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七十五章 生死令出
    夜风微凉。

    寒意席卷。

    秦笑宇独自站在杨林之中。

    吹奏着回忆的曲调。

    一切的一切,犹如初见。

    奈何,却是分别!

    一曲之后。

    秦笑宇轻声一叹:“柴锡,你我当初,因曲结缘,今晚就让我来送你最后一次吧?”

    秦笑宇话语落下。

    再次走到前面位置。

    这位置,正是柴锡落气的位置。

    也是柴锡消散天地的位置。

    秦笑宇扫视一眼:“柴锡,这里风水倒是不错,你能在这长眠,望,我们来世再做兄弟!”

    秦笑宇忍着心中疼痛。

    在地面上挖出一个坑。

    在坑中葬了一捧黄土。

    一块碎片!

    这是在战斗中。

    所震碎的柴锡衣物!

    碎片放在其中。

    秦笑宇轻轻闭眼,忍着眼中泪水。

    无奈一叹:“这就当做是我,为你的建立的衣冠冢吧!”

    秦笑宇话语落下。

    现场,再起微风。

    浅带血味。

    似乎是柴双艳对其的回应!

    秦笑宇嘴角拉出一丝浅笑。

    黄土撒上。

    黄土落下,掩埋着秦笑宇柴双艳之间的过往。

    终于,最后一捧黄土落下。

    衣冠冢建立完成。

    没有豪华的宫殿。

    也没有雕龙刻凤的围栏!

    此时,唯有靠手,

    最后一捧黄土落下,秦笑宇这才打算离开。

    毕竟还有诸多事情,在等着他去处理。

    在秦笑宇这边打算了离开的时候。

    在任性酒馆中。

    亦是并不平静。

    永夜,落魄书生两人,在得到秦笑宇的命令之后。

    就将所有来犯之人全都筛选了一次。

    在永夜面前桌子上,有着一纸张,上面密密麻麻写着,不少势力的名字!

    大致一看,不下数十个。

    永夜和邓远,虽然全程督促,不过……

    两人此时看着面前纸张。

    亦是忍不住咂舌。

    “这不查还真是不知道,在我们身边,就已经有了这么多势力,全都出现了污点,不过……”永夜一阵头大:“这家伙几天倒是疯狂的很,明明知道敌军很多,还要强行冲击,并且是没有丝毫理由!”

    br/>“虽然我承认,这样一来的话,会比较快速,也很暴力,我也很喜欢,不过,不可否认的是,在这上面,还真是有着无数缺陷!”

    落魄书生耸肩:“他都已经下命令了,你我想那么多干啥?”

    “其实,如今这局面,我倒是觉得,他这办法很不错!”

    两人对视一眼,无奈苦笑。

    继续整理着资料,眨眼之间就已天明了。

    在酒馆之外。

    一宾利之中。

    何清一直关注着酒馆人流。

    但是可惜,始终都没有心中想见的人。

    “他是在做什么呢?”何清心中暗自担心:“不会是受重伤了吧?”

    “不过也应该不是啊,若是秦笑宇有危险,那么永夜定不会,如此淡定!”

    “看他们的样子,似乎是在寻找什么?”

    “莫非他们此时寻找的东西,也是和秦笑宇有关系?”

    这个时候,在何清心中,亦是有着诸多猜测。

    虽然在心中有着猜测。

    但是,在其心中,更多的却是——

    担忧。

    毕竟,秦笑宇一直到现在,都不曾真实出现过?

    这让何清原本安静的心。

    变得有些乱。

    就在何清心中胡乱想的时候。

    在前面晨曦之下。

    却是有着一道修长身影。

    极为醒目。

    “是他!”

    何清美眸中划过一丝喜色:“他,终于来了!”

    在看见秦笑宇的时候。

    何清身子一颤,心中狂喜。

    有一种打开车门的冲动。

    但,这样的冲动,却是一闪而逝。

    这个时候,她出现在秦笑宇面前,她自己都不知道说点什么?

    “我……还是算了吧!”何清轻轻摇头:“看见他平安无事,其实也就可以了!”

    心中这么想的时候,何清打火。

    准备离开。

    但,车子才刚起步。

    在前面的秦笑宇,却是笑眯眯的挡在了面前。

    额!

    何清愣了下。

    差点就油门当刹车踩了!

    好在何清回神。

    一脚踩下。

    这才算是勉强化解!

    呼!

    何清被吓得不轻。

    秦笑宇此时却是绕过车头。

    来到何清面前,看着何清轻声道:“怎么?我还没来及和你说谢呢?你就又想离开?

    ”

    “你……”

    何清柳眉一皱:“你知不知道,我刚刚差点撞死你!”

    “嘿嘿!”

    秦笑宇嘿嘿一笑:“这有什么?”

    “而且,你不是及时停车了么?”

    “仅仅是这样,就已经可以说明,其实你的驾照,不是买的嘛!”

    “你……”何清彻底无语,心中却是有着一丝温怒。

    面前这个家伙。

    总是这样,天塌于面前,而面不改色。

    秦笑宇耸肩一笑:“怎么?难道你不打算下来坐坐,喝杯茶又走?”

    “不了!”何清摇头:“我还有事情!”

    秦笑宇耸肩,心中有着失望划过:“那……那好吧,不过,不管怎么样,昨晚的事,多谢你!”

    “哼!”

    何清冷哼一声:“我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随即何清看了看时间:“时间不早了,我要先回去了,不然赶不上我的会议了!”

    说完何清车子着火。

    缓缓起步。

    何清在离开之前,却是轻声说道:“秦笑宇,我不喜欢别人欺骗我,瞒着我!”

    “不管是谁!”

    “不管是什么目的!”

    “保护,那是弱者的庇护词!”

    何清说完这话。

    直接离开。

    秦笑宇看着逐渐消失的汽车。

    想着何清的话,暗自摇头。

    虽然何清实力不错。

    她的财力,更是庞大!

    她的性格,如何固执!

    在秦笑宇看来,都改变不了一个事实,何清是一个很好看,又很有内涵的女人。

    女人!

    就是用来保护的!

    秦笑宇回到了酒馆之中。

    刚到酒馆中。

    永夜敲击下手中最后一个符号,随即合上了笔记本电脑:“邮箱我已经发出去了,不出三分钟,各地的首领,都会汇报情况!”

    “另外,还得告诉你一件事情,这次来的强者门派中,一起有着四十九大的门派!”

    “这下,我们看来有的忙了”永夜无奈一笑。

    面色之上,更多却是期待。

    他在期待着。

    这个消息发出,对整个古武环境发生的改变!

    但,就在此时,却是一道破空之声,兀自响起。

    “恩?”

    秦笑宇剑眉一挑,随即,一柄匕首,倒插在了秦笑宇面前空地上。

    看着着匕首,秦笑宇却是轻轻皱眉:“这是……古武阁,生死令!”

    手机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