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一十二章 快和我走
    “老大,这是怎么了?”

    邓远看着面前的柴双艳,也是有些懵逼。

    这人之前其实也见过。

    这人,就是跟在柴双艳身边的小弟。

    但是,今晚怎么会冒充柴双艳呢?

    自己想?

    这不是扯淡么?

    这人能有这么大的胆子?

    柴双艳知道了,还不得一刀劈了他?

    秦笑宇眯眼,脑中急速旋转着。

    很显然,面前这人,假冒柴双艳,是绝对不敢的。

    那么,就只有一种路了!

    那就是——

    柴双艳指使的。

    但是,既然这是柴双艳指使的话。

    那么,现在这个时候,柴双艳会在什么地方呢?

    秦笑宇心中有着疑问!

    “难道——”

    陡然之间,秦笑宇心中,想到了一种可能:“小舒!”

    小舒?

    邓远也是愣了下,心中回神。

    小舒现在被秦笑宇关在了酒馆中。

    柴双艳这个时候,若是指使。

    那么真的柴双艳必然是在——

    任性酒馆!

    “艹!”

    想清楚这些,邓远怒骂了一句:“麻辣隔壁的,这柴双艳还真是不要脸啊?”

    “怎么可以做出这样的事情?”

    秦笑宇对落婉秋道:“抱歉了,我不能送你回去了!”

    话语落下,秦笑宇直接上车。

    打火,带着邓远和永夜离开。

    马中云喊都没喊下:“我艹,你倒是等等我啊?咱们一起去怼他啊!”

    马中云鄙夷一句。

    无奈看了看一边的李红昭和落婉秋。

    这才上了自己的车,跟了上去。

    几人离开。

    落婉秋目光是闪烁,内心有着担忧。

    “红昭,我们……”

    落婉秋担忧道:“红昭,要不我们也跟去看看吧?”

    “可是你……”李红昭担忧。

    落婉秋虽然是取得了胜利。

    但是,看落婉秋一直下垂的手臂。

    就可以看出,落婉秋今晚也是受伤匪浅!

    任性酒馆中,今晚任性酒馆,只有江月地鼠两人驻守。

    但,此时的江月,却是趴在桌子上。

    似乎是睡着了。

    在楼上,一邪魅身影,缓步走上。

    敲响了房门:“丫头!”

    “嗯?”

    在屋子中的小舒,听着这话,一下崩了起来:“柴哥哥是你么?”

    “嗯!”柴双艳点

    头:“哥来接你!”

    “真的?我就知道你最好了!”小舒大喜,为柴双艳大打开了房门。

    不过刚打开房门,小舒就看见了,在地上的地鼠。

    额!

    小舒愣了下,地鼠这是怎么了?

    “你……难道你……杀了他?”小舒不可置信的问道。

    柴双艳摇头:“没有,只是他太累了,我让他休息下!”

    “我……”

    小舒打开房门:“你先进来吧!”

    柴双艳咧嘴一笑,走到了屋子中。

    小舒的屋子,收拾的很干净。

    很不错!

    柴双艳想心中也算是放心不少:“看来你这几天,过的倒是不错,那家伙没欺负你!”

    “那是肯定的啦!”小舒得意道:“他要是敢欺负我的话?他怕是不想混了吧?”

    “丫头,你和我走吧?”柴双艳道:“我可不希望,那混蛋一直把你关在这!”

    “啊?”

    小舒愣了下,有些为难。

    “丫头,你怎么了?”柴双艳有些意外:“我们不是说好的么?”

    “可是……”小舒为难道:“可是我这个时候,要是离开的话,他会很着急的,虽然他关着我,不过……”

    小舒看了一眼柴双艳,为难道:“其实他也是为了我好啊!”

    “恩?”

    柴双艳意外:“丫头,难道你也觉得,我会害你?”

    “没有没有!”

    小舒连忙摇头,一双大眼中,有着着急:“大哥哥,我不是那个意思!”

    “我只是……”

    “够了!”

    小舒话没说完,就被柴双艳喝断了。

    声音如雷。

    将小舒吓得不轻。

    “柴哥哥,你……”

    小舒扑闪着大眼睛,眼中水汪汪的。

    很委屈。

    柴双艳呵呵一笑:“呵呵,全天下所有人,看我柴双艳的眼神,都充满了变态!”

    “都认为我是变态!”

    “不!”

    柴双艳挥手:“其实是,全天下所有人,都觉得我是混蛋?猪狗不如?”

    “现在,连你也这样说我?”

    “你知道么?现在我很失望!”

    柴双艳眯眼,话语中没有一丝感情:“可笑可笑,真是可笑啊!”

    “没有,没有,我真的没有……”

    小舒慌了。

    “没有么?”

    柴双艳眼中划过一丝希望之色:“若是没有的话,丫头,那我再给你一次机会?”

    “现在跟哥哥走好不好?”

    “让哥哥保护你!”

    “我……”柴双艳的话语,让小舒陷入了迟疑。

    小舒看着面前的柴双

    艳。

    又想了想秦笑宇。

    尤其是江月,邓远告诉她的事情。

    心,在痛!

    人,在颤!

    眼泪,在流!

    粉拳,在握!

    答应?

    摇头?

    一个极为普通的动作,这个时候,却是重如泰山。

    难以抉择!

    “我我……”

    小舒闭眼,咬着嘴唇,没让自己哭出声来。

    绝情——

    摇头!

    “呵呵!”

    柴双艳呵呵一笑。

    笑声凄惨!

    “丫头,既然这是你的选择,那我答应你,我现在转身就离开!”

    柴双艳呵呵一笑,转身——

    绝情!

    步伐沉重!

    却是,毅然迈出!

    心,逐渐冰冷!

    刚有的一丝温度。

    再次,坠入无间!

    自古多情空余恨!

    一步断情!

    二步绝情!

    三步冷心!

    四步尘埃!

    步步断,步步绝情!

    柴双艳头也不回,不曾有丝毫迟疑!

    小舒看着柴双艳离开的背影。

    双手抱膝,痛苦蹲下。

    眼泪,如同断线的珠子一般。

    不断流淌!

    小舒再次握着胸口口哨。

    镇定着心中的疼痛!

    但,痛依然钻心!

    “哇!”

    终于,小舒哭出了声音。

    放声大哭。

    “为什么会是这样?”

    “我不想的,我真的不想的!”

    小舒的心在滴血,无形中,却是变得更加——

    坚强!

    也许,这才是人生的开端!

    亦或者,这才是苦难的开始!

    更是,人生中的第一次选择!

    痛的选择!

    啪!

    但,就在这个时候,小舒手中却是传来一声脆香。

    “这是……”

    小舒愣了下,不可置信的摊开手,此时在手中口哨,居然,断裂成了两半,孤独躺在手中……

    柴双艳所赠送的,留声之壳——

    碎了!

    破了!

    残碎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