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一十八章 再展医术
    血块清理完成!

    秦笑宇丢下了手中刀子:“酒精!”

    李红昭麻溜递上了酒精。

    秦笑宇直接就倒了上去。

    “啊!”

    钻心的疼,让落婉秋牙齿,再次用力。

    秦笑宇亦是疼的不行。

    鲜血都已经不断流出了。

    但是,最痛的都已经过去了。

    这又算什么呢?

    “酒精棉!”

    “银针!”

    “羊肠线!”

    “纱布!”

    “镊子!”

    秦笑宇单手操作。

    全神贯注。

    不断要着东西。

    李红昭也是不断递着东西。

    看着面前秦笑宇这认真的样子。

    李红昭芳心猛颤。

    “虽然我已经是他的人?”

    “不过,我的男人,就是帅气!”

    “而且,还这么有本事?”

    李红昭看着秦笑宇。

    心中一颤一颤的。

    秦笑宇倒是没注意这些。

    仔细缝合着伤口。

    最后一针落下。

    秦笑宇剪短线,长出了一口浊气。

    呼!

    “总算是好了!”

    秦笑宇心中大石落下。

    这整个过程。

    看起来简单。

    其实却是不简单。

    在这个过程中。

    若是有一点点的疏忽大意。

    那么,落婉秋这手臂,怕是就保不住了。

    心中这么想的时候。

    秦笑宇再次道:“红昭,去弄点热水来,还要一点碘伏,这伤口还需要仔细包扎!”

    “嗯!”李红昭点头。

    去准备去了。

    秦笑宇这才看着身下的落婉秋。

    愣了下。

    这个时候,落婉秋,似乎已经失去了知觉。

    就这么咬着秦笑宇。

    一点松口的样子都没有。

    “嗯?”

    秦笑宇皱眉:“你现在是不是可以松开我了?”

    “啊?啊?啊?”

    秦笑宇不说话还好,一说话,高度紧张的落婉秋,就不由自主的觉得。

    秦笑宇又要给自己动刀子。

    身子吓得一颤。

    原本已经快要松开的牙齿。

    又狠狠咬下。

    “嗷!”

    秦笑宇疼的不行。

    身子一弯。

    差点直不起腰椎!

    &nb

    sp;“尼玛,已经完事了!”秦笑宇怒骂。

    完事了?

    落婉秋愣了下。

    这才明白,手术已经成功了?

    “那我的手?”落婉秋下意识就想去抬手。

    “啊!”

    刚一动,落婉秋身子一颤。

    钻心的疼,传入心头。

    落婉秋只觉得,这手臂都不是自己的了。

    痛的b疼!

    “别动!”

    秦笑宇道:“虽然你这手是保下了,不过……”

    秦笑宇话语一转道:“你若是非要乱动的话,我可不敢保证,会不会有什么意外发生!”

    “现在你这手臂,还有很严重的伤势!”

    “而且,伤口还是一大口子,最起码也要修养,十天半月!”

    “噢!”

    落婉秋噢了一声,苍白的脸蛋转了过来,看了看自己的手臂。

    血淋漓的!

    不过,倒是没有浮肿了。

    秦笑宇对伤口的缝合,也是很精致。

    落婉秋忍着痛,切了一声:“你看看你这技术,亏你还好意思说你自己是学医的么?”

    “这缝合的可真是难看!”

    “……”秦笑宇愣了下,鄙夷道:“你行你来!”

    “切!”

    落婉秋不爽:“你看看你,说你两句,你还不高兴了,是咋的?”

    “你这缝合的,本来就不好看嘛!”

    “我曹!”

    秦笑宇怒骂一句:“你丫的,你在嚣张,信不信我揍你!”

    秦笑宇这么说的时候。

    身子动了下。

    “恩!”

    落婉秋鼻尖中,出现一声轻恩之声。

    似乎是难以自制的——

    爽!

    “你……”

    落婉秋白了秦笑宇一眼;“你混蛋,你欺负我!”

    落婉秋苍白的脸蛋上,这个时候,也是有了一点血色。

    看起来很是可爱。

    额!

    秦笑宇本就是无心的动作。

    但是,这个时候,看着面前落婉秋,这娇羞模样。

    尤其是胸口。

    一上一下的。

    很可爱。

    也很妩媚!

    秦笑宇看在眼中,就忍不住愣了下。

    尤其是某个部位。

    给出了最原始的冲动。

    正狠狠顶着落婉秋。

    “嗯?”

    落婉秋柳眉一皱。

    小脸绯红。

    “你……”

    “你在想什么?”

    落婉秋下意识夹腿。

    似乎在小嘴中,有什么东西流出!

    “嘿

    嘿!”秦笑宇嘿嘿一笑:“这也不能怪我啊,主要是你,太好看了?我这也是情不自禁嘛!”

    “哼!”

    落婉秋哼了一声,扭过头,不去看秦笑宇:“果然,你这家伙,满嘴跑火车,就没有一句是真话!”

    “我的天,我这可是真话哎!”秦笑宇嘿嘿一笑:“其实你最好看的,还是腿,适合扛着!”

    扛着?

    落婉秋愣了下,有些没理解秦笑宇的话。

    不过下一秒。

    落婉秋看着秦笑宇。

    面前,不自觉出现了,岛国小电影中。

    那些抗腿冲击的画面!

    “混蛋!”

    落婉秋心中一颤。

    身子一动,想要将秦笑宇给踢下去。

    但是这一动。

    却是怼在了秦笑宇兄弟上。

    “嗷!”

    落婉秋低吼了一声。

    秦笑宇的本钱,实在是——

    厉害。

    “嘿嘿,意外意外!”

    秦笑宇嘿嘿一笑,直说这是意外。

    嘴上这么说。

    身子却很诚实。

    冲动变得更厉害了。

    再有一点,都要将落婉秋给撑飞了!

    落婉秋身子瘫软。

    没有一点力气。

    忘记了疼痛。

    秦笑宇亦是崩溃。

    落婉秋这妹子,还真是——

    极品!

    就在秦笑宇,即将忘记一切,打算出手的时候。

    出去准备热水的李红昭,拿着东西走了进来。

    见李红昭面色绯红。

    眼中有着一丝狐疑。

    倒是没多问,下意识就觉得,这是落婉秋手术之后的,后遗症。

    秦笑宇看着热水和纱布,道:“红昭,帮她清理下伤口,然后再上药包扎好,我出去下!”

    “噢!”

    李红昭点头,细心做着事情。

    秦笑宇这才一扭一扭的走了出去。

    见秦笑宇这模样。

    李红昭美眸中,全是好奇:“他这是咋了?”

    落婉秋心中知道,当然不会说。

    而是绷着双腿。

    秦笑宇离开的时候。

    她的身子,亦是一松,似乎是少了什么?

    心中有些失望!

    秦笑宇走出屋外。

    狠狠的抽了两口香烟,这才将心中邪念,给压制了下去。

    “老大,还顺利吧!”邓远问道。

    “嗯!”秦笑宇点头:“小舒呢?”

    “现在在屋子呢?谁也不见!”邓远摇头。

    今晚的事情,对小舒来说,的确是个打击。

    “我去吧!”秦笑宇轻声一叹,抬脚走了上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