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六十五章 重现人间
    秦笑宇全身,陡起血色光芒。

    凝实的血色光芒。

    将秦笑宇完全覆盖。

    “秦大哥!”

    “秦笑宇!”

    李红昭,小舒两女,此时又是一惊。

    难道面前的柴锡?

    始终是——

    柴双艳?

    此时此刻,他这么做的目的。

    只是为了——

    麻痹秦笑宇?

    “可恶!”

    李红昭怒骂一声。

    再次暴走全身劲气。

    冲击着自身封锁。

    柴锡此时却是轻声道:“李红昭,你别动,我不会对大哥怎么样的,我说过,双艳已死,唯有柴锡!”

    “这……”李红昭愣了下。

    看着面前柴锡。

    眼中有着狐疑。

    小舒亦是狐疑,这到底是柴锡真心话?

    还是柴双艳的阴谋?

    为的就是击杀秦笑宇?

    就在此时,在秦笑宇身上,血色劲气,居然再次凝聚。

    随着血色劲气凝聚。

    在秦笑宇胸口上,居然有着——

    一颗血色珠子,瞬间出现。

    珠子不断扩大。

    到最后,居然凝聚成了一只——

    眼珠!

    血色眼珠,飘荡在空中。

    在血眼之中,还有着点点泪光一般。

    李红昭看了一眼血眼,心中不由狠狠一颤!

    “这……”

    “我刚刚那是怎么了?”

    李红昭心中后怕,仅仅是看了一眼,灵魂深处,就涌出一阵暴躁的杀意。

    甚至是连自己都想击杀。

    小舒倒是好很多。

    柴锡看了两女一眼,轻声道:“不要随便去看这眼珠,这不是一般人可以看的,丫头!”

    “啊?”

    在听丫头两字。

    小舒身子一颤,美眸呆呆的看着柴锡。

    在其心中,亦是有着——

    无奈!

    狐疑!

    此时此刻,在面前的真是——

    柴锡?

    小舒拿不定主意。

    柴锡笑道;“丫头,我知道你心中对我有戒备,但是我要告诉你,虽然说……你有无垢之心在”

    “但是,这样的东西,你还是少看为好!”

    “因为它会玷污你的无垢之心!”

    无垢之心?

    小舒愣了下。

    完全就不知道,柴锡这个时候,是在说什么?

    甚至,到了现在,她还是不知道。

    对柴锡。

    是相信?

    还是质疑?

    难以诉说的感情,冲击着小舒内心。

    但,就在这个时候——

    在前面秦笑宇身上。

    红光散开。

    随着红光散开。

    秦笑宇也睁开了双艳。

    看着面前血色大眼的时候。

    秦笑宇眯眼:“这是……血泪之眼?”

    “恩!”

    柴锡点头:“其实,我还能存活道今天,我还能在遇见你,却是很大原因,就是因为这血泪之眼!”

    “到底是怎么回事?”秦笑宇眯眼。

    “这……”

    柴锡苦笑:“这就说来话长了!”

    “你也知道,我们柴家守护着圣天九护!”

    “我们家是因为圣天九护,成为古武大家!”

    “但是,我们家,也是因为圣天九护,而彻底覆灭!”

    “不过……”

    “外人都只知道,圣天九护,却是不知道,在我们家,还有血狱刀雨!”

    “不过因为其威力巨大,而且可以吞噬人心,我们家族前辈,但凡是修炼这功法的,都成为了血狱刀雨的奴隶!”

    “所以,这也成为了,我们家族的秘密,不过因为你的出现,而且你还知道了,我们家的秘籍!”

    “也就是血狱刀雨,不过……”

    “我父亲并没有将你击杀,因为他看出,你根基不凡,而且自控力很强,并且你并没主动修炼,是血狱刀雨,自己演化刀法给你!”

    “父亲就看出事情不一般!”

    “虽然我们早早的有了准备,不过谁能想到,灵门来势汹汹,我们根本就承受不住,田儿险些当场死亡,我带着他逃亡,再次遇了你,你救下我们!”

    “我按照父亲生前的叮嘱,费尽心思,得到了血泪之眼!”

    “为的就是给田儿治伤,其实……”

    说到这,柴锡看了一眼秦笑宇。

    眼中有着愧疚。

    难以在说下去。

    “怎么了?”

    秦笑宇皱眉,心中有了某种残忍的推测!

    >

    柴锡苦笑:“其实,我早就算准,田儿是宁死,都不会屈服的!”

    “她不愿意让我,沦为魔鬼!”

    “更不愿意,让血泪之眼玷污她的身子!”

    “当时有你在,这血泪之眼,一旦被激活一丝,就会自主选择寄体,也就是大哥你!”

    “虽然血泪之眼入体,会侵蚀宿主身心,但是我相信,大哥你的心境,绝对没问题!”

    “所以我冒险一行,果然最后,血泪之眼成功寄宿在你身上,而我……”

    “也因为在得到血泪之眼的时候,受到其侵袭,身子开始了变化,也就是你们之前看见的柴双艳,不过好在,身子外貌变化了!”

    “但是,心态却是没问题,所以,我就是柴双艳。而柴双艳就是我!”

    “柴双艳做的一切,就是我做的,而我做的,就是柴双艳做的!”

    “所以我们就是一个人!”

    秦笑宇愣了下,柴锡虽然说的简单轻松。

    但是在这其中的故事——

    却是只有自己清楚。

    尤其是在这其中的——

    疼!

    “那你……”

    秦笑宇欲言又止。

    想问而又不敢问。

    柴锡却是笑道:“大哥,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你想知道,我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

    “难道你不觉得,你刚刚使用了血狱刀雨,在你身上,却是没有任何变化么?”

    “我若是没看错的话,这血狱刀雨,虽然是在侵袭你的心神,但是对你影响也不大吧?”

    “这倒是!”秦笑宇点头;“莫非,这都是因为血泪之眼的缘故?”

    “这个嘛,是也不是!”

    “其实最主要的是因为我!”

    “你?”

    秦笑宇愣了下,看着面前柴锡。

    很是狐疑。

    他不知道,当初柴家在历经变故之后。

    柴锡到底是经历了什么样的事情?

    柴锡煞费苦心的谋划这一切。

    又到底是为了什么?

    柴锡却是轻笑:“恩,其实当初我得到血泪之眼,就是和灵门有着约定!”

    “其实他们想要得到我们柴家圣天九护的秘密!”

    “而我也想,借着他们的手,让真正的血狱刀雨,重现人间!”

    真正的血狱刀雨?

    秦笑宇愣了下,想到柴双艳最近的作为。

    再想想,刚刚那一瞬间!

    柴锡的反应。

    “难道你……”秦笑宇大惊,眼眸瞪大……

    手机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