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五十六章 蝼蚁之命
    “柴大哥,我……”小舒话还没说完。

    柴双艳却是哈哈一笑:“丫头?你怎么了?难道都已经这个时候了,你还不相信我是真的对你好么?”

    “难道都已经这个时候了,你还心心念念想着秦笑宇那个混蛋?”

    “还是说,在你心中,我一直都比不上那个混蛋?”

    “你……”小舒看着面前柴双艳。

    美眸中全是敬畏!

    此时此刻。

    小舒心中全是担忧。

    但是,此时此刻,除开担忧之外。

    更多的却是痛心。

    她不清楚。

    柴双艳今晚这是怎么了?

    为什么好好的的,柴双艳会变成这个样子?

    在这其中,到底是经历了什么?

    心中这么想的时候。

    小舒面色却是更加平淡。

    她虽然着急。

    但是这个时候。

    小舒心中,却是很清楚。

    这个时候,她能做的就是——

    不妄言!

    不乱动!

    因为此时,若是稍微说错了什么。

    就会激怒柴双艳。

    柴双艳见小舒不说话,又是阴沉一笑:“丫头,你今晚最好是乖乖听我的话哦,不然的话,我真的不敢确定,我会不会对你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

    柴双艳双眼之中。

    还有着血色光芒闪烁。

    血色光芒。

    显得是那么邪魅。

    小舒看在眼中。

    心中更是陌生。

    此时的柴双艳真的——

    变了。

    轻轻两字,如同是闷雷一般。

    炸响在小舒心中。

    小舒双拳,在这个时候。

    狠狠一握!

    心中却是暗自想到:“淡定,淡定,你可以的,你一定可以的,柴大哥,不是那样的人!”

    小舒这个时候,始终对柴双艳还有着希望。

    这样的希望。

    n

    bsp;此时此刻。

    却是那么——

    可笑。

    柴双艳见小舒不说话,再次一笑:“丫头,你别着急,我马上就带你下去!”

    就在这个时候。

    却是一道强悍劲气轰来。

    强怼柴双艳。

    “恩?”

    柴双艳皱眉,眼中有着一丝冷色:“可恶!”

    一声可恶。

    柴双艳大手一挥舞。

    瞬间!

    在其手中,有着一道强悍刀光。

    在此时,强冲而出。

    瞬间,就将这突入劲气给化解了。

    小舒愣了下。

    朝着角落看去。

    眼中划过担忧:“地鼠哥哥,你快走,快去找混蛋,混蛋一定有办法的,我们都不是他的对手!”

    地鼠看着小舒,眼中有着坚定:“小舒,我是不会走的,若是我没跟着老大之前,我肯定早走了,但是自从跟了老大之后,老大让我明白了,我为什么会成为强者?”

    “我成为强者的意义又是什么?”

    “所以不管怎么样,我都不会走的!”

    此时此刻,在地鼠眼中。

    唯有——

    拼死一战的觉悟。

    柴双艳看在眼中,却是讥讽一笑:“呵呵,真是可笑的执念!”

    “你当真是觉得,你在我手下,你又能坚持多久呢?”

    柴双艳说着,扭头看着地鼠。

    在眼中有着一丝嗜血气息。

    一闪而逝。

    “你……”

    地鼠看着柴双艳眼中神色,心中轻轻一颤。

    死亡感觉,涌上全身。

    但,这样的感觉,却是一闪而逝。

    地鼠的身子,始终不曾有丝毫退却。

    就这么看着柴双艳。

    就这么看着柴双艳,一步步逼近!

    享受着死亡劲气的——

    沐浴!

    “呵呵,蝼蚁的眼神,我很厌恶!”

    柴双艳突然阴沉一笑。

    随即在其身上。

    猛然有着数道血色刀光,交叉而来。

    封锁了地鼠的所有生路!

    在这刀光剑网之中。

    地鼠的身子,避无可避!

    唯有——

    硬抗!

    心中这么想的时候。

    地鼠身上,再次光芒冲天。

    蓄势已久的拳头。

    在此时,强势轰出。

    震撼拳头。

    破空而出。

    犹如是——

    穿山大石一般!

    轰击在面前刀光之上。

    轰隆!

    对轰瞬间。

    现场空间,又是狠狠一颤。

    刹那之中,却是红光反噬!

    噗嗤!

    地鼠登时遭受重创。

    在嘴中喷出一口鲜血。

    身子猛然震退!

    此时此刻,地鼠的身子,如同是断线风筝一般。

    被甩了出去。

    噗嗤!

    地鼠的身子,砸落在地上。

    刹那之间。

    在地上,就又被轰出了一巨大之坑!

    地鼠口吐鲜血。

    撒落在大坑之中。

    甚至,此时此刻,地鼠的意识都在开始涣散。

    但,就算是这样。

    在地鼠心中,却是——

    无怨无悔!

    还想着挣扎起来。

    柴双艳眯眼,手指一弹。

    又是一道劲气,打入了地鼠膝盖。

    噗嗤!

    鲜血,再次迸射。

    地鼠的身子,直接跪在地上。

    “地鼠哥哥!”小舒愣了。

    就要冲上。

    可惜,柴双艳根本就不给小舒机会。

    n

    bsp;手指一弹。

    瞬间,又是一道劲气打出。

    劲气直接钻入了小舒胸口。

    随着劲气钻入。

    小舒身子一颤。

    动弹不得!

    “你……”小舒神智清晰。

    但是,身子却是动弹不得。

    而且,此时,地鼠还在面前,遭受着苦难!

    柴双艳轻轻一笑。

    手指一动。

    再次弹出一道劲气。

    劲气再次打在了地鼠身上。

    噗嗤!

    劲气打入。

    地鼠身子又是一颤。

    双腿膝盖,全都遭受了重创。

    根本就——

    动弹不得!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柴双艳。

    “啧啧!”柴双艳啧啧摇头:“小子,既然你没有那么大本事的话,可就不要乱动哦!”

    “不然的话,是很容易出现麻烦的!”

    “不过……我看丫头刚刚好像很着急,我这么好?我怎么舍得丫头担心呢?”

    “所以没办法,我也不好杀了你不是?”

    “你看我好吧?我再三思量之下,我都没击杀你,只是废了你而已!”

    “不过没关系,毕竟你活着,还有那么一点点的用处!”

    柴双艳说着,眼中划过一丝阴沉之色:“我告诉你,我留你一命,就是要你回去告诉秦笑宇,我已经等不及了!”

    “不然的话,我会一点点,将他身边的人,全都带来,然后我会慢慢折磨他们!”

    柴双艳说完,又是哈哈一笑。

    随即全身又是劲气一颤。

    强悍劲气。

    冲撞地鼠!

    “啊!”

    地鼠惨嚎一声,身子直接倒飞而出。

    重重摔倒在别墅外面。

    地鼠挣扎支起头,眼中有着一丝愤怒一一闪而逝。

    但,下一秒地鼠却是用着双手,鼓着全身仅有的劲气。

    朝着任性酒馆爬去!

    鲜血,在夜色下,显得极为刺眼……

    手机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