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三十五章 我真是陈紫雪
    什么?



    秦笑宇一愣,眼中划过一丝错愕:“你刚刚说你是谁?”



    “你说你陈紫雪?”



    秦笑宇瞪大了双眼,不敢置信。



    这要是陈紫雪的话。



    那之前死的那女孩又是?



    虽然这世界上,同名的人很多。



    不过,世界真的会有这么小?



    在一艘船上,会有两个陈紫雪?



    邓远,永夜两人,亦是不敢相信。



    很显然,他们也不敢相信。



    世界上,会有这样巧合的事情?



    居然会有两个同名同姓的人?



    若是真的这样的话。



    那就只能说。



    这世界真的是太疯狂了。



    心中这么想的时候。



    秦笑宇眼中,不由多了一丝狐疑。



    “恩!”



    陈紫雪点了点头:“我就是陈紫雪,不过,你们认识我么?”



    陈紫雪一脸好奇:“为什么,你们听见我名字的时候,都好像是见鬼了一样?”



    “我……”



    秦笑宇眼中划过一丝纳闷,问道:“既然你是陈紫雪的话,那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



    “而且,你还被关在了这铁箱子中?”



    “我……”



    陈紫雪一说这个,美眸中,就划过一抹错愕:“对了,我姐妹呢?”



    “刘琳呢?”



    “刘琳!“



    陈紫雪疯狂的喊了起来。



    刘琳?



    秦笑宇按着陈紫雪:“你现在身子还很虚弱,别乱动!”



    “你放开我,我要找刘琳”



    陈紫雪推开秦笑宇,想站起身子。



    但,可惜的是,不管她怎么努力。



    都站不起来。



    很显然,这个时候的她,身子已经虚脱了。



    秦笑宇皱眉。



    陈紫雪这样子,不像是装出来的。



    既然不是装出来的。



    那——



    刘琳又是谁?



    &nb

    sp;  莫非……



    秦笑宇暗自皱眉。



    “我……”陈紫雪瘫坐在地,呢喃道:“我和刘琳都在m国留学,我们是很好的姐们,她在m国还学过跆拳道,而且实力很不错”



    “要是说起来的话,也算是散打高手了呢?”



    “可是……”



    陈紫雪说到这,身子卷缩了一下。



    在眼中,划过一抹害怕:“这次,我和小琳是想水路回去,就当做游玩一下!”



    “可是……”



    “可是我们谁也没想到,我们在路上,会遇到海盗!”



    “海盗,那不是在电视中,才会出现的么?”



    “我不明白,他为什么会出现?”



    “小琳在海盗出现的时候,就把我打昏了,后面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就不知道了!”



    “不过,在我睁眼,就看见了你们!”



    陈紫雪眼中有着一丝害怕:“你们……你们又是谁?”



    “海盗呢?”



    “海盗都走了么?”



    “小琳,你们有看见小琳么?”



    陈紫雪身上,爆发出一道力量。



    朝着外面走去。



    虽然跌跌撞撞的。



    但,这个时候,在她心中,却是有着深深执念:“小琳,你一定不能出事!”



    秦笑宇一把拉住了这女子,无奈一叹。



    “你……你为什么要拦着我?”陈紫雪一愣:“你放开我啊!”



    “哎!”秦笑宇长出了一口浊气:“走吧,我带你去见她!”



    “真的?”陈紫雪大喜。



    “恩!”秦笑宇点头,心中虽然无奈。



    却是,只能带着陈紫雪离开。



    邓远,永夜两人。



    这个时候。



    也都是轻轻苦笑。



    这其中的事情。



    虽然简单。



    但是也复杂。



    不过,在其中,却是有着深深姐妹情。



    这样的姐妹情,足以让人动容。



    秦笑宇带着女子,来到了船舱中。



    这个时候,在船舱中,有着一道冰冷尸体。



    正遮挡着。



    “这……

    ”



    在看见这遮挡尸体的时候。



    陈紫雪身子一颤;“这是……”



    秦笑宇转身:“你去看看吧!”



    “我……”



    陈紫雪看了一眼秦笑宇。



    又看了看前面尸体。



    身子在颤抖。



    此时,在她心中,只有深深疼痛。



    她,似乎是想到了什么。



    她,来到了这尸体面前。



    手指颤抖。



    不敢去掀开遮布。



    陈紫雪一咬牙。



    一把扯开了面前遮布。



    遮步一开。



    登时,一道熟悉面容出现在眼中。



    正是——



    刘琳。



    “不!”



    陈紫雪纵使是诸多坚强。



    但,在看见这道尸体的时候。



    陈紫雪心中,彻底——



    崩溃了!



    “啊,为什么!”



    “为什么!”



    陈紫雪趴在面前尸体上。



    不断痛哭着。



    “啊,琳儿为什么?”



    “你为什么这么傻!”



    “为什么?你为什么这样白痴?”



    “你为什么要打昏我?你为什么不去藏着?”



    陈紫雪趴在刘琳身上。



    不断痛哭。



    眼泪,像是断线的珍珠一般。



    吧嗒吧嗒落下。



    陈紫雪的声音,亦是逐渐嘶哑。



    声声嘶吼。



    是陈紫雪心中,最大的无奈。



    也是陈紫雪心中,最深的期盼。



    这样的期待。



    是期望,死者可以转生!



    亦是希望,时光可以倒流!



    但,无奈的是。



    生死有命!



    时光有序!



    &

    nbsp;  这一刻,死不能重生。



    时光,不会倒退!



    唯有,生者遗憾。



    死者,冰寒!



    世间最远的距离,不过如此。



    生死之别。



    永不相见!



    轮回无常!



    来生无心!



    秦笑宇余光一扫陈紫雪。



    心中不知何想。



    陈紫雪还活着。



    他,自私一点,此时应该高兴。



    但,这一刻,在他心中,唯有沉重。



    海盗,看起来极为虚无的存在。



    却是真的存在!



    生!



    死!



    只在一念之间。



    虽然,早已经看淡生死。



    不过,如此情义,饶是死神。



    亦不会,无动于衷!



    秦笑宇没有去阻拦。



    也没有去安慰。



    任由,陈紫雪放声哭泣!



    哭泣的声音,逐渐嘶哑。



    逐渐无声。



    她,已经哭不出来。



    更,没有力气了。



    趴在刘琳身上。



    用自己的体温,温暖着刘琳,那冰冷的尸体。



    呼!



    秦笑宇长出一口浊气。



    平复了下心思,走出了船舱。



    船舱之外,不少游客,都在戒备着。



    秦笑宇来到游轮后面。



    看了一眼神都方向。



    心中划过一丝好奇:“真是奇怪,山口会,居然没有派出空忍强者?”



    “莫非,你们已经自大到,如此地步了么?”



    “还是说……”秦笑宇心中一颤,这一刻,在她心中,有着一种不好的感觉。



    也有了猜测。



    ……



    这一刻,在神都之中,却是有着一场生死之斗,正在进行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