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三十九章 万蛊噬心
    “喝!”



    柴双艳爆喝一声。



    在身上,瞬间炸出一道血红劲气。



    血红劲气,奔涌而出。



    随着血红劲气奔涌。



    一阵死亡气息。



    直逼江月。



    “好阴寒的劲气!”



    江月心中一颤。



    眼中迸发出一道错愕之色。



    现在的她,虽然是有圣女传承在。



    但是,那又怎么样?



    现在的她,修为不过才刚刚进入准虚无。



    甚至,虚无强者都算不上。



    但是,柴双艳却是,成名许久。



    这种情况之下。



    江月不敢大意。



    此时此刻。



    稍有不慎。



    就会身死在这。



    心思斗转之间。



    江月素手翻转。



    手掌翻转。



    在江月手上,亦是劲气狂燃。



    “万蛊噬心!”



    江月出手,就是强招。



    这招,也是江月所得传承中之一。



    喝声落下。



    在江月面前。



    登时有着一道劲气狂出。



    劲气如同长龙一般,呼啸而出。



    两道劲气对撞瞬间。



    砰!



    空前惊爆。



    强悍余威,横扫四周。



    噗嗤噗嗤!



    四周之人,在这余威之下。



    纷纷受挫。



    身子倒飞而出。



    江月此时亦是后退三步。



    “咳咳!”



    江月轻轻咳嗽,气海亦是狠狠一震。



    在嘴角溢出一丝鲜血。



    很显然,实力上的差距。



    让她很无力。



    也很苍白!



    柴双艳却是轻轻挥手。



    就将面前这道恐怖威能,轻轻荡开。



    “呵呵!”



    柴双艳呵呵一笑:“这就是你所谓的实力?”

    



    “为什么,我有一种想笑出声的感觉呢?”



    “不过,你的身份,倒是让我好奇了,你刚刚招式,应该是苗疆圣女,才会使用的招式,没想到,你居然会使用!”



    “我本来是冲着,十二相思伴明月来着!”



    “不过,现在看来,我却是有了一些,全新的发现啊!”



    柴双艳嘿嘿一笑。



    眼中神色,显得很是玩味。



    “哼!”



    江月站稳身子。



    冷喝道:“那又怎么样呢?”



    “你想知道?但是你有这个实力么?”



    江月自信。



    粉拳却是轻轻紧握。



    心中已有觉悟:“看来这柴双艳,是动了杀心,不过……”



    “我的身份,绝对不能告诉他,不然的话,将会打破秦笑宇的计划,也不能让其夺走,苗疆传承!”



    仅仅是在瞬间。



    在江月心中。



    就划过了诸多念头。



    冷静!



    一定要冷静。



    江月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身子不曾后退。



    此时,对她来说。



    无论如何,绝不能后退:“这是我和秦笑宇之间的约定,谁也不能破坏!”



    柴双艳咧嘴一笑:“大妹子,何必这样坚持呢?”



    “你放心,我不会对你怎么样的,我只是想知道,你和苗疆传承,有没有什么关系呢?”



    “呸!”



    江月呸了一声:“妄想!”



    “嘿嘿!”



    柴双艳嘿嘿一笑:“我还就是妄想啊,不过,你能把我怎么样呢?”



    “今晚,有谁来救你呢?”



    柴双艳话语落下。



    轻轻挥手。



    刹那中,血色艳刀。



    在夜色下,显得极为诡异。



    一丝透心寒意。



    侵袭众人心中。



    江月暗自皱眉,拿出了怀中匕首。



    这匕首,是秦笑宇赠送。



    亦是,上好寒铁打造。



    匕首出现,瞬间一抹亮色。



    在夜色下,夺目而出。



    “哟呵,好刀好刀”柴双艳嘿嘿一笑:“不过可惜了,你这刀虽然是不错,不过,和我艳刀相比,却是差了不是一点半点哦!”

<>

    r/>

    柴双艳洁白修长手指,划过艳刀刀锋。



    锋利艳刀。



    瞬间,就割破了柴双艳手指。



    在手指之上,有着点点鲜血流出。



    不过,鲜血在艳刀之上。



    一闪而逝。



    鲜血消失。



    艳刀更艳!



    这个时候,给人的感觉,就好像是,这艳刀在喝血一般?



    诡异森寒。



    “哈哈哈”



    柴双艳却是哈哈大笑了起来:“艳刀啊艳刀,你也饥渴了么”



    “没关系,今晚,我会让你喝个够!”



    柴双艳单手持刀。



    指着前面江月。



    冷声道:“江月,来吧,让我看看,在你身上,还有多少秘密?”



    “哼”江月冷喝:“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江月亦是紧握了手中匕首。



    凝视前方柴双艳。



    陡然之中。



    江月脚下一踏。



    身子划出。



    先发制人!



    江月手中匕首,迸发出一道至极寒光。



    直对柴双艳。



    “哈,慢了!“



    柴双艳却是诡异一笑。



    随即,身子瞬间消失。



    江月一刀劈空。



    “好快的速度!”



    江月心中一颤。



    随即反手后挡!



    就在这个时候。



    在江月身后。



    柴双艳亦是快刀斩下。



    砰!



    双刀对撞。



    江月身子一颤。



    蹬蹬前冲。



    “哈哈,给我死来!”



    柴双艳却是哈哈一笑,手持艳刀。



    狂追而来。



    一刀朝着江月后背劈来。



    江月后背,空门大开。



    此时,这刀若是落下。



    江月的身子。



    将会在瞬间,成为两半!



    “恩?”



    江月皱眉。



    br/>

    心中凝神。



    不过,这个时候,在江月嘴角。



    却是拉出了一道笑容。



    只见江月手指一挑。



    嘴中轻念:“疾!”



    随即,就见,之前在江月站立的位置上。



    数道流光迸射。



    “恩?”



    柴双颜眉头一皱:“这是……”



    “蛊虫?”



    柴双艳手中动作一顿。



    他,怎么都没想到。



    江月会如此卑鄙?



    心中恼怒。



    柴双艳艳刀劈砍而下。



    血色刀光。



    摧枯拉朽。



    那数只蛊虫。



    在接触到血色光芒的时候。



    纷纷——



    爆裂!



    碎不成渣!



    正是这个时间。



    江月也站稳了身子。



    轻轻转身。



    看着身后柴双艳,在江月嘴角,拉出一丝笑容:“柴双艳,没想到么?”



    “别以为只有你有脑子!”



    江月讥讽一笑。



    随即又是。



    轻轻一哼:“爆蛊!”



    话落。



    只见,刚刚江月所过之地。



    再次有着数道荧光弹射而出。



    银光之中。



    伴随着磨牙之声。



    “恩?”



    柴双艳皱眉,心中恶寒:“这是蚕蛊?”



    蚕蛊!



    其实,就是用蚕所炼制。



    不过,他们却是有着尖利的牙齿。



    只要落在人身上。



    就会在瞬间,进入身子中。



    并且吞噬鲜血。



    这样的蛊虫。



    柴双艳也不敢大意。



    站稳身子。



    双手紧握艳刀。



    阴沉一笑:“看来到是我小看了你,不过,既然这样的话,那我就送你上天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