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四十三章 一路碾压
    血雾之中,一双美眸,看着面前别墅。



    轻轻一笑:“安然?你能知道,死神就在你身边么?”



    下一秒女子却是愤怒一哼:“上次,虚空金牛,将我打成重伤,让我差点残废,今晚,正是我报仇的时候,既然秦笑宇不在,那就先从你开始吧!”



    “没办法,谁让你是秦笑宇的女人呢?”



    恨秋水眼中划过一丝阴沉。



    心中全是恨意!



    但,就在这个时候。



    恨秋水,却是柳眉一挑:“恩?”



    在别墅之外。



    正有数道车辆,急速而来。



    嘎吱!



    一阵急刹车声响起。



    车子停下。



    在车上冲出不少男子。



    “恩?”



    “是龙门之人!”



    恨秋水心中好奇:“龙门之人怎么会来?”



    “那是……”



    “江月?”



    恨秋水皱眉:“江月怎么会来?”



    “难道——”



    “柴双艳又失败了?”



    恨秋水眼中划过一抹愤怒:“可恶啊!”



    “这白痴,就没有一次可以成功么?”



    恨秋水心中火大。



    不过,事情已经发生。



    显然没有回转余地。



    她若是强行出手的话。



    现在龙门人多。



    何况,还有一个全盛的沐玄灵。



    她,绝对不是对手。



    “撤!”



    恨秋水心中划过一抹不爽。



    转身离开。



    胖头几人冲到了屋子中。



    “啊?”安然被吓了一跳。



    在看见胖头和江月的时候。



    却是暗自狐疑:“你们怎么来了?”



    “你们……”



    安然注意到,在胖头身上带着鲜血。



    江月亦是一身狼狈。



    面色苍白。



    “这里没事么?”



    江月皱眉,将事情说了下。



    安然听在耳中。



    心中惊讶。



    沐玄灵亦是一惊:“卧槽,这样的事情,你都不告诉姐们?”



    不过,很快就有小弟,回来禀告。



    在后院有人来过。



    这消息,让安然和沐玄灵,都惊出了一身冷汗。



    谁也没想到。



    有洪峰坐镇的安市。



    柴双艳居然会如此疯狂?



     

    这个时候,在另外一栋大楼中。



    洪峰愤怒的拍打着桌子:“废物,你们这么多人,还抓不住别人一个人?”



    “长官,我们……”



    “好了好了!”洪峰挥手:“别给我说那么多没用的,这尼玛要是秦笑宇在,分分钟,干死这混球,妈的,居然打到我家门来了?”



    “是不是觉得我们太好欺负了?”



    洪峰很是不爽!



    洪峰这么说的时候,又怀念了起来:“靠啊,秦笑宇也是王八蛋,都这么长时间了,愣是一点消息都没有,这混蛋不知道,老子很担心他么?”



    洪峰恶狠狠的怒骂了一句。



    心中担忧非常:“妈的,你给老子,可千万要活着啊,老子还没骂够你呢?”



    “而且,今晚你的小情人,也很安全!”



    ……



    啊切!



    大海之上。



    秦笑宇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



    秦笑宇摸摸鼻尖:“这个感觉?”



    “卧槽,难道是有谁,在后面骂我么?”



    秦笑宇暗自想到:“不会是山口会吧?”



    “这不应该啊,山口会要是骂我的话,那我今天,不应该才一个喷嚏啊?”



    “难道老子感冒了?”



    秦笑宇无奈耸肩。



    看着面前漆黑的夜色。



    心中暗自期待。



    马上就会到家了。



    随着航线靠近。



    秦笑宇心中,亦是更加期待。



    神都一行。



    收获很大。



    但,更大的战斗,还在安市!



    况且离开多时。



    在安市的情况,秦笑宇也不是很清楚。



    呼!



    “金牛,你可不能让老子失望啊!”秦笑宇心中怒骂了一句



    秦笑宇心中这么想的时候。



    在后面甲板上,走来一道倩影。



    正是——



    陈紫雪!



    陈紫雪来到秦笑宇身边。



    和秦笑宇并肩站立。



    眺望远处大海。



    “你怎么出来了?”秦笑宇好奇。



    “我……”陈紫雪笑着道:“睡不着,出来看看!”



    秦笑宇余光看了一眼陈紫雪。



    刘琳的死。



    对陈紫雪打击很大。



    这个时候,陈紫雪虽然没有任何表示。



    不过,不难看出。



    陈紫雪心中的悲伤。



    毕竟,眼睛是人的心灵之窗户。



    一个人在想什么。



    眼睛是不会骗人的!



    &nbs

    p;  “你怎么这么看着我?”



    陈紫雪转身,看了秦笑宇一眼:“你怕我想不开?”“



    “这个……”秦笑宇摊手,并没有辩解。



    显然是承认了!



    “呵呵!”



    陈紫雪呵呵一笑:“你放心,我不会做啥事的,我会为了琳儿好好的活下去,我现在,不仅仅是为我自己活着,我也是为了琳儿活着!”



    陈紫雪话语中,有着深深坚定。



    也有着对未来生活的向往。



    纵使如此。



    在这向往中。



    依然有着——



    愧疚!



    不安!



    秦笑宇没有点破。



    陈紫雪这份心结。



    可不是三言两语,就可以说清楚的。



    这只能靠她自己。



    陈紫雪似乎是觉得,这个话题有些过于沉重了。



    双手张开。



    轻轻闭眼。



    迎着风,放肆喊了出来。



    “啊!”



    连喊了三声。



    陈紫雪这才转身问道:“对了,你是做什么的?”



    “你怎么会出现在这船只上呢?”



    “我听大家说,你好像正在遭遇追杀?”



    恩?



    秦笑宇耸肩:“我嘛,金钱的奴隶而已!”



    额!



    陈紫雪一愣,不过见秦笑宇不想说。



    也没有过多纠结:“好吧,那你为什么会遭遇追杀呢?”



    “难道是你抢了他们的钱?”



    抢钱?



    秦笑宇摇头:“我不抢钱,不过……”



    “哎呀,其实我也没做什么,就是摸了山口会的屁股,他们害羞了,想拽我回去结婚呗!”



    噗嗤!



    陈紫雪听秦笑宇这么说。



    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



    陈紫雪笑的很好看。



    在这夜色下,也显得很是动人。



    秦笑宇看在眼中:“其实,你应该多笑笑,爱笑的女孩,运气都不会差!”



    “是么?”



    陈紫雪轻轻一笑,看着面前的秦笑宇:“你这话,是不是对很多女孩说呢?”



    “这个……”秦笑宇仔细想了下:“貌似你是第一个吧?”



    吧?



    “为什么是不确定的语气呢?”陈紫雪鄙夷:“一看你就是花心大萝卜!”



    额!



    秦笑宇愣了下,有那么一瞬间,觉得,陈紫雪会看相!



    陈紫雪哈哈一笑,随即看着秦笑宇,认真道:“其实,我觉得,你是一个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