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六十四章 纯真之脸
    柴双艳倒地。

    天地再次恢复了安静。

    似乎所有的一切,在这个时候,变得不再重要。

    变得很是宁静。

    就如同是一切的一切,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

    这样的情况,秦笑宇看在眼中,神色却是不曾有丝毫波动。

    唯有心中,有着疑问——

    刚刚那一瞬间。

    柴双艳似乎是放弃了所有的抵抗

    任由血色长龙,贯穿了身子?

    这是为何?

    求死?

    还是另有所谋?

    李红昭,小舒两人,此时亦是被面前一切所惊呆。

    尤其是小舒。

    看着倒地的柴双艳。

    美眸之中,不断波动。

    眼泪,不自觉的流出。

    虽然,柴双艳这段时间,对她做了很多不好的事情。

    但是,不管怎么说,在她心中,都将柴双艳当做了,自己的哥哥!

    此时此刻,再看柴双艳倒地。

    在小舒心中,始终是有着难以接受?

    这样的感觉,很难受。

    如同是鱼刺在喉一般难受!

    眼泪滴答。

    心痛!

    痛到窒息!

    李红昭此时亦是,心中难以言语。

    是开心?

    还是——

    难受?

    此时此刻,在其心中,亦是有着大大问号。

    柴双艳固然可恨。

    但是,不管怎么说。

    柴双艳曾经也是柴家大少。

    身份不凡!

    但是,一切的一切,却是时过境迁,此时的柴双艳,躺在那里。

    一动不动。

    结束了如此一生?

    当真是——

    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

    就算是面前的柴双艳,也是如此。

    秦笑宇此时却是轻轻迈步。

    朝着外面走去!

    一步一步,又一步!

    t;

    一步慢过一步。

    一步比一步更慢!

    此时此刻,在他心中。

    平淡无波?

    扯淡!

    无稽之谈。

    此时在其心潮之中。

    亦是有着难受。

    他亲手,杀害了,曾经最信任自己的人。

    最信任自己的亲人。

    兄弟!

    命运,在不断和秦笑宇开着玩笑。

    致命的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但是,诡异的是,此时此刻,不管的的血色刀雨的诡异劲气

    如何影响秦笑宇,却是一点作用都没有。

    秦笑宇心中,无恨。

    无怒。

    亦无怨!

    但,就在秦笑宇来到柴双艳三步之远的时候。

    却是异变猛出。

    轰隆!

    只见,在柴双艳身上,再次迸射出一道至极红光。

    红光犹如是巨大帘子一般。

    将秦笑宇完全包裹其中。

    不!

    不仅仅是秦笑宇。

    还有小舒,李红昭!

    “这是……”李红昭看着面前巨大血色天幕。

    美眸中划过一丝狐疑:“这怎么可能?”

    “他不是已经死了么?”

    李红昭难以相信。

    一个已死之人,还能有如此实力?

    不仅仅是李红昭。

    就算是外面,在一旁观战的杨天宇。

    此时此刻,亦是看直了眼珠。

    少有惊愕的他。

    此时此刻在心中,亦是有着狠狠惊愕。

    这样的惊愕。

    来自内心深处。

    “呵,这柴双艳还真是手段十足,这样的场面,如果换做是我的话,我想我也会承受不了!”杨天宇暗自赞赏,随即却是好奇:“不过,接下来的事情,就看看秦笑宇,要如何应对了?”

    “就是不知道,今晚秦笑宇会不会死在这呢?”

    “如果,秦笑宇若是死在这的话?”

    “那么暗中那一位,又会有什么样的想

    法呢?”

    杨天宇再一次好奇了起来。

    心中这么想的时候,杨天宇面色之上,再次出现了一抹玩味之笑。

    玩味笑容。

    来自内心。

    血幕之中。

    秦笑宇看着面前柴双艳。

    轻轻眯眼,眼中迸射出一道寒光。

    看着面前一切。

    心中却是暗自戒备。

    准备着随时出手。

    但,就在此时,在前面柴双艳那原本已经没了生机的身子。

    却是缓缓升空。

    随着身子升空。

    在柴双艳身上的血色之气,不断散去。

    随着血色气息散去。

    柴双艳的身子,也逐渐恢复。

    渐渐的,柴双艳的容貌,亦是开始变化。

    红光散去,再次出现的却是——

    一清秀身子。

    清秀脸上,有着——

    纯真。

    美好。

    秦笑宇看着面前久违的容貌。

    心中一颤:“柴锡!”

    柴锡?

    小舒看着面前容貌,芳心狐疑。

    却是极为温馨。

    “柴哥哥!”

    在小舒心中,不断轻声呼喊。

    此时此刻。

    在小舒心中,唯有一个念头。

    那就是——

    面前之人,不在是柴双艳,而是——

    柴锡!

    那个疼爱自己的哥哥?

    那个喊着自己丫头的大哥哥!

    “哈哈哈!”突然之间,在这血幕之中。

    传出一阵哈哈大笑之声:“秦大哥,我,终于见到你了!”

    不等三人惊愕。

    面前的柴锡,站起了身子。

    咧嘴一笑。

    暴戾散去,唯有纯真!

    “柴……柴锡!”

    秦笑宇心中狠狠一颤。

    面前之人。

    n

    bsp;虽然已死,但是一直活在秦笑宇心中。

    此时在见。

    心,在抽搐。

    情,在覆灭!

    “你……你怎么……”秦笑宇第一次如此激动。

    如此害怕、

    激动的是,可以再见柴锡。

    害怕的是,这一切的一切,到头来,不过是柴双艳的算计!

    “大哥哥,你……”小舒此时亦是欲言又止!

    柴锡咧嘴一笑:“别怕,我回来了,我柴锡回来了,我不在是柴双艳!”

    “柴双艳已经被你击杀了,现在站在你面前的,只是柴锡!”

    话语落下。

    只见,柴锡猛然一跪!

    扑通!

    双膝跪地,掷地有声。

    “大哥!”

    “对不起!”

    话语落下,柴锡猛然一磕头。

    用尽全力。

    额头出血!

    但,脸上笑容。

    却是不曾减少。

    唯有——

    开心!

    纯真!

    “柴锡,真的是你?”秦笑宇眼中有泪,话语轻颤。

    此时此刻!

    纵使这是梦幻。

    也无所谓!

    即便是陷阱。

    亦无所谓。

    只要能再见心中亏欠。

    一切——

    足以!

    秦笑宇大步上前,搂起柴双艳:“你……”

    “你终于回来了!”

    柴锡嘿嘿一笑:“大哥,其实我一直都在,只是你没发现而已!”

    “对不起,我知道,这些时间,我让你为难了,您别怪我!”

    “我这么做,也是有逼不得已的苦衷!”

    苦衷?

    秦笑宇摇头:“柴锡,告诉我,你是活着,还是死了!”

    我?

    柴锡苦笑:“死不死,活不活,我一切的努力,都是为了等你!”

    柴锡话语落下,在秦笑宇身上,却是再起变故……

    手机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