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五十三章 给你一个礼物
    雨势绵绵依旧,火光、人影,剪到了一起。

    大雄宝殿前的广场,战斗后的余痕残留着惨烈,中央一侧,江湖人中看到两败俱伤的二人,忽然不知是谁喊了一声:“那东厂太监受伤了....”

    随后,又有人说出声:“是啊,好像那妖女之前也是受伤了....”

    周围火光晃动,照耀的光芒中,人心剧烈的跳动起来,似乎就有了按捺不住跳动的欲念,毕竟东厂这些年在江湖上的动静很大,先是梁山,再是南平县那次,后来又是方腊造反,如果其中谁能杀了对方,这些名气自然就转移到自己头上了。

    对于走江湖的,这样的诱惑不比绝世武功差多少。

    “师兄....怎么办,他们好像要趁机会杀了.....那太监。”秦勉眼里露出一丝犹豫,

    身旁的人,握着剑柄也在犹豫,挣扎间,那边诸人目光望过去变得炽热,这边曹少卿视线盯在受伤的身影上,想了想,片刻后,冷漠的嘴角勾勒狞笑,手中白龙剑一沉,拇指推在了剑柄上,便是走了出去。

    “东厂可不是督主武功高强的......”

    话音出口,前方,那拨人中也有开始拔刀,叮当响了几下,持着各自兵器陡然发难的冲过来。

    走动的步伐,缓缓加快,变成疾奔。

    步履一踏,水花起来的瞬间,身影撞了进去,拇指推开剑柄露出些许冷芒的一瞬,哗的一下,宽长的白龙剑划出一道白练,横过最前面一名江湖客的脖子。

    噗——

    人头掉落肩颈的刹那,曹少卿一个横剑杀入战圈,冲来的十余名江湖人与他呯呯呯在兵器上已拼杀数招,剑锋疾走,大开大合,原本此剑适用于战场而改,此时群战中格外迎刃有余。

    随后进入曹少卿剑锋范围头一名江湖人,身上不知中了多少剑,血溅起的那一瞬,整个已经扑倒,血染了一地。

    一血未染的剑身,宫袍翻飞间,瞬间归鞘,涂抹胭脂的脸上冷漠的眸子看着已经有些胆寒的第二拨想要上前的江湖人,冷声短语:“一群渣滓。”

    雨中,转身回走。

    “那阉宦....在说什么。”

    “好像在骂我们....”

    “上不上,咱们人多,宰了他。”

    “哎哟,我肚子有疼....你们先去。”

    “滚!!”

    ......

    “阿弥陀佛....众位英雄,请听贫僧一言....”正中靠后一些位置的方丈智惠服过一些药丸后,缓步上前,“今日少林已染不少血迹,不可再造杀孽。今世因,来世果,望各位稍停手中利刃,心中多念我佛。”

    “哼!”

    冷哼在那边受伤的身影鼻中哼出,残留少许鲜血的唇,缓缓启口:“本督只信今世因,今世果....来世?做牛马都不知.....老和尚,你武功不错,可是,已是太老了。”

    起身时,白宁皱眉忍下疼痛,银丝垂落肩上时,他目光抬起:“知不知道,本督突然有个想法.....”

    老僧的身影站定原地,视线低垂沉默看着积水。

    “.....以后的度牒,就不发给你们少林了。”白宁缓慢的开口,脚步也在走着,走向老僧,然而话语并没有说的太多,只是面带微笑。

    笑的有点冷漠。

    地上....躺着的青年庆幸的未在伤重中死去,呻.吟着抬起头,迷糊间对某些人发出命令:“你们还愣着干什么....杀了他,给我杀了他!!”声音凄厉的叫出声。

    那边,诸人中,有人犹豫起来往后退缩,白宁可怜的看地上废人一眼,举步走过去,有人终于忍不住拔刀冲出,随即被一支弩矢射翻在地,此时数百名东厂番子、锦衣卫已经开始控制周围。

    白宁蹲下来,盯着地上的人,黄澜蠕动两下,“你...你想干什么....达摩遗体,我已经不在我这里...”说完的一瞬,那边已轻声开口:“回去告诉背后那位老人家,告诉他,好生吃好生睡,百多年建立的基业,说没就没的,咱家会找到他的。”

    说完,手一动,血光溅起,地上的青年撕心裂肺的哭叫,一条手臂硬生生被扯了下来,扔在脚边。

    “带着你们头,滚吧。”身影站起再也不看哀嚎的人,转身朝智惠过去。

    数十名伪装江湖人的黄澜手下颤颤兢兢扶起他,拖着还残留青筋连接的断臂,慌慌忙忙的朝山下跑。

    不过随后,白宁朝后看了一眼,曹少卿会意的点点头,带着几名番子跟了上去。随即,目光一转,停在垂头默语的女子身上片刻,心里只有叹息。

    我不能误了你......白宁深吸一口气,朝智惠过去,站到对方面前,此时夜已经深了,雨势渐小....

    “提督大人,你心中怀怨太深,又连了摩云教的魔功,再不回头就真的堕入魔道,丧失理智,只会成为行尸走肉。”

    “你是被本督那番话吓到了吧,毕竟一张诏书就可以让你们少林分崩离析。”

    “苦海无涯回头是岸.....”

    “本督这数年来一直为这个国家奔走,抛头颅洒热血,可谁又记得我白宁,这个苦,佛主化得了吗?”

    “......”方丈智惠沉默下来。

    “哈哈哈哈.....”

    白宁忽然笑了起来,在广场中苍凉的回荡,片刻后,他又道:“....和尚,你知道杀死自己亲人是什么滋味吗?纵然他犯了大错,可毕竟血脉相连啊,本督兄长.....他哭求的声音到现在都还能回想起来.....这个苦,佛主化得了吗?”

    那边依旧沉默。

    “既然化不了,我烧他几个佛殿,他不会怪罪的,对吧?”突然白宁又平静的拍拍老僧的肩膀,指着已经倒塌的天王殿,又指了指周围已经熄灭还冒着余烟其余殿宇,“今天这事....本督觉得就这么算了,以后度牒就看你们少林的表现,不然你们在世俗的产业,就别开了,饿死你们。”

    沉默中,老僧终于开口:“....如此.....就这样吧。”

    “认输就好,夜已深了,准备厢房,本督有些困了。”白宁走动几步,侧过脸望他:“还有....怎么几本武功秘籍....咱家对少林功夫有些感兴趣,最好别用抄录本糊弄过去。”

    手指隔空对他点了点。

    ps:三更,补完昨天的了,顺便求点票什么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