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四十三章 不请自来
    信鸽扑动羽翅,地上的道路在天空鸟瞰中蜿蜒曲折绵延而去,随后视野降低,一支长长的队伍在行进.....

    天光下,官道上前行的队伍保持着警惕,慵懒的骄阳似乎对行进的几百人没有丝毫的困顿,马车内,帘子在轻轻的起伏,白宁闭目凝气缓缓收放气息,每一次吐气,车帘都会扬起,随后又降下来。

    此时离开京师已有两天,一路马不停蹄赶去少林怕是用不了多久了。

    信鸽落下时,鸟爪带来的纸条被曹少卿展开看了一眼,便是过来马车旁,“督主,如你所料,背后确实有人在操控,东方教主这一遭便是有些冤枉。”曹少卿骑在马背上,拿着记载字迹的纸条,并没有急着递过去,马头打了一喷嚏的同时,他声音再起,却是冷了下来:“......少林中怕是有些人在监守自盗。”

    话音传入车厢的一瞬,白宁缓缓收气,睁开双眸,车帘掀开,纸条便是递了进来,他只是简单的扫了一眼,丢弃在外面,随着移动落在地上,被一双双步履踏过去。

    “少林自古门规森严,防守更加严密,像达摩遗体这种佛门至宝,就更不用说了,想要偷偷潜入后山禁地盗取,那可是千难万难的。没有内应,说实话,本督肯定是不信。”白宁隔着帘子说了一句,不过他心里多少受过一些后世影视的影响,对少林的存在大抵认为那是江湖中执牛耳的大门大派,也有天下武功出少林的说法,不过现在他代表着朝廷,一个国家的势力,但以武力来说,自身东厂完全可以平推过去的,可后面的影响终究会有一些。

    沉默片刻后,指尖轻轻在车厢上敲了敲,“既然达摩遗体已被盗,那就不在少林了,而且这伙人却没有急着离开嵩山范围,到底是存了什么心思......这件事让下面潜伏的番子多注意,有情报及早送过来。”

    曹少卿点点头,将话记下来,随后又抬起头:“督主,如此咱们先去哪边?东方教主那边快要支撑不住的,少林达摩堂首座已过去了,听闻此人一手降魔掌威力极大.....”

    “不用担心,咱家很了解她。”白宁在矮几上倒满茶水,“那帮秃驴和那帮乌合之众虽然人多,本督还是相信小瓶儿总会做一些出人意料的事出来,咱们按下耐心,先把后面那些人揪出来,再收拾残局。”

    声音顿了顿,阳光从车帘的间隙,照在他脸上,薄薄的唇印上茶杯,“....钓鱼,总需要饵的。”

    如此这般,明媚的天空,一丝阴云开始出现,再过的一阵,雨势大概就会来了,随着官道走完,转入山道,崎岖不平的地面,让马车摇摇晃晃起来,近傍晚时分,吃过晚饭后,白宁下车看着霞光在山麓现出橘黄。

    “这次参与围剿日月神教的,都有哪些人?”他负着手走在队伍的侧面,视线的余光中,队伍越过他朝前行进着。

    身后随行的高沐恩被问及那边有哪些厉害人物时,却是不屑的偏偏头,“都是一些垃圾,连个女的都没有.....呃...”他看到前面走动的身影滞了滞,连忙又说:“主持的,好像是一个叫陈文炳中年文士,这些人被传过来后,东厂海千户那边也核对了消息过来,那陈文炳早年考过功名的,可惜几次都落榜了,心灰意冷下就一心经营自家传下来的行当,到是让他在江湖中博了一些名望。”

    “....考取过功名,那就是说这人还是对做官感兴趣的....”白宁冷笑出声,脑中很快分析了一下,真要杀灭对方不是不可能,但己方终究会有伤亡,这是他不想看到的,能用巧的时候,确实不想用力硬来,不过这样的事态也并不是多严重,真要做起来,无非就是分化一批,拉拢可用的人,再杀上一批,事情就完了。

    毕竟就是一帮江湖人乌合之众。

    “还有哪些人?”

    他想了稍许,又问了起来。

    夕阳的余晖在山的那头殆尽了最后一缕橘黄,队伍燃起了火把的光芒。

    *******************************

    黑夜无月,沉甸甸的阴云挂在天空。

    沙沙沙.....

    脚步踩过落叶的声音,身影在林间穿行,手中的兵器握在手中轻柔又飞快的拂过草叶,陡然间那人前方的树干抖的一瞬——

    “什么人!”那人声音滚动咋喉咙中,未来得及喊出。

    黑暗中,树枝上纤细的身影如风般冲下来,绣鞋落地一瞬,绯红的裙摆展开,又合上的刹那,想要发声的身影噗的一下,被力道轻轻一推,整个人飞起来撞在一棵树上一震,树叶哗哗的往下来的同时,又反弹回来,如烂泥般软倒在地,

    叶子缓缓飘落在尸体上,周围陷入沉寂。

    夜色之中,时间转过不久,女子身周无声的过来百人,从林间间隙望向外面,亮着灯火的小镇,名为小瓶儿的女子,冲身后的众人挥手:“让他们慢慢在山里转悠吧,这帮秃驴真以为我东方不败只是一个女子就好欺负?”

    她转过的方向,并非那座小镇,而是朝着少室山的方向过去,

    身后,宝光如来摩拳擦掌,冷笑一声:“今晚就烧了他们的窝,什么狗屁正道,被人算计了都尚且不知,留着何用?”

    不久之后,他们隐没在这处山坡上的林间,籍着夜色,一行百人的队伍极快的绕过了那座喧闹的小镇,朝着少室山的方向过去。

    走了两个时辰,天上惊雷炸响,雨点淅淅沥沥的下来,小镇最高的一栋建筑上,身影立在雨中,望着这一切。

    **************************

    乌木镇,小屏楼,二层楼间的客房中,僧侣大多已是睡下。

    其中一间客房,烛火还在亮着,一名老僧拨动佛珠对着火念念有词做着功课,不久,房外楼道响起脚步声,门扇缓缓推开发出吱嘎的呻.吟,风挤进来时,烛台上的火焰变得忽明忽暗。

    老僧岿然不动,只是念诵的经文停下来。

    “东西拿到了,就离开吧,免得节外生枝,听闻东厂的人就要来了,那位提督武功了得,不要存戏耍的心思,当心路滑崴脚。”

    “嘁....干爹的生辰快到了,这东西我可是想了很久,他们敢抢?不过时间还有一点,我倒想看看把这江湖闹得风声鹤唳的家伙到底有几分成色....”

    门口的身影并不高大,冷言冷语中多有自傲。

    “这次我过来,可不是听你唠叨,而是提醒你,替罪羊跑了,对方看来也是有些脾气,冲着少林寺去了。”

    稳如磐石的身影睁开了眼帘,脸上终于有了一些变化。

    ps:一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