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章 和我没关系
    “我命修矣!”

    易同心中冒出一个念头。

    在生存的最后一刻。

    在她心中,浮现出了诸多过往。

    此时,这些过往充斥在心中。

    易同心中却是轻轻一颤:“终于要结束了么?”

    “也好,我这一生,本就充满了算计!”

    “也许,死亡对我来说,才是最大的了解!”

    易同安然碧眼。

    没有一点反抗的意思。

    这一刻,在他心中,无欲无求!

    易可看着面前易同,却是轻轻眯眼。

    手中陌刀,下意识偏了一寸。

    噗嗤!

    陌刀自易同肩头斩下。

    刀锋闪过。

    刹那中,一道鲜血飞溅而出。

    一条手臂,落在了地上。

    五指,还在下意识颤抖。

    “啊!”

    易同忍不住痛呼出声。

    刹那中,在她额头之上,流下了豆大汗珠。

    汗珠滴答滴答落在地上。

    易同的面色,在此时,也是变得极为苍白。

    如同是白纸一般。

    “你……”易同瞪着面前易可。

    眼中有愤怒!

    亦有一丝不解。

    他不明白,都已经这个时候了。

    易可为什么会这样做?

    易可到底是为了什么?

    易可看了眼易同,轻声一叹:“易同,虽然你害死了父亲,但是父亲生前,对你一直都如同亲生儿子一般!”

    “曾经他有私下找过我,让我退出这场争斗!”

    “他告诉我,你比我更适合混!”

    “我没答应,我也没拒绝!”

    “但是后来,父亲的死亡,却是让我彻底疯狂,这也是父亲的基业,而且在你身边,还有黄美凤,虎视眈眈,我不愿意就此让出!”

    “我没想到的是,你居然就是杀死父亲的人!”

    “不过,念在你不是故意的份上,更看在,你我多年兄妹之情的份上,我可以放过你!”

    “但是……”

    易可话语一转:“我今日端你一臂,希望你能记住今天的教训!”

    “我……”

    易同嘴唇嗫嚅了下。

    想说什么。

    却是什么都说不出来。

    反而是讥讽一笑。

    也不知道是在讥讽自己。

    还是在讥讽易可的善良。

    黄美凤此时也是放下了心。

    虽然易同废了一只手臂。

    但是,还活着,就好!

    倒是一边的竹下荣。

    看着地上的断臂。

    心中狠狠一颤。

    这一刻,他嗅到了一丝死亡的味道。

    果然,心中念头才刚刚落下。

    易可就看了过来。

    这一刻,在易可面色上,带着一丝冷笑:“竹下荣,既然这一切的始作俑者是你,那你就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

    代价?

    竹下荣却是阴沉一笑:“呵呵,易可?你能把我怎么样?”

    “我可是竹下家的使者”

    “我现在可以全数,代表竹下家!”

    “你若是击杀了我,你知不知道,你就会受到莫大惩罚,我们竹下家,将会对你们,起疯狂的报复!”

    报复?

    易可冷笑:“竹下荣,你看我现在还在乎那么多么?”

    “你……”竹下荣话语一顿。

    易可这话不错。

    此时的易可。

    心中全是杀意!

    怎么会在意那么多?

    “不,她一定不敢!”

    竹下荣心中安慰自己:“她肯定是在炸我,她肯定不敢把我怎么样!”

    竹下荣心中这么想的时候,也不敢大意,转移易可的注意力道:“易可,不得不承认,你很厉害,就算是你们同心会,也是很不错,毕竟这么多年,你们一直盘旋在神都!”

    “仅仅是这一点,就不是别人可以相比较的!”

    “但是你也别忘记了,我们竹下家,在rb的地位,你同心会,就算在神都厉害,但是放眼,整个rb呢?”

    “难道你真的打算,带着你的同心会,和我一起陪葬?”

    陪葬?

    易可讥讽一笑:“竹下荣,我想你误会了!”

    “什么?”

    竹下荣眯眼,眼中透着一丝不解!

    易可握着手中陌刀。

    在刀锋上,带着点点鲜血。

    一步一步靠近竹下荣。

    一字一句道:“竹下荣,同心会,不是我一个人的同心会!”

    “同心会,乃是我们所有人的同心会!”

    “而且……”

    易可话语一顿,轻声道:“我就算是击杀了你,大不了,我散了同心会,带着兄弟们,回老家种田,你能把我怎么样?”

    “你……”

    竹下荣愣了下。

    他心中明白。

    易可这话,一点都不假。

    若是易可等人,一直都在神都的话。

    那么竹下家,的确是有将易可击杀的可能。

    而且是很大可能。

    但是——

    易可一旦带人回到了华夏。

    那事情,可就难办了。

    竹下家,也就是在rb可以牛b下。

    而且还不是最牛b的那种。

    撑死就算是一个二流家族而已。

    “可恶!”

    竹下荣心中怒骂:“早知道这丫头这么疯,我好好的,去招惹这疯婆娘干啥?”

    竹下荣心中越想,越是生气!

    “真是气死我了!”

    竹下荣心中暗自想到:“秋本那混蛋,是在做什么?这都什么时候了?怎么还没来?”

    “难道他真要看着我死在这?”

    竹下荣心中暗自怒骂。

    就在怒骂的时候。

    易可却是握着陌刀,来到了竹下荣面前。

    看着面前的竹下荣。

    易可冷笑:“竹下荣,你还有什么遗言要说的,我可以帮你转达一下!”

    遗言?

    竹下荣看着面前易可。

    彻底慌了。

    不由道:“嘿嘿,易可会长,你看,既然令尊,都已经去世了!”

    “我们继续下去,也没什么用处了!”

    “就算你今天击杀了我,你以后回去了,肯定也会遭受到莫大麻烦!”

    “要我说的话,咱们何不就这样算了呢?”

    “这样不仅仅是对你,就算是对我,也是有好处的!”

    “好处?”

    听见这两字。

    易可却是不怒反笑:“竹下荣,你真是太小看我易可了,我对易同仁慈,因为我当他是我的家人!”

    “但是,你凭什么得到我的仁慈?”

    “在我心中,不杀你不爽!”

    易可讥讽一笑。

    二话不说,举起了手中陌刀:“受死吧!”

    “你敢!”

    竹下荣瞳孔一阵放大!

    但,就在此时,房门却是被推开了!

    三道身影,出现在了门口。

    来者不是别人,正是——

    秦笑宇!

    (本章完)

    /xs/131952/58318360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都来读手机版址: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