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三十九章 好人变坏了
    嘶!

    秦笑宇此时,心中亦是火大。

    展霂更是迷失了自我。

    不断**着秦笑宇。

    “擦!”

    秦笑宇心中怒骂一句,随即却是将面前可人。

    给推到在床……

    “嗯……”

    展霂嘴中又是一声惊呼。

    但,这个时候,在展霂心中更多的却是——

    期待。

    “秦大哥,我……我准备好了!”展霂轻声呓语:“我想要!”

    如次情况。

    秦笑宇看在眼中。

    心中清楚。

    已经不能更改了。

    唯有——

    上!

    心中这么想的时候。

    秦笑宇直接给出了动作。

    手上开始主动进攻!

    等待泥泞成熟的那一刻。

    长龙直入!

    “啊!”

    破瓜之痛,让展霂这个时候。

    再次惊呼起来。

    身子亦是紧绷!

    秦笑宇心中一柔,动作温柔了很多。

    展霂初次禁果。

    也是难受的很。

    但是在习惯了之后。

    却是变得主动了起来。

    轻轻动着……

    “恩?”

    秦笑宇剑眉一挑,亦是尝试着进攻。

    频率不断加快!

    展霂亦是不断疯狂!

    没多少时间。

    在这屋子中,就响起了一阵令人愉悦的声音!

    很是——

    迷人!

    战斗在持续。

    首次的战斗。

    展霂表现出了惊人的持久!

    愣是配合秦笑宇,共赴巫山!

    **之后。

    展霂靠在秦笑宇怀中。

    >

    小脸之上,全是——

    羞涩!

    甚至不敢去看秦笑宇。

    心中却是在怀念,刚刚的滋味!

    秦笑宇看着怀中可人,怜惜道:“现在你觉得怎么样?”

    “嗯!”展霂轻轻点头:“我已经没事了!”

    秦笑宇点头:“疼么?”

    展霂摇头:“就开始的时候疼!”

    呼!

    秦笑宇长出了一口浊气:“你先休息下,我去看看永夜!”

    “嗯!”展霂轻轻点头。

    很是乖巧!

    秦笑宇收拾好,走出了房门。

    展霂看着秦笑宇离开,嘴角有着一丝幸福笑容:“难道,这就是女人的滋味么?”

    “真的——”

    “好幸福!”

    秦笑宇来到酒馆中。

    外面天色已经暗淡了。

    永夜抬头看了一眼秦笑宇。

    拿起酒杯。

    给秦笑宇满上;“事后来一杯?”

    额!

    秦笑宇愣了下,坐了下来。

    看着面前永夜。

    轻声道:“永夜,你真的变了!”

    “有么?”永夜耸肩:“我怎么没发现?”

    “永夜,你变坏了!”秦笑宇一脸认真。

    “哈,这也许就是那什么?”永夜想了想:“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你这是在骂我么?”秦笑宇一脸黑线。

    “哈哈!”永夜哈哈一笑。

    没有多说什么。

    而是拿出了一份资料。

    放在秦笑宇面前:“这是皱均明刚刚托人送来的资料,你看看!”

    秦笑宇打开一看。

    这都是皱均明记录,今天一天之中。

    千年寒魄结界的变化。

    以及——

    秽土力量增强的事情!

    秦笑宇放下资料,神情有些——

    凝重!

    永夜问道:“很少见你如此凝重?这次的秽土之变?莫非不能控制?”

    秦笑宇

    摇头:“还不是很清楚,不过,这次的秽土之变,却是这么多年来,变化最为强势的一次!”

    “谁也不好说,后面到底会发生什么!”

    永夜话语中,有着深深担忧!

    永夜再次问道:“那你觉得,这次何清会怎么办?”

    何清?

    秦笑宇看了一眼永夜,长出了一口浊气道:“其实,何清是个聪明的女孩!”

    “今天这里的事情,我和杨天宇,虽然都没告诉她!”

    “但是,按照她的聪慧,我想她早已经知道了,并且已经在暗中关注了!”

    永夜愣了下:“噢?我倒是第一次,见你对两人的评价这么高?”

    “你就真的觉得,杨天宇能如此清高?”

    “而且何清也有如此聪慧?可别怪哥没有提醒你,迷茫的女人,最可怕!”

    恩?

    秦笑宇皱眉。

    看着面前永夜:“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不知道为何。

    秦笑宇这个时候。

    总觉得。

    永夜似乎是——

    暗有所指!

    难道是在针对——

    何清?

    就在秦笑宇这边,商量事情的时候。

    在希望药业中。

    何清这个时候,亦是站在窗边。

    看着窗外。

    车水马龙的安市。

    眉宇之间,有着一丝——

    疲惫!

    在其身后。

    助手不由问道:“何总,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呢?”

    “我们需要出动人手么?”

    何清摇头:“消息都准确么?”

    “准确!”

    助手点头:“我已经联系工地那边了,现在在工地那边,就只有皱均明在守着!”

    “至于受难的工人,也都被安顿好了!”

    何清点了点头:“天宇他做事,虽然高傲了一点,不过……”

    “他不管做什么事情,都不会乱了自己的方寸!”

    “这次也是一样!”

    “只是,他为什么会选择隐瞒我呢?”

    何清不解。

    随即再次问道:“那在秦笑宇那边,有什么情况么?”

    助手摇头:“秦笑宇今天自从离开之后,就没有出现过,只是……”

    “只是什么?”

    何清美眸一动。

    情绪有些波动。

    助手看了看何清。

    也不知道当说不当说。

    “说吧,没事的!”何清问道。

    助手这才说道:“我们的人汇报说,今天和秦笑宇一起来的女孩!”

    “在离开工地之后,就突然身体不舒服!”

    “是秦笑宇,将其抱回去的,在酒馆中一天不出!”

    助手越说,声音就越是小!

    说到后面。

    甚至已经垂下了头!

    “噢?”

    何清愣了下。

    美眸中有着一丝意外:“这家伙,还真是——”

    “风流!”

    何清有些苦恼。

    此时在面前,却是诡异浮现出了。

    之前在寺庙之外。

    和秦笑宇二次相遇。

    佛前说缘的场面!

    想到这些。

    在何清心中,就有着一丝——

    疼!

    莫名其妙的疼!

    “我和他?这是有缘?还是无缘呢?”

    何清很是苦恼。

    甚至,这是她第一次苦恼!

    这个时候,她很迷茫!

    她不知道,自己对秦笑宇,到底是什么感觉?

    “呵!”

    何清挥手:“算了,你先下去吧,这些时间,在外面有任何情况,都要对我汇报!”

    “是!”

    助手这才离开。

    助手离开之后。

    何清亦是收拾了下。

    选择了离开。

    来到公司之外。

    何清上车。

    迟疑了三秒。

    “现在都已经到如此地步了,我也应该去见见那个人了!”

    手机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