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六十九章 不要闹事
    “啊!”

    皇甫达饶是早就做好了准备。

    但,这个时候,在他全身,都被疼痛灌满!

    身子亦是不断打颤。

    额头有着豆大冷汗流出。

    皇甫达看着秦笑宇:“秦笑宇,如此如何?”

    “嗯?”秦笑宇赞赏看一眼皇甫达:“不错,你们可以走了!”

    秦笑宇说完,直接转身。

    看都懒得多看一眼。

    皇甫达身子一颤,被皇甫清羽接下。

    皇甫清羽扶着皇甫达;“达,你在做什么?”

    “我不是和你说了,你不许冲动的么?”

    皇甫达轻笑:“公子,达不会拖累公子的!”

    皇甫清羽心中又是一颤,随即却是看向了前面的秦笑宇,阴沉一笑:“秦笑宇,今天这事情,我皇甫清羽记下了!”

    “这笔仇,在带着之前,在安市拳场,被你击败的恨!”

    “新仇旧账,我,皇甫清羽,一定会找你清算!”

    皇甫清羽话语深沉。

    秦笑宇却是不曾转身,轻轻耸肩:“皇甫清羽,我等着那一天的到来!”

    皇甫清羽轻声一哼,转身扶起了皇甫达:“达,我们走!”

    “多谢公子!”皇甫达道谢。

    皇甫清羽转身,捡起了地上残肢!

    愤怒而去。

    刘少兰见皇甫清羽离开,不由冷哼一声:“哼,这皇甫清羽虽然是皇甫家的大少!”

    “不过可惜了,这人品却是不怎么样!”

    不过下一秒,刘少兰却是再次道:“虽然皇甫清羽的人品不怎么样,但是和某些人相比,也是好了很多!”

    “最起码别人知道,心疼自己的手下!”

    刘凡雅一听这话,心中又是一颤,有些头疼。

    她明白。

    刘少兰这是和秦笑宇杠上了!

    面对刘少兰的话,秦笑宇却是不曾在意。

    而是看着前面的金雅岚:“你没事吧?”

    金雅岚摇头:“没事,还好有刘管事!”

    刘少兰挥手:“不用谢我,也不是我为你报仇的,不过,你可是要距离某些危险人物远点!”

    危险人物?

    金雅岚一愣,下意识看了一眼秦笑宇。

    咧嘴一笑,心中暗自想到:“其实,在很多时候,和他们在一起,还是很不错的!”

    n

    bsp;这个时候,在金雅岚心中,有着一种,本能的高兴。

    这样的高兴,是在金家,不会有的存在!

    心中这么想的时候,金雅岚心中开始期待了起来。

    “秦笑宇,感谢你刚刚为我报仇!”金雅岚这么说着!

    话语很是真诚。

    额!

    秦笑宇愣了下:“这个嘛,你倒是不要感谢我,毕竟我刚刚真的是什么都没做!”

    “我只能说,来的是时候而已,没有让皇甫清羽离开!”秦笑宇道:“你还是谢谢她吧!”

    秦笑宇转身看着刘少兰,心中有着好奇。

    刘少兰刚刚使用的剑法。

    当真是——

    霸道非常!

    心中这么想的时候,秦笑宇转身离开:“我还有事情,就不陪你们了!”

    秦笑宇不曾有丝毫停留!

    金雅岚看着秦笑宇离开的背影。

    心中又是一颤:“这家伙,倒是有点意思!”

    “也没有我想的那么坏么!”

    但是此时众人不知道的是,在商场之外!、

    一辆车子中!

    皇甫清羽,皇甫达两人正在车上。

    皇甫清羽抽着香烟,面色有些不爽:“秦笑宇,今天这仇,我皇甫清羽,记下了!”

    皇甫达却是轻声道:“公子,我们下一步,应该做什么呢?”

    皇甫清羽手指敲打着大腿,眯眼道:“今天,我们也确定了之前的消息!”

    “这金雅岚虽然说,实力不行!”

    “但是她的血脉,却是充满了神秘!”

    “不得不说,是作为血祭之人的首选!”

    皇甫清羽话语中有着一丝阴沉:“金雅岚不管如何,都要被我们得到!”

    皇甫达道:“公子,要不让我去将她捉来?”

    “不可!”皇甫清羽摇头:“金雅岚任督不顺,虽然实力不行,但是她的心性,却是纯情的!”

    “此时的她,对我们根本就没用!”

    “我要的是,充满恨意的她!”

    “也只有那样的她,才能成为血祭天女!”

    皇甫清羽眼中,有着一丝冷色。

    令人心中发寒!

    皇甫达尊敬点头:“是,公子!”

    皇甫清羽看了一眼皇甫达:“达,今天你辛苦了!”

    “不辛苦!”

    nbs

    p;皇甫达摇头:“能为公子办事,是我的荣幸!”

    皇甫清羽笑道;“达,你不用过分担忧,这手臂,我会为你接上的!”

    “另外,家族的人,要来了么?”

    皇甫清羽问道!

    皇甫达连忙道:“公子,根据消息,今晚应该就到了!”

    “嗯!”皇甫清羽轻轻点头,眼中有着一丝戏虐:“秦笑宇他们有什么动作么?”

    “暂时没有!”皇甫达道:“倒是古武阁的苏挽晴,很不淡定,似乎想对我们出手?”

    苏挽晴?

    皇甫清羽轻笑:“就是那个神秘的苏挽晴?”

    “是的!”皇甫达点头。

    “不用担忧!”皇甫清羽轻声道:“她,动不了我们的,她就算是想动我们的人,秦笑宇,也会很努力的,去打断的!”

    “毕竟,他的手段,往往都是釜底抽薪,引蛇出洞!”

    “但是可惜了,他这次,怕是想不到的是!”

    “本少,等的就是他这样做!”

    皇甫清羽这么说的时候,眼中亦是有着冷笑和期待。

    更多的却是——

    戏虐!

    皇甫达尊敬道:“公子睿智,他,秦笑宇岂能相提并论?”

    “哈哈!”

    皇甫清羽哈哈一笑:“达,我们走吧,回去,我帮你接臂!”

    “是!”

    皇甫达忍着心中疼痛。

    驾车离开!

    皇甫清羽看着车窗外面的景色,嘴角拉出一丝戏虐!

    夜色很快来到。

    在夜色来到一顺!

    任性酒馆中,却是再次有着两道身影来到。

    正是——

    天邪!

    苏挽晴!

    不过在两人身后,还跟着邓远,朱雀!

    两人刚来酒馆,就被永夜拦下了!

    “两位,何事?”

    “我要见秦笑宇!”苏挽晴轻喝:“今晚皇甫家的人就来了,我必须要去阻止!”

    “呵呵!”永夜轻笑:“抱歉,老大不在!”

    “不在?”苏挽晴挑眉:“我今晚必须见到秦笑宇!”

    永夜摊手:“我们老大说了,你要是闹事的话,就将你绑起来!”

    话语落下,在两人身后的邓远,朱雀,同时有了动作……

    手机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