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零九章 反被算计
    “秦笑宇!”



    “井上樱!”



    秋本看见两人,亦是一愣,随即却是阴沉一笑:“井上樱,你是来帮我的么?”



    “呸!”井上樱呸了一声:“山口会的爪牙,你就别做梦了!”



    做梦?



    秋本讥讽一笑:“这么说,你是要帮着别人,来对付我了?”



    井上樱冷笑:“秋本,你自己做过什么,你心里没点数么?”



    秋本耸肩:“井上樱,我秋本和你们井上家,貌似无冤无仇吧?”



    井上樱眯眼:“怪,就怪你,跟错了老大!”



    秋本啧啧一笑,看着两人,握在一起的手。



    嘿嘿一笑:“其实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高冷的井上樱小姐,你居然和男人牵手了?”



    “你……”井上樱一愣,小脸有些热。



    秦笑宇倒是大方的很。



    握着井上樱的手,玩味一笑:“秋本,你不是死了么?”



    死?



    秋本却是轻笑道:“秦笑宇,我那点把戏,可以骗过天下所有人,但是能骗过你么?”



    “或者说,要是骗过了你,你还会来我这么?”



    秦笑宇耸肩:“递去,反正我是不大希望,你就这样死了!”



    “毕竟,时不时有人给我送个五百万,其实我还是很开心的!”



    秦笑宇一脸认真。



    开心?



    秋本冷笑:“秦笑宇,今晚过后,我看你又如何开心呢?之前给你的,你不也要还给我?”



    秦笑宇也不生气,摸摸鼻尖;“你就这么有把握,可以击杀我?”



    “试试不就知道了?”



    秋本冷笑:“难道你没发现,这些都是我给你准备的大礼么?”



    大礼?



    秦笑宇摊手:“说着的,对你这礼物,我反正是不大喜欢!”



    秋本耸肩:“这个怕是由不得你了,毕竟,为了等这一天,我可是等了好久!”



    等?



    秦笑宇皱眉。



    秋本这话,怎么听起来,总是觉得,什么地方怪怪的?



    到底是什么地方奇怪,又说不出来?



    “莫非是……”秦笑宇一愣。



    想到了一种可能。



    秋本得意一笑:“怎么样?秦笑宇,这下想到了吧?”



    “莫非你们真的觉得?你们对我的跟踪?我不知道?”



    中计!



    &n

    bsp;   秦笑宇心中冒出一个念头,不过这样的念头,在秦笑宇心中,一闪而逝。



    收起心思道:“秋本,就算这样,那又怎么样呢?反正你我之间,迟早都会有这一天的!”



    秦笑宇目光,不断看着里面的屋子。



    隐约中。



    可以看见,一群穿着白大褂的男子。



    正在里面坐着研发。



    在他们手中,拿着一个个的试管。



    在不断尝试。



    一些装满了红色血液的玻璃瓶,就在其中、



    “是血样!”



    秦笑宇眯眼:“秋本,你果然是血样中转人!”



    中转?



    秋本却是嘿嘿一笑:“那又怎么样呢?”



    “你现在才发现,你不觉得有些迟了么?”



    秋本一脸鄙夷:“这个时候,那三千血液样本,就要提炼成功了!”



    “虽然只是三千份,但是也能摸出一些规律来!”



    “只要掌握了这些规律,那我帝国,将无人能比!”



    “就算是你,到时候,也会死亡在我帝国光环之下!”



    秦笑宇皱眉:“秋本,你没这个机会了,不过,我不得不承认,你很聪明,也很有心机,难怪这么长时间,我在神都寻找了这么长时间,都没有一点发现!”



    “原来血液样本,是被你藏起来了!”



    秦笑宇眼中划过一丝讥讽:“不得不说,你是个人才!”



    “不过那又怎么样呢?”



    “一切的一切,今晚将会彻底结束!”



    秋本冷笑:“是么?那我倒是有些期待了!”



    “不过,你今晚始终没有机会,和我过招,我这里的小宝贝,可都是为你准备的!”



    小宝贝?



    秦笑宇眯眼,下意识看了看四周猛兽。



    随着秋本话语落下。



    这些猛兽,变得不淡定了。



    这个时候,纷纷站起了身子。



    原本呆滞的双眼中,透着一丝嗜血。



    “卧槽!”



    秦笑宇忍不住怒骂了一句:“尼玛,秋本你真是变态,渡边家是炼制死忍,你倒好,直接炼制**动物?”



    秋本嘿嘿一笑:“那有什么?只要可以击杀你,对我来说,不管用什么样的手段,都是光荣的!”



    “而且,我今晚注定会带着三千血样的研究结果离开,你却拿我没有丝毫办法!”



    秋本说到得意处,忍不住哈哈大笑。



    &nbs

    p;   秦笑宇看在眼中。



    怒在心中。



    但,越是这种时候。



    秦笑宇就越是要冷静下来。



    此时此刻,稍有不慎。



    之前的一切努力,都将成为泡沫。



    这一点,秦笑宇心中比谁都清楚。



    亦是比谁都明白。



    井上樱咬着嘴唇,看了一眼秦笑宇,美眸中全是愧疚:“我……”



    在井上樱看来,今天要不是因为她的大意。



    秦笑宇也不会陷入如此情况。



    若是不陷入这样的情况。



    秦笑宇根本就不会有危险。



    这都是她的错。



    秦笑宇察觉到井上樱的自责,轻轻摇头:“没事,今晚的事情,不怪你,不过……”



    秦笑宇嘿嘿一笑:“这下怕是真的应了,我们刚刚来的时候,说的那句话了!”



    生不同床,死同穴了!



    “你……”



    井上樱小脸一红,忍不住白了秦笑宇一眼:“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思开玩笑?”



    秦笑宇嘿嘿一笑:“我这可不是开玩笑,我可是很认真的哎!”



    “我……”



    井上樱无言应对。



    秋本阴沉一笑:“秦笑宇,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思泡妞?你先担心担心你自己吧!”



    话语落下。



    秋本做了一个奇怪的手势。



    口中打了一个口哨。



    嗷嗷!



    汪汪!



    嘶嘶!



    瞬间,在这里的所有猛兽,变得更加癫狂。



    双眼通红。



    纷纷撞开了栅栏。



    冲出了牢笼!



    一头吊睛大虫,走在前面,虎视眈眈的看着秦笑宇。



    眼中全是凶光。



    似乎是要一口咬死秦笑宇。



    吃一顿好的。



    看着四周围上来的猛兽。



    井上樱心中一片死灰:“今天不会死在这吧?”



    秦笑宇却是嘿嘿一笑,摇晃了下脖子,卡擦作响。



    沉声道:“妈的,古有武松打虎,今有我秦笑宇,力挑万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