在原地用无情的眼神看着众臣,似乎在算计着时间,时间一到,留在这的人全都会被就地格杀!

    帝王党的人看都不看王太后那气的风中摇曳的身影,片刻都不耽误的就离开了,该干嘛干嘛去。

    虽说他们觉得皇上下这样的旨意有些太过了,可既然选择了皇上,他们自然对其是有些‘了解’的,皇上素来说一不二,而且这件事情本来就没有询问他们的意见,也就是说板上钉钉,容不得更改,他们只能支持。

    若是跟着一起劝说或者反驳,只怕那后果没人能够承受……

    忠义王至始至终都在观望没有说话,此时也没有多留的就随着帝驾进了皇宫,因为他代掌朝堂两个月,很多事情需要向皇上汇报。

    窦家一党的大臣早就知道忠义王投效了皇上,他们自然也都跟着成为了帝王党,虽说皇上此举确实不妥,可是连忠义王都没说什么,他们也犯不着去找死,所以一群人也跟着离开了。

    王氏一党、皇甫氏一党还有清王一派的人站在原地筹措不定,看了看气的发抖的王太后,显然连太后都拿皇帝没办法。

    而且这整个皇宫都已经掌握在了皇上的手里,皇宫、皇城的兵马都是皇上的人,他们谁都没有能耐反抗,最好还是不要去以身犯险的好。

    随即又看了看从始至终都没有说话的王济贤和皇甫圣等人,见他们都转身离开了,也不敢再多留,那离开的步伐要多快有多快,因为时间就要到了,他们可不敢赌那小皇帝是否只是说说。

    甚至连想都不敢想,毕竟之前在朝堂小皇帝说杀人就杀人,吨都不打不说,还毫无预兆,心思难测手段无情的令人惶恐。

    王玉璃也没阻拦众臣,只是神色阴郁的盯着宫门看,那不知酝酿着怎样的暴风雨的莫测神情,让周围的宫人大气都不敢喘,只觉脚底生寒。

    片刻,王玉璃也没再多留,和清王对视了一眼,便神色莫测的冷冷道了一句:“回宫!”就坐上了步辇,被宫人抬着离开了。

    安澜影站在原地看着彻底空旷了的宫门,又看了看远处慢慢从地上爬起来神色惊疑不定的百姓,想起那个轻易便能掌控了皇上注意力的女子,只觉这秦国要大乱了……

    仅仅一天,关于朝武百官于宫门口劝诫皇上,最后差点被杀了的消息就在整个皇城传开了。

    不过关于这件事情的说法有很多,最后出现了分庭抗衡的趋势。

    一部分人听信了皇上是不对的,自古女子不得入朝为官早已成为不成文的规矩,皇上怎么能如此目无法纪,甚至差点在宫门口大开杀戒!

    一部分人则觉得季将军确实是个有才之人,身为女子却是少有男儿能敌,若是让她继续统领西北,必定不敢有敌军侵犯。

    况且皇上说的也对,这毕竟是皇上的家事,这天下也是皇上的,皇上既然愿意让旁人与他分权,他们这些无关紧要的人也没有干预的资格。

    会出现这样的情况自然少不了二党的推波助澜,还有帝王党暗中的力挽狂澜。

    总之不管最后谣言如何僵持不下,季月继被封一品大将军后又一次出名,而且名声大噪,势不可挡……

    不过短短的半个月,秦国上下处处都可听到议论季月这个将军和皇后的声音,就连其余八国也因为时刻关注此事,而弄得最后不仅秦国响遍了季月这个名字,就连整个九幽大陆都响彻了季月这个名字。

    毕竟自古女子为官就从无先列,何况季月不仅入朝为官,还是一个拥有一品大将军之职,掌握二十万大军统领一方的皇后,更是让一个帝王首次说出共掌江山之诺的皇后,这怎能不让世人震惊哗然。

    已经带着那一万嗜血兵团的兵混入皇城三军的阮墨,在听到关于宫门口百官与皇帝对抗的消息后,只是冷冷一笑。

    虽然季月的性别出乎了他的意料,可经过那一个多月的秘密训练,他对季月的信服简直到了膜拜的地步,拥有如此杀伤力奇诡的武器和作战工具的季月,别说一个秦国不够她玩,就是整个九幽大陆,也迟早被她收于囊中。

