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零七章 血鼎
    一声危险!

    金牛大手一挥。

    瞬间,在金牛手上,迸发出一道强势劲气。

    劲气强势。

    直接将落婉秋,李红昭两女震退!

    两女震退瞬间。

    前方红色气团!

    却是已经来到面前。

    金牛避无可避。

    “妈的,看来只有拼了!”

    金牛眼中迸射出一道怒气。

    随即,只见金牛大手一挥。

    刹那中!

    金牛大锤上手。

    重锤在手。

    金牛狠狠一砸!

    周遭劲气,被全数吸纳在了重锤之上。

    凝实劲气,抨击在了面前血色气团之上。

    轰隆!

    刹那中,就听闻轰隆一声惊爆。

    面前气团,再次炸开!

    气团炸开。

    却是——

    红色血气暴走!

    直逼金牛!

    金牛身上光芒一闪。

    正是,护体之光!

    但,护体光芒,坚持不到三秒——

    啪!

    一声脆响。

    护体光芒——

    破!

    噗嗤!

    护体光芒破碎。

    金牛胸口,又是一颤。

    遭受严重创伤。

    金牛的身子,亦是蹬蹬后退数步。

    再看南山南。

    却是纹丝不动!

    金雕绅士看着面前一幕。

    眼中有着一丝崇拜:“哇哦,老大就是老大,一出手就是不一样!”

    “什么狗屁的天门强者?”

    “哼哼,在我们老大面前,这些都是放屁,老子刚刚真是差点,就信了你的邪!”

    “老大,快,弄死这混蛋!”

    br/>

    南山南面色不变。

    始终浅笑看着面前金牛。

    在其眼中,有着——

    戏虐!

    似乎,自己不过是做了什么,微不足道的事情一般?

    “呵!”

    金牛却是呵呵一笑。

    伸手擦拭了嘴角鲜血。

    看着面前南山南:“看来今天真是有一场硬仗了,妈蛋的,秦笑宇这混蛋,老子一定是上辈子,欠了他的!”

    “不然的话,他的女人,干什么要我来看着呢?”

    “这真是不符合常理嘛!”

    金牛扫眼看了一眼李红昭和落婉秋两女。

    两女被金牛这么一看。

    倒是有些尴尬了。

    南山南道:“金牛,你别抱怨了,你放心,等我击杀了你,我会让秦笑宇他们,来陪你的,你天门的人,一个都跑不了!”

    “不过很可惜,你是我报复的开端而已!”

    我呸!

    金牛怒骂一声:“南山南,你就这么有把握?”

    “你若是这么有把握的话,刚刚在我后退的那一秒?你怕是已经冲上来了吧?”

    “你又何必站在那里呢?”

    “所以说?现在这局面,到底是谁欺负谁呢?”

    “我若是没看错的话,你之所以会如此强势,怕是你之前,在这拳场做老大的时候,在这屋子中,就有留下什么暗手吧?”

    啪啪啪!

    南山南鼓掌:“啧,看来,脑子这个东西,你还是有的嘛?那又怎么样呢?可以击杀你,不就好了?”

    金牛眯眼,对后面的李红昭喊道:“喂,他之前到底在这做过啥?”

    “我……”李红昭有些尴尬:“具体我也不知道,不过之前拳场比赛的时候,失败的队长,就会落入下面的熔炉,成为血水!”

    熔炉?

    金牛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全都是女子么?”

    “嗯!”

    李红昭点头:“都是女子!”

    熔炉?

    阴血?

    金牛脑中出现了两个词。

    “莫非……”

    “是阴血鼎?”

    金牛惊呼出声

    。

    嗯?

    南山南意外一笑:“你知道阴血鼎?看来我倒是小看你了?”

    “哈哈!”

    南山南哈哈一笑:“既然你知道是阴血鼎,那你现在是不是应该早点跪下来呢?”

    金牛皱眉。

    阴血鼎。

    简单来说,就是一种相当变态的东西。

    这东西本身是一大鼎。

    但是其本身属阴。

    大鼎主灵。

    万物相接,济阴呐灵!

    这大鼎中蕴含的阴性力量。

    本就恐怖。

    若是在有女子鲜血,作为导体。

    那么,其可以直接贯穿地下。

    吸纳天地之间,最为恐怖的阴冷力量。

    “呸!”

    金牛呸了一声:“南山南,你也就会弄这样,令人恶心的东西!”

    “不过,想让你牛哥跪下?”

    “你是在搞笑么?”

    南山南眯眼:“敬酒不吃吃罚酒,我倒是要看看,你能坚持多久?”

    南山南话语落下。

    咬碎食指。

    逼出一点精血。

    沉声轻喝:“采天地之灵!”

    “呐日月之精,汇聚无上威能!”

    随着轻吟之声传出。

    南山南身子周围,再次有着无数血色劲气,被吸纳而出。

    血色劲气吸纳出来。

    周遭劲气。

    再次遭受压迫。

    金牛感觉最为明显。

    “嗯?和之前相比,又强了不少?”

    金牛皱眉:“看来这阴血鼎怕是已经到了大成地步了?”

    “若是让南山南将其带走,以后他必然会不断,为其添加气血!”

    “这样一来的话,在外面,势必会有不少妹子,为其祸害?”

    “不行,必须要阻止他!”

    金牛心中唯有这一个念头。

    心中这么想的时候。

    眼中

    亦是有着一丝决然之色。

    握锤的手。

    在这个时候,亦是紧了紧!

    一边李红昭,落婉秋两女。

    看着面前战圈。

    心中着急。

    无奈,却是帮不上任何忙!

    前面南山南所凝聚的血色气团。

    她们不说阻拦了。

    还没完全靠近。

    就会被血色气团所吞噬。

    金雕绅士亦是咧嘴一笑。

    眼中有着一丝激动:“嘿嘿,老大这么多年,在安市隐忍不发?”

    “感情是早早的,就布置下了,如此手段?”

    “不过,这样也好,正好给这些所谓的正道人士,一点厉害瞧瞧?”

    “不过嘛……”

    金雕绅士咧嘴一笑。

    再次将目光,看向了李红昭和落婉秋两女。

    眼中有着一丝激动:“这两妹子,身材倒是很不错嘛……”

    “老大这个时候,正在忙着金牛,我是不是可以忙点其他的呢?”

    李红昭两女,这个时候,亦是注意到了金雕绅士的眼神。

    两女下意识靠近。

    眼中有着凝重。

    就在此时。

    南山南手中动作一停。

    屋子中的血色气息。

    亦是一颤。

    随即。

    南山南猛喝一声:“万血归隐!”

    猛然见,在其手中的血色气团。

    猛得掠出。

    直逼面前金牛。

    就在南山南出手瞬间。

    金雕绅士,亦是有了动作。

    只见其身后一对,黑色双翅。

    猛然一开!

    刹那之中。

    身子如同闪电冲出。

    朝着两女,强悍袭击而出。

    危机一瞬。

    金牛却是冷眉一挑:“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

    手机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