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四十章 你的劫难
    一偏僻别墅!

    清幽雅致!

    别墅之外,却是杂草不少。

    似乎就如同是——

    荒废了一般。

    但,就在夜色即将完全落下的刹那。

    一辆车灯,打破了这里的沉浸!

    何清停好车。

    在车上走下。

    走出一看,不由暗自皱眉:“呵,他还是那样的随意!”

    何清收起心中心思,来到前面,敲响了房门。

    “进来吧,我又没锁门!”在屋子里面,传来一道不爽的声音。

    何清无奈一笑。

    走到里面一看。

    却是愣了下,院子中,有些凌乱。

    有不少东西,都是被摔倒在地的。

    很显然,这里又被小偷光顾了。

    何清看着前方,那正坐在石桌边,喝茶的老者,无奈一笑:“看来,你这里已经被小偷盯上了啊?”

    “那我以后,可不会再随随便便,就给你买东西了?”

    “万一都让别人给偷了?那我不是亏大了?”

    “呵!”老者笑了一声:“丫头,难得看见你这么抠门?”

    “不过,你若是不买来的话?下次那些小偷来了,看见我这里这么穷的话?你说他们会不会直接就弄死我这老家伙了?”老者转身一脸害怕:“我可是听说了,这年头,肾可值钱了!”

    “虽然我是老了点吧,但是我全身,还是有不少值钱玩意的啊!”

    何清看着面前老者。

    一脸无语。

    “您能不能改改?好歹您也是……”何清话还没说完。

    老者就挥手道:“小丫头片子?你今天来,又是有什么事?”

    “虽然你把我这老家伙。照顾的很好,不过……”

    “你说说你,你哪次来?不是有事情找我?”

    “哼哼,老头子我这次,可就没那么容易,上你的当了!”

    老者说着,眼中还有着一丝警惕。

    何清笑了起来:“我看起来有那么坏么?”

    “哼!”老者不高兴道:“你不坏,你只是心眼坏!”

    何清也不在意。

    轻轻耸肩,来到了石桌边,也没有擦拭。

    就这样坐下,看着老者:“你专门做的茶叶,你难道不给我来一杯么?”

    “你这丫头,算你有

    口福了!”老者说着,为何清泡好茶叶。

    何清尝了一口。

    美眸一眯。

    很是享受:“还是你的茶,最得人心啊!”

    老者挥手:“好了好了,你也别拍我马屁了,你有事情,你就说吧?没看见老头子,我现在很忙么?”

    何清放下茶杯:“我是为了秽土来的!”

    “噢?秽土之精?”老者手中动作一顿,随即道:“咋了?难道杨家那小子?搞不定?”

    何清摇头:“我也不知道,不过天宇倒是拿出了两颗千年寒魄!”

    “有寒魄在,秽土就算是厉害,也能被压制几天吧?”

    老者嗤之以鼻:“切,千年寒魄?不值钱的玩意!”

    “……”何清无语:“您是前辈,而且……大家的追求也都不一样,哪里能和你比?”

    “那倒也是!”老者自恋道:“谁能有老子豁达?不对,丫头,你不会来我这?是想找我帮忙的吧?”

    “您说呢?”何清道:“您是前辈,而且按照您的见识,我相信您一定有办法的!”

    “没办法!”老者直接挥手,随即却是道:“对了,现在道门传人,秦笑宇不是在安市么?”

    “虽然我觉得,他没有萧尘好,不过,道心决,既然认他做主,想来资质也是很好的!”

    秦笑宇?

    何清点头:“的确如此,而且看的出来,他对秽土之精的事情,也很在意!”

    老者却是突然盯着何清。

    一脸认真!

    “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何清下意识摸脸。

    “别动!”老者认真道:“看着我的眼睛,我怎么觉得,你在说秦笑宇的时候,你眼神很不对呢?”

    “丫头?”

    “你的心,不定了!”

    老者眯眼,似乎是要看穿何清内心。

    “我……”

    何清愣了下,随即掩饰:“你又在说疯话了!”

    疯话?

    老者笑道:“丫头,老夫这一辈子,也是看过不少人了,我可没看走眼过,你这丫头在外人面前,装装神秘就算了,还想再我面前装神秘不成?”

    何清小脸有些红:“哎呀,你倒是告诉我,这次的秽土危机,要如此解决啊?”

    老者摊手:“我没办法,不过有秦笑宇在,应该没啥大问题吧?”

    “毕竟他是道心决,当代主人!”

    “不过……这也是要看,他对道心决的了解多少了!”

    何清愣了下,看着面前老者,不像是说谎。

    心中稍安又很担忧!

    何清喝下杯中茶水:“时间不早了,那我就先回去了,我等过两天,又来看你!”

    “走吧走吧!”

    老者挥手:“你这丫头片子?每次来都是一会就走了!”

    “不过走吧走吧,老头子我喜欢清静惯了!”

    何清歉意一笑。

    不断坐着保证:“你放心,我一定多来看你!”

    “快走快走,不然老子就拉你留下过夜了!”老头不断摆手。

    何清这才离开。

    不过,在来到门口的时候。

    老者突然开口:“小清,不管是秦笑宇,还是杨天宇!”

    “他们两人,我都不喜欢!”

    “你不管和他们两人,任何一人在一起,都是你的——”

    “劫难!”

    老者话语严肃。

    没有半点玩笑。

    何清身子一颤。

    眼中划过一丝异色。

    随即却是轻轻一笑。

    没有多说一句话。

    直接离开!

    老头看着何清离开的背影。

    无奈摇头:“果然,世人都说,爱情是最难突破的界限,也是最容易突破的界限!”

    “丫头,属于你的路,才刚刚开始呐!”

    “人中之龙,就要看你自己如何选择咯!”

    老者说着,继续躺在藤椅上,喝着清茶,看着夜色星空!

    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

    时间眨眼过去。

    一眨眼,已经是三日之后了。

    这三日中。

    秦笑宇都在不断修炼着道心决。

    他很清楚。

    针对秽土!

    唯有——

    道心决,方可一战!

    这三日中,秽土之力,亦是在不断扩散!

    皱均明每日都会送来消息。

    结束修炼,秦笑宇刚走下楼。

    在酒馆中。

    却是冲来一狼狈男子。

    浑身带血,倒在秦笑宇面前,昏死之前,道:“秦……秦少,秽土彻底爆发……了!”

    手机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