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四十七章 这次放了你们
    “老秃驴纳命来——”

    有挡路的武僧措不及防,被极快而来的身影冲破,不知被什么东西打了一下,直接在半空翻了一个跟头砸在地上,随后身影继续狂奔,跃起的一瞬。

    似红莲的衣裙在旋转如梭般绽放,娇柔的手掌犹如锥子推了过去。

    老僧岿然不动,眼看身影撞过来的一瞬,双臂抬起也在同时挥过去,如苍松的枯手与对方嫩白的手掌一接触,随即,雨幕中传来闪电霹雳般的疯狂交手,水花落在二人身上,几乎没有停歇的被恐怖的气浪溅起来,俩人晃动的身影在剧烈燃烧的火光中,交织相错,缭乱了所有人的眼球。

    呯呯呯——

    一方脚步沉稳猛踏移动,另一方轻巧快速腾挪周转,俩人一瞬间交手数十下,几乎都被各自接下、化解,然后只听呯的一声,俩人交错的身影对击了一掌,向后分开,智通老僧踩着积水踉跄后退,刚刚接了一掌时,对方阴柔的力道陡然间变得刚猛霸烈,竭尽抵消之下,也是难以承受的。

    小瓶儿唇角一翘,脚尖点地陡然拔起,长袖甩出灌了极阴转阳的内力,直取对方面目,老僧忍着胸口的剧痛,褪色破旧的袍袖挥舞一砸——

    嘭!!

    长袖、袍袖顿时化碎片,犹如蝴蝶纷飞在空中,随着雨滴落下。

    跃在空中的身影受到力道冲击有些不稳,落下的一瞬,身子翻了翻脚尖点头,站稳下来。那边枯瘦的身影同样再次退了几步,白须渗染了些许血迹。

    “老秃驴,你死定了!”

    穿着红绣鞋的脚步过去,一抹桃红色的唇上泛起笑容,混乱的厮杀与放火场景中,她的身影犹如一朵盛开的红花,引人夺目。

    一名少林武僧恍然见到这一幕,又看了看那边有些颓然的老僧,便是猛的朝女子挥起戒刀扑过去。

    “不要过来....”智通喊了一声。

    刀砍来。

    小瓶儿侧脸,视线瞟了瞟,手臂一伸,手指直接劈断了对方的刀,碎片纷飞,那人额头凹陷进去,整个头盖骨都翻了起来,尸体倒下,她收回手继续朝智通逼近过去,便是又是一掌打出。

    “住...手!”

    出掌中,一个声音发出,就像在她耳边炸响,出招中急忙收势,也就在转身的半息之间,急速而来的身影已是贴近几步,小瓶儿仓促间后退,那边一对手爪抓来。

    呯!

    一声脆响,小瓶儿直接握拳砸在对方手爪心,向后翻身一跳,身子落在大雄宝殿石阶两侧的金刚像头上。

    当她站定,刚刚出拳的手背上,被抓出几道血痕,细密的血珠隐隐透出娇嫩的肌肤,血红一片。而那边,陡然与她交手的,是一个身着僧袍的魁梧大和尚,身形与邓元觉相差不多,都是较高大的那种,对方双手宽大有力,指关节尤其粗壮,应该是练得少林指功一类的武功。

    “师兄....你伤势如何,怎叫一个娘们儿差点杀了你,让俺去打杀她。”过来的和尚,络腮胡抖动的说出一句,目光凶恶的看向金刚像上的女子。

    “智归...小心那女子的内功古怪。”

    老僧冒雨坐在地上,答了一句,似乎在运功疗伤。法号为智归的大和尚张了张五指,鼻腔里嗯了一声,脚一蹬,就冲了上去,一双粗大的手爪直抓向金刚像上面的女子。

    塑像上,身影翻滚俯冲而下,一脚踢出的片刻。

    咵咵——

    石屑爆开四溅。

    对方手指伸出如电,像犁般在石像上划出几道深痕,红裙中踢出的脚掌也此时落在对方肩上。

    僧袍裂开,淤青顷现。

    那大和尚似乎皮粗肉厚,竟然只是晃了晃身子,并没有受到实质性的伤害,落地后,小瓶儿皱了皱眉,显然有点意外。

    此时,周围已有几座院落燃起火来,只是今夜下起小雨,刚燃的火势被阻住了,又有众多僧侣不惧刀剑的跑去扑灭,现下真要火烧少林的主意怕是不可能了。而且对方寺内的高手开始逐渐过来增援,自己这边只有一人,也是挡不住的。

    旋即,她心里存了撤退的心思。

    “邓元觉!收拢教众,且战且走!”

    心里打定主意,甩手就一洒,数枚钢针朝打坐疗伤的老僧射去。转身,想要朝向后方过来的天王殿而去。

    “想走?你当少林寺是你家菜园子——”

    说话粗俗的大和尚,暴怒大喝一声,奔出去的同时,那边的老僧也挥开袭来的绣花针,裸露出来的一只手臂陡然向准备离开的小瓶儿一抓。

    “留下来——”

    “做梦!!”

    两声陡然不同的声音响起,这时对方的手已经过来,小瓶儿蹙眉娇喝一声,红袖朝后挥过去一震,呯的一下,俩人再次交手,踏出去的身影定了定,侧面一爪又来,直接抓在了挥出那只红袖上。

    嘶啦一声。

    布片被抓扯下来,就在小瓶儿失神的一瞬,智通老僧抬臂挥起另一只袍袖猛砸,空气中就听呯的一声,一道身影高高的飞了出去,在地上滚动几圈才停下。

    身影吃痛的蹲起来,捂着胸口,鲜血从嘴角流出滴在雨水里飘散开来。

    “妖女束手就擒......”使了一记袈裟伏魔功中的袖里乾坤后,智通有些虚弱的望着滚落雨水中的女子,便是说了一句。

    另一侧,正在走过去的智归和尚凶狠的说:“打死她就好!”

    “呵呵!”

    那边,起身的女子冷笑出声,微微弓着的身躯,突然在身上点了几下,颤抖着,狰狞的咬着贝齿,嘶吼道:“....看谁杀谁,道貌岸然之辈。”

    “东方施主,我等出家人不易杀生。”智通双手合十:“但你烧毁少林大殿,又夺达摩祖师遗体,这事必须要有一个交代。”

    “愚蠢至极....”

    在老僧说话之时,女子也在发声回应,目光看向左右包抄的俩人,又冷冷的说了一句,手并合成掌,“若是本座拿了达摩遗体,还过来干什么?”

    “嗯?”智通皱起眉头。

    他正要张嘴时,下一秒,天王殿方向,一众僧侣涌过来,为首之人正是达摩院首座智心,将小瓶儿后路封死,声音也过来:“师兄,莫要听这妖女谎言,她过来无非就是声东击西,好让另一处的魔教妖人逃离的。”

    智通目光沉了下去,“如此,东方教主,贫僧得罪了。”

    过来的人群中,李文书也冲被围在场中的女子抱拳:“又见面了瓶儿姑娘......”

    陆陆续续的,僧众合围过来,邓元觉同样被一名少林高僧缠住,险象环生中,也身负几处伤痕,且战且退朝这边过来。

    就在此时,外面紧跟而来又一声暴喝:“达摩院的智心、般若院的智通、戒律院的智归、罗汉院的智能,你们想干什么——”

    “现在六扇门接管此事!!”马蹄冲上石阶,身影翻下来,朝这边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