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五十五章 揍你就行了
    张月莲点点头,说道:“是啊,龙虎山也闹鬼。不过我说的闹鬼,其实应该是伏魔殿里的鬼,在坛子里哭闹。虽然他们出不来,但是日夜啼哭吼叫,还是很不好的。”

    原来是这回事,张天赐嗯了一声,问道:“和老张有关系?”

    “是的,后来加派人手,在殿前诵经。大事大家发现,凡是老张加入的时候,里面的鬼闹就会暂停。但是老张不在的时候,里面还是鬼哭狼嚎。于是,就让老张专门守着伏魔殿了。这一守,就是七十年。”张月莲说道。

    “这么说,老张可以克制里面的鬼?”张天赐皱眉。

    “大概是吧,不过这件事没有确切记载,当年的知情人,也都不在了。所以我说,这是一个未经确认的消息。”张月莲说道。

    张天赐寻思了一会儿,说道:“好吧,让他继续守着伏魔殿,条件上,优待一点。”

    张月莲点头称是,辞别张天赐,自去有事。

    张天赐陪着金思羽说了一会儿话,等待金思羽睡去以后,这才走到小院子里,看着天空,若有所思。

    明月当空,星斗漫天。

    天师别院的八卦门外,忽然闪身走进了一个黄衣女子,身材婀娜,步步生莲。

    张天赐凝神看去,发现这还是个年轻姑娘,身上的衣着,却是宋代的两截裙子。

    怎么天师别院里,会冒出一个陌生女子来?张天赐皱眉。

    那女子缓步走来,口中道:“涂山避劫客,百世怀旧恩。风高幽兰动,犹见当年人……”

    “你是涂山老祖……前辈?”张天赐心中震动,张口问道。

    能念出这首诗,并且念得这么有感情的,自然是狐仙老祖了。

    一直以来,狐仙老祖都没有现身。没想到此刻出现,竟然是一个这么年轻的美貌女子。张天赐也没想到,狐仙老祖会亲自来找自己。

    黄衣女子点点头,打量着四周,说道:“我有很多很多年,没有走进天师别院了……景物依旧,却故人难寻,实在是让人唏嘘。”

    张天赐一笑,说道:“继先天师有前辈这样的朋友,想必也会含笑于仙界。”

    狐仙老祖转头看着张天赐,说道:“大真人少年继位,天资聪颖,和继先天师很像。”

    “只是我道术短浅,不及继先天师万一。”张天赐说道。

    “大真人过谦了,假以时日,你可以超过继先天师的成就。”狐仙老祖岔开话题,问道:“天师夫人还好吧?”

    “还好,有请前辈进屋里说话。”张天赐说道。

    “不用,我就几句话,说完就走。”狐仙老祖摇摇头,叹了一口气,问道:“天师夫人十月怀胎,却产下了一个死婴,大真人是不是恨我?”

    张天赐摇摇头。

    要说不满,张天赐的确有一点;说恨,却恨不起来,因为狐仙老祖一直在帮自己。

    狐仙老祖也点头,说道:“感谢大真人的宽宏大量,其实一开始,我就在骗你。因为我知道,天师夫人腹中的鬼胎,无法解决。所以,我只好两害相权取其轻,将天师夫人背后的鬼王印,转移到了婴儿的身上。”

    “没了孩子,却让思羽解脱了鬼王印,也值得。至于那孩子,只能怪他投胎错了人家了。”张天赐说道。

    狐仙老祖微微点头,说道:“那个胎儿,还在我那里,你不去看看吗?”

    张天赐摇头,说道:“不用了,前辈自行处置吧。”

    “是个死婴,不看也罢。”狐仙老祖走了几步,问道:“冥界之中,动荡不定,相信不多久,他们还会请大真人相助的。如果冥界来请,不知道大真人作何打算?”

    “冥界之中,还有动荡?”张天赐问道。

    “一直在动荡,一直没有平息。”狐仙老祖说道。

    “那我当然是冥界站在一起的,因为神农架鬼王,是我们共同的敌人。”张天赐说道。

    狐仙老祖沉默了一会,说道:“或许,我们可以和神农架那边,缓和一下,然后静观其变。”

    看门的老道劝自己放过金童玉女,怎么狐仙老祖也劝自己和神农架和解?一个个的,今天都怎么了?

    张天赐一呆,说道:“神农架和我有不共戴天之仇,绝没有缓和的可能。而且,我作为天师,也有义务配合冥界的行动。”

    “以前和神农架为敌,是因为思羽的鬼王印。现在鬼王印已经解除,神农架对我们,已经构不成威胁了。如果我们停手,相信他们也不会找我们的麻烦。”狐仙老祖说道。

    张天赐摇头,坚定地说道:“思羽的鬼王印,和孩子的死,都与神农架有关。而且,他们还曾经打伤了素素。这些事,我不能放下。如果我就此放过,那么我就不配做龙虎山的天师,更不配做个男人!”

    “唉……我也知道大真人不会和解的。”狐仙老祖叹气,说道:“天道茫茫,天意难料,大真人自己小心吧。”

    “多谢前辈关心。”张天赐稽首,又说道:“前辈对于五方鬼帝,了解多少?我前天抓了一对老鬼,可能是西方鬼帝的两个手下。”

    狐仙老祖点点头,说道:“这件事,我已经知道了,他们的确是西方鬼帝的手下。就目前来看,这五方鬼帝,要对冥界秦广王等,发起总攻了。”

    “五方鬼帝,攻打十殿冥王?”张天赐愕然。

    狐仙老祖颔首,说道:“将来的冥界,是谁掌权,还不一定,所以我才建议你旁观的。”

    “他们为什么要攻打十殿冥王?中间有什么原因吗?还有神农架鬼王,和五方鬼帝,又是什么关系?”张天赐问道。

    “据说,以前的冥界,是五方鬼帝共管共治。可是后来,被十殿冥王所夺取。现在五方鬼帝养精蓄锐成功,打一场报复战,也能理解。”狐仙老祖看着神农架的方向,说道:“至于神农架,我猜测那里的鬼王,是某一个鬼帝的化身……”

    张天赐更是惊愕,问道:“鬼帝?不是说他们是炎帝的手下吗?”

    以前从冥界得来的消息,说神农架鬼王,是炎帝的手下,在炎帝飞升以后,留在这里守住神迹禁地,后来死于这里,魂魄继续留守,从而变成鬼王的。

    可是狐仙老祖的说法,却颠覆了张天赐以前了解到的情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