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零九章 强悍杀意
    血光冲天!

    强如金牛。

    亦是微微眯眼。

    后退一步。

    金牛眯眼看着前方。

    此时在前方血光中。

    正有一大鼎,在血光中,缓缓出现。

    大鼎三足!

    全身阴沉血红。

    在大鼎中,还有着鲜红血液。

    显得极为——

    恐怖森然!

    嘶!

    金牛看着面前大鼎,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你大爷的,你这家伙可真是心狠啊?”

    “这样的事情,你都做的出来?”

    “看这大鼎中的鲜血?你怕是击杀了不下百位女子吧?”

    “而且都是活人取血?”

    金牛额头有些发麻。

    南山南站直了身子,面色上,充满了一丝自豪:“这有什么?你觉得,在我面前说人性?你不觉得很可笑么?”

    “我可不是你们这些假惺惺的,正人君子?”

    “你可别以为,我真是不知道,你们心中是怎么想的?”

    “魔难道就是魔么?你们这些正道人士?几人手上是干净的?”

    “不过,既然血鼎已经出了,今晚你就必须死在这了!”

    南山南说着,大手一挥。

    刹那中。

    在大鼎中的鲜血。

    瞬间沸腾。

    全数贯在了他体内。

    轰!

    鲜血进入。

    轰然一爆!

    南山南全身上下,劲气亦是来到了一个顶峰!

    在其面庞上,亦是刹那中,就出现了血色纹路!

    显得极为诡异!

    在这血色纹路中,有着极为恐怖的气息波动。

    金牛看在眼中,不由皱眉:“妈的,今天只能拼命了!”

    南山南摇头,咧嘴一笑:“金牛,给我留下吧!”

    随即,就见南山南身子诡异幻化。

    居然完全消失。

    只留下了一道残影!

    血色残影在血雾中。

    根本难以捕捉痕迹。

    金牛皱眉。

    全神贯注。

    凝听着一切动静。

    尤其是空间的波动。

    “在这?”

    金牛挑

    眉。

    手中大锤,朝着前面砸下。

    轰隆一声,地面开裂。

    但是可惜的是,却是没有丝毫变化。

    “嗯?”

    金牛皱眉。

    心中凝重,耳中全是呼呼声。

    这是残影运转的声音?

    金牛心中不敢大意!

    此时此刻。

    在金牛心中,唯有——

    平静!

    但,就在此时,在其身后,传来一道阴沉笑声:“金牛,我在这?”

    前面又来:“我在这!”

    前后左右,满是这声音。

    我在这三个字。

    不断在金牛脑中盘旋。

    三字,充斥着金牛满脑!

    “可恶!”

    金牛话语低沉。

    双眼变得微红。

    眼中全是——

    不爽!

    烦躁!

    “哞!”

    低吼牛吼之声,自其嘴中传出。

    “好烦啊!”

    一声烦躁。

    金牛双手一开。

    十指一扣。

    刹那中,流星双锤,强悍出现在金牛手中。

    双锤在手。

    金牛双眼通红。

    一字一句道——

    “双!”

    “锤!”

    “无!”

    “双!”

    再出手,便是至极之招。

    金牛双锤,无双!

    话语落。

    血色气息中,劲气狂燃!

    狂燃劲气,伴随着一劲气光柱。

    光柱冲天而起。

    金牛身子一跃而起。

    手中双锤,亦是吸纳天地劲气。

    狠狠砸下!

    轰隆!

    双锤砸下瞬间,轰隆一爆。

    地面翻腾。

    劲气狂震!

    劲气对血气。

    劲气——

    强!

    n

    bsp;在金光劲气之下。

    血色雾气,不断消散!

    噗嗤!

    血色劲气消散。

    南山南亦是猛然受挫。

    身子狠狠一颤。

    嘴中喷出一大口鲜血。

    身子蹬蹬后退。

    “你……”

    南山南惊诧:“这怎么可能?”

    “呸!”

    金牛呸了一声:“该死,你已经激怒我了!”

    一声怒!

    金牛双手持锤。

    再次冲上!

    身影过。

    空间轰碎。

    南山南双眼陡然一眯:“好强的爆发力?”

    “这怎么可能?”

    心中惊愕中。

    南山南动作却是不慢。

    手中血色劲气,再次一吸。

    那干枯的血鼎。

    在此时,再次飞了过来。

    横档在面前。

    金牛身子不退。

    手中重锤,强势砸上!

    咚!

    一声长响!

    阴血鼎被直接砸飞!

    大鼎如山。

    连续贯穿了三间屋子。

    这才停下!

    好在南山南躲闪的快。

    否则的话,这大鼎就能将其砸成碎片!

    “咳咳!”

    南山南捂着胸口,眼中有着一丝愤怒:“可恶,真是该死!”

    “老大!”

    金雕绅士看在眼中,眼中有着一丝着急,连忙来到了南山南身边,将其扶着。

    金牛持锤而立。

    眼中有着一丝淡然:“哼哼,早就和你说了,千万别惹毛我,你就是不相信?”

    “现在你相信了吧?”

    “你……”

    南山南眼中划过一丝冷色:“金牛,今天算你厉害,这笔账,我们改日再算!”

    “想走?”

    金牛皱眉:“我有允许你离开么?”

    南山南自信:“我们南极三恶想走,你怕是还拦不住!”

    话语落。

    南山南嘴中轻吐一声:“起!”

    随即,在这屋子中,瞬间出现了无数白雾。

    >目不见物!

    “嗯?”

    金牛挑眉,动作却是不慢,劲气强势一扫。

    扫开面前白雾。

    面前空荡荡的。

    “靠!”

    金牛怒骂一声,欲要追出。

    但,就在此时。

    在这屋子之中,却是突然出现一道冷意。

    刺骨的冷!

    冰冷!

    “杀意?”

    金牛动作一颤:“还有强者?”

    就是这一惊诧中。

    在外面,南山南两人已经跑远了。

    金牛眯眼:“阁下,既然来了,何不现身呢?”

    金牛话语落下。

    空间中,突然出现一银蓝寒针。

    破空而来。

    寒针穿空,直怼金牛额头。

    强者如他,在这寒针之下。

    亦是额头炸裂。

    寒意传身。

    “危险!”

    几乎是本能。

    金牛脑袋一偏。

    银针贴身而过。

    直接穿在了后面墙壁上。

    轰隆!

    墙壁应声炸碎!

    嘶!

    金牛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好强的实力!”

    金牛再次转身。

    那至极的杀意,却是——

    消失无踪!

    金牛眯眼,眼中有着一丝担忧:“到底会是谁呢?”

    金牛想不到,在古武中,有谁能将银针,玩到如此厉害?

    除开秦笑宇!

    李红昭,落婉秋亦是不断咋舌。

    今天所见,抨击内心。

    也刷新了她们,目光的高度!

    这个时候,秦笑宇也离开了房车,回到了酒馆中。

    刚到酒馆,秦笑宇就见,皱均明正在着急的打转。

    一见秦笑宇。

    连忙小跑了上来:“秦少,你可算是回来了!”

    “有事?”秦笑宇好奇问道。

    “有事!”皱均明直接在怀中,拿出了一个黑黢黢的东西。

    嗯?

    看着这东西,秦笑宇双眼一眯,轻声道:“阴土!”

    手机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