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零九章 你有本事么
    “这是怎么了?”

    东竹看着面前惊变。

    在美眸中,划过一丝凝神。

    话语中,亦是满是错愕。

    显然没想到,会有如此变化?

    秦笑宇这个时候,亦是愣了下:“还要塌陷?”

    “难道说,这顺治皇帝,还真将这地下,给完全掏空了?”

    秦笑宇有些头大。

    但,就在下一秒,秦笑宇再次眯眼:“那是什么?”

    此时随着塌方的加快。

    秦笑宇亦是能看见,在山壁里面。

    这个时候,有着一不大瓷瓶。

    这瓷瓶,着实是吸引了秦笑宇的目光。

    毕竟,能放在这里面的瓷瓶、

    怕不是巧合。

    既然不是巧合?

    那也就是说,这是人为了?

    能藏得如此严实,怕是来历非常。

    东竹倒是没在意那么多,看着面前不断塌陷。

    东竹惊呼:“秦笑宇,你还愣着做什么?在这样下去,我们都得完蛋,这里的塌方,已经不是普通的塌方了!”

    “这是整个山洞,都在沉陷,我们再不走的话,就真的会被埋在这了”

    秦笑宇眯眼,随即却是一步冲出。

    东竹愣了:“喂,你做什么?”

    “你这是疯了么?”

    东竹气的不行。

    秦笑宇却是不曾在意,眼中唯有那深处的瓷瓶。

    这瓷瓶,一定要得到一看!

    念头落下,秦笑宇速度更快了一点。

    终于,拿起了这瓷瓶。

    很简单,这瓷瓶,青花为主。

    不过,这瓷瓶拿在手中,却是沉甸甸的。

    “这里面装的的,到底是什么呢?”秦笑宇心中更加好奇。

    被这样装着。

    而且藏得这么严实?

    一看就不简单!

    但,这个时候,形势已经不容许秦笑宇,过多的迟疑。

    此时此刻。

    他,必须离开这里。

    心中这么想的时候。

    秦笑宇身子再次离开。

    刚离开,在后面就轰隆一声,落下了两块大石。

    秦笑宇若是在慢一点的话,不死也残!

    这个时候遭受重创。

    也只能死在这!

    刚落地,东竹差点就一巴掌打了过来:“你知不知道,你刚刚在做什么?”

    “这个……”秦笑宇嘿嘿一笑,看着面前东竹,忍不住打趣:“妹子,你这是在担心我么?”

    “你……”东竹愣了下,气恼道:“谁在担心你?我只是你不想死在这!”

    额!

    东竹如此模样,秦笑宇倒是有些意外。

    正想继续勾搭下。

    却是大石不断落下。

    吞噬了两人的话语声。

    秦笑宇转身一看。

    眼皮一阵颤抖:“当真是难测帝王心,这是想将我们活埋在这啊?”

    秦笑宇怒骂一声:“我们走!”

    话语落下,秦笑宇大手,再次霸道握在了东竹手腕上。

    脚下一踏。

    带着东竹,在纷纷乱石中穿梭!

    东竹看着秦笑宇,心中更是迷茫。

    “我……我这是怎么了?”

    “我这个时候,居然有一点点的迷恋,这样的感觉了!”

    东竹这个时候,难以说清,在自己心中,是什么样的感觉。

    甚至不知道,这个时候,在自己心中,是开心?

    或者是难过?

    秦笑宇带着东竹,速度很快。

    眨眼之间,就已经来到了之前的迷宫。

    让人奇怪的是。

    这个时候,在这迷宫中。

    却是一点动静都没有。

    “这……”东竹也是大感好奇:“在这边,居然没有一点动静!”

    秦笑宇亦是眯眼,扫了一眼前面:“看来在下面,和这里,是两个位面,是被区分开的,在下面,之所以会有如此大的波动!”

    “也就不足为奇了!”

    东竹这个时候,却是看着秦笑宇,轻声道:“现在,你能将我放开了么?”

    额!

    秦笑宇愣了下,有些尴尬:“嘿嘿,我马上就放,不过说真的,其实我倒是真想看看,你长什么样!”

    “嗯?”

    东竹轻声一嗯,轻笑道:“怎么?难道容貌什么的,对你来说,就如此重要么?”

    “这个嘛……”秦笑宇嘿嘿一笑:“我若是说不重要?那也真是有些虚伪了,我要是说重要的话,我又觉得,我有点对不起我自己!”

    “所以,你的答案呢?”东竹轻声问道。

    秦笑

    宇摸摸鼻尖,轻声一笑:“我的答案就是,重要也不重要,容貌不管是谁,都是其的门户,看人看脸,也不是没有道理的,比如阴险狡诈之辈,很多时候,看容貌面相,也能有三分安稳!”

    “不过,容貌也只是一个人的门户而已!”

    “在更多的时候,一个人所能有的,却是不仅仅是容貌!”

    “更多的还得去看心!”

    “所以,你说容貌是否重要,我倒是觉得,说重要也不重要!”

    秦笑宇说着大实话。

    东竹愣了下。

    秦笑宇这是在诡辩么?

    但是可惜的是。

    就算知道,秦笑宇这是在诡辩。

    愣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这个时候,也只能看着秦笑宇,睁眼说瞎话!

    不过,这个时候,却是有一道鄙夷之声传出:“呵呵,当真是好一番诡辩,你这大道理,说的道是一套一套的!”

    嗯?

    秦笑宇,东竹两人同时皱眉。

    朝着前面看去。

    此时在前面,正有两道人影走出。

    正是——

    苏挽晴!

    天邪!

    刚刚说话之人,也正是苏挽晴。

    不过这个时候,苏挽晴和东竹一样,都是带着面纱。

    看不清容貌。

    秦笑宇心中,却是下意识的比较了下:“东竹的胸大,苏挽晴的腿长!”

    “也都很神秘!”

    东竹看着苏挽晴,轻轻眯眼:“执法堂的人?”

    “呵呵,东竹前辈,晚辈苏挽晴!”苏挽晴对东竹,倒是没失了礼数。

    东竹话语平淡,质问:“怎么?看来,古武阁的大佬们,也对这宝藏有兴趣?”

    苏挽晴愣了下,显然没想到,东竹这么不近人情!

    不过,她倒是很快,就收拾起了心思,尊敬道:“东竹前辈,对大佬的心思,我不知道,不过,我今天的目的,却是为了他而来!”

    苏挽晴目光看向了秦笑宇。

    嗯?

    秦笑宇耸肩,表示自己很无辜。

    但,就在这个时候,在现场却是响起了不少脚步声。

    随即,就看见先后有不少强者,围了上来。

    众人在看见秦笑宇的时候,均是一愣。

    随即却是虎视眈眈!

    苏挽晴冷笑:“秦笑宇,如此局面,你觉得,你还能全盘掌控么?”

    手机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