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21章 回家
    落凤坡方圆五千里。

    若是放在地球上,已经算是一个超大的城市。

    但这样的一座城池在整个天玄大陆只是一个州的边陲小城。

    苏夜的家族就在落凤坡的北部,距离紫霞阁大概有一千多里的路程。

    若以代步的妖兽计算,往返一趟,不过需要七日的路程。

    此刻的苏夜便是向宗门告了五个月的假期,朝族内赶去。

    一路无言,已是黄昏。

    “呼!”

    苏夜看看座下疯狂喘着粗气的追云兽,长舒口气,抚摸着追云兽脖颈的毛皮轻声道:

    “难为你了,从早晨跑到现在都没有休息一次。”

    说着,翻身而下,打量着周围的景色。

    “紫悦客栈。”

    四个紫色大字豁然出现在苏夜面前。

    客栈顶上,紫色旌旗随风而动。

    旗上所化的却正是紫霞阁的标志。

    苏夜嘴角勾起一抹微笑。

    朝着头顶上方看了过去。

    紫悦客栈,共分九层。

    虽然每层楼都是装扮精美,但实则是楼层越高,装扮才越为别致。

    而客栈的第九层更是,琉璃屋檐,红木雕栏,奢侈无比。

    想起自家宗门客栈的装扮,苏夜笑着点头,似乎是有了计较。

    当下,不再观望,牵起自己的追云兽,朝着客栈内走去。

    客栈的大门,还放置着两头三米多长两米多高的巨大石狮,

    此时,天色渐晚,整个客栈内都被巨大的夜明珠照亮,映射的得整个客栈亮堂堂一片。

    就连门外的石狮都被映照的凶睛怒目,无比威严。

    苏夜刚进客栈大门,立时便有客栈的伙计迎了上来。

    接过苏夜掏出的宗门身份铭牌,伙计不敢怠慢,急忙躬身将苏夜朝着屋内引了过去。

    至于苏夜的追云兽,那本就是宗门所配备,明日自然会给苏夜换一只新的。

    此刻的客栈大厅内,只有寥寥数人还在谈论着近日的各类趣事,看见苏夜进来,纷纷颔首示意。

    苏夜笑着点头,目光扫过,入眼处,他们当中修为最高的不过只是凝气境界四重的实力。

    但由于并不熟悉,所以苏夜也不多言,径直坐在自己的位置上。

    见状,几人也不以为意,接着谈论他们的趣事。

    苏夜颇感无趣,却也无事可做,只好侧耳倾听。

    “你们知道吗,那个紫霞阁今年可是出了一个了不起的人才!”

    “是那个凝气境七重就可以把凝气境十重都强势斩杀的那小子吧!”

    “对,就是他,而且听人说,他杀的那个人还是紫霞阁外门二长老叶河的儿子!”

    “长老之子?我告诉你,不光是那个长老的儿子,现在是那个长老的家族都在一夜之间被灭了个干净!”

    众人中,一个身材消瘦的中年男子唏嘘道。

    “可你不是说那小子只有凝气境的修为吗?

    叶河可是有先天境巅峰的修为,在我们落凤城也算得上绝顶高手。

    那小子可不是他的对手!

    究竟是谁杀的他?”

    “难说,那小子来历古怪,紫霞阁也没有查的意思,谁知道?”

    “谁说不是,不过这小子也算是为我们做了一件好事。”

    “这十年来,叶家凭借叶河是紫霞阁的长老,大肆敛财,搞得我们连生活都难以维持。”

    “他们叶家一除去,我们却是多了几分希望。”

    几个武者切切私语着,言谈且皆是对叶家的布满。

    “嗖!”

    尖锐的破空声骤然从客栈角落响起。

    一柄尖刃,穿过谈论的众人,直直的插在正说到兴头上的中年男子肩上,殷红鲜血瞬间流淌而出。

    苏夜面色微变,扭头朝着尖刃发出的角落看了过去。

    角落里,一道孤寂背影落寞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右手五指微曲,保持着一个发射暗器的姿势。

    苏夜刚想开口。

    身重暗器的男子却是倒吸一口冷气,怒道:

    “阁下何意?为何无端偷袭。”

    角落里的背影并不转身,只是淡淡开口道:

    “几位大庭广众之下,谈论亡者,恐怕不是正人所为吧。”

    说着,缓缓起身,扭头朝着众人看了过来。

    “妈的,死了就死了,有什么不能说的,况且他叶河害我家破人亡,他死了老子还不能骂他两句了?”

    刚刚谈论的众人中,忽然有人高声怒道。

    “找死!”

    那身影又肩一耸,整个人如狂风呼啸一样,瞬间出现在众人身前。

    轻飘飘的一掌,几人便七零八落的摔在一旁。

    “放……”

    伙计刚要制止,却是被一旁的掌柜死死拉住。

    掌柜指指正淡然将最后一块甜点放在肚子里的苏夜,小声道:

    “那个就是跟叶天阳生死斗的少年,苏夜,可以说叶家被灭因他而起!”

    “我们此刻就看看他会不会出手相助吧,如果他不出手相救,我们自然出手;

    若他出手不敌,我们自然帮他救下众人!”

    伙计点点头,七上八下的看着依旧面无表情尝着甜点的苏夜,等待着他发声。

    片刻后,苏夜终于放下了手中筷子,淡然道:

    “阁下,纵然是口辱逝者,但你教训他们,也差不多可以了吧?”

    闻言,那正疯狂打人的男子,扭头看看苏夜。

    咆哮道:

    “你是谁!也敢来管教我?”

    苏夜嘴角浮起一抹冷笑,注视着眼前双目通红的男子,冷然道:

    “苏夜……”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