    众人只觉得秦澜雪与季月共掌江山是吃亏了,可在他们这群知道季月实力的嗜血兵团眼中,反倒是秦澜雪这个皇帝占了便宜。

    只要季月想,完全可以凭着手里的东西称霸天下自立为王,何必跟人同掌江山。

    朝堂上,关于季月的事情几乎变成了一个无解的难题,百官每天劝诫,最后却又无可奈何的屈服在皇权之下。

    毕竟整个皇城都在小皇帝的掌控者,而且朝堂又有半数人是帝王党,他们虽然不至于输,却也赢不了。

    最后坚持了半个月,各党羽的人也纷纷闭嘴不提了。

    因为这样下去也始终不会有什么结果,反倒是会让小皇帝以各种冒犯龙威的理由给斩杀了,还不如另想对策。

    因此,八月十一,太后的懿旨抵达了西北边关。

    “季家有女季月,承皇恩泽立为皇后,自当为女子表率,九月赏菊宴应当由一宫之主亲自举办,酌皇上成年久已,后宫虚无,皇后当为皇上广纳后宫,开枝散叶,赏菊宴当日务必注意各家女子之才,酌情册立,岂不懿欤!钦此。”

    张公公笑眯眯的看着季君月道:“季将军……喔不,应该是皇后娘娘,接旨吧。”

    季君月缓缓一笑,接过张公公手里的圣旨,那不浅不淡的弧度,怎么看都透着几分乖邪残忍之气,让张公公心中不自觉的发寒。

    “张公公大老远的跑一趟辛苦了,不如在这小住几日?”

    张公公听到季君月的声音,连忙压下了心头腾起的寒意,笑眯眯的道。

    “不必了,咱家还要赶回去回复太后,还请皇后娘娘务必在赏菊宴前赶回皇城才好。”

    季君月神色不见怒火,反而慢悠悠的一笑:“张公公放心,回去告诉太后,本宫定会提前赶回去把赏菊宴安排的妥妥当当。”

    张公公狐疑的睨了季君月一眼,怎么看都觉得她的表情不对劲,虽说是皇上亲口册立的皇后,可这还没入皇家玉牒,也没正式进行过册封仪式。

    太后就让她给皇上选妃,若是换了别家女子,早就气的不成样了,可这季月倒好,居然还笑得出来,而且完全一副惬意怡然的模样,叫人看不透的同时,有让人心里难安……

    送走了张公公后,在场的一众将领就怒了。

    “他娘的!这还没举行封后大典呢,就上赶着让季将军替皇上选妃了,这太后也太不厚道了!”

    胡祥一忍不住出声抱怨,虽说到现在他还有些不适应季月是个女人,可季月始终是他们西北的统帅,还没真正嫁入皇室就要给皇上选小老婆,简直就是欺人太甚!

    “太后是王氏之人,这一个月朝堂上的人拿皇上没办法,恐怕这才把主意打到季将军身上来,季将军可千万要沉住气,别让那群人逮到把柄才是。”

    贺元沉思的分析着,随后有些担忧的看向季月,虽说季将军才智双全,又是统领一方的大将军,自然心性沉稳,可她毕竟是个女子,在遇到这样的事情,也大度不到哪去。

    何况季月也不是一般的女子,只怕更加容不下旁人分享自己的东西……

    夜砚细细端详了一下季月的表情,发现她笑容中带着几分玩味和残忍,就知道他们不必为她担心了,反而需要为那群企图入宫的世家之女担心,于是道。

    “赏菊宴在九月,如今还有半个多月的时间,季将军这两天出发就算慢行也足以抵达皇城,路上只怕会不安全,属下建议季将军还是多带一些士兵护送。”

    韦袁也有些担忧道:“军师说的没错,朝堂的人拿皇上没办法,既然已经把矛头指向了季将军,只怕这一路上还会发生什么事情,就让梁都尉带着人护送季将军回去吧。”

    季君月点点头:“上谷关就交给韦将军和军师了,梁钰随行,不过人不用太多,除了我的亲卫外,再带上五百人就够了。”

    九国会盟之后,那一支为秦国赢回十城的队伍,均都得了封赏,五万军马领队的贺元和溯源,一个封了四品将,一个封了从五品中郎将。

    这一路回城必定不太平,跟随保护的人若有幸或者势必要有封赏,就算韦袁不建议,季君月也会让梁钰跟着去的,不仅是梁钰,一些也是时候封将的人,她都会带着去。

    至于赏菊宴,她就去看看,究竟有谁不怕死的敢入后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