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 三人行,必有神经病【求推荐票!】
    ?“他们...不是来找你的吗?”司机师傅快哭了,他以为那三个男人在喊师傅,他嘴唇颤抖的掌着方向盘。

    陆江再回头看一眼,那三个人跑步如飞,如果给他们个牌照,没准还能去跑高速。

    陆江有些颤抖的摸了摸口袋,拍司机师傅的肩膀,有些余音不足问:“有烟吗?”

    司机有些惊吓到了,伸出一只手手忙脚乱的掏出一盒,抽出一根。

    陆江接过来点上,狠狠的吸了一口。

    司机惊魂不定的声音才传过来:

    “公交车上不准吸烟。”

    公交车上了九十迈了,周围的街景如快速闪退的电影一样往后挪动,那三人如魅影随行,不紧不慢的就贴着公交车。

    陆江心一横,对司机说道:“他们是来找我的,前面公交车站我下车吧。”

    陆江觉得迟早是躲不过了,不连累这个热心的司机师傅,这一趟速度与激情,至少已经闯了四个红灯。

    司机师傅同情的看了陆江一眼,递给他一根钢棍,这是司机平日里防身用的,当然更多时候,都被他拿来揉脚背。

    陆江他擦了擦额头的汗,然后接过司机师傅好心递给他的钢棍。

    既然躲不过,那就正面肛,我陆江六点三尺好男儿就没怕过谁。

    公交车速度渐渐减缓,平稳的停靠在站台,陆江抱着钢棍站在门口,嘴里叼根烟屁股,疯狂的抖着腿,烟灰搭拉的全部给抖到鞋子上。

    “小伙子,你的腿怎么抖的这么厉害。”

    “大妈,你要是能帮我摆脱这三个人,我腿也就不抖了。”

    陆江扔掉烟屁股,看到三个人已经在公交车站提前一步站定,陆江有种赴死的悲壮之意涌上心头。

    好吧,该来的还是得来。

    “咣!”

    门轻轻的打开。

    陆江拿着钢棍凶神恶煞的跳下公交车。

    然后拔地就跑。

    傻子才正面打啊!

    陆江埋头冲出去几十米,回头看那三个人还站在公交车站台,愣愣的看着他绝尘而去的背影。

    “.......”三个人站在原地良久的沉默。

    “师父,果真和以前一样怂,逃跑速度贼快。”

    “还和以前一样,细皮嫩肉。”

    “........”

    “沙师弟,你这样说话,我会误会你对师父有着额外的需求。”

    “...别贫了,师父快没影了。”

    “好嘞,咱们走!”

    三个人像一溜烟“嘟嘟嘟”就追了上去,几个眨眼就消失不见。

    ....................

    陆江靠在一处深巷的墙壁边喘着粗气,他还时不时往巷子入口外面看那三个人有没有追上来。

    他确定没人跟上来后,喘着大气,便大字躺在地上,抹了一把脸上的汗。

    “腿都特么跑麻了...呼...”

    陆江闭着眼睛平稳着自己的呼吸,连续几次,气息缓缓稳定下来。

    还别说,人真的是被逼出来的,刚刚陆江估计自己的速度绝对破了大学四百米记录。

    他大概跑了五条街,穿过三条复杂的巷子,一直没有停过。

    那三个非人类的速度能不能追上来?陆江不知道,因为他也是瞎跑,现在在这个深巷中连东南西北都分不清。

    “师父这是装死吗?”一个略呆的声音小声说道。

    另一个声音很油腻说道:“嘘,师父在睡觉。”

    陆江感受到一股炽热的气息正在靠近,他猛地睁开眼。

    两个男人蹲在他身边,还有一个站着,那个锅盖头的白脸胖子离他的脸只有几厘米的距离,笑的是那么....贱。

    婶可忍叔不可忍,陆江被吓得大喝一声,一拳打过去。

    白脸胖子被这一拳打中鼻子,没什么反应,仿佛被蚊子叮了那么一下,笑嘻嘻的看着他,。

    然后陆江知道栽了,他扔掉钢棍双手抱住头,一脸冷静的说:“别打脸。”

    “师父别闹了。”

    蹲着的另一个男人两鬓外翻,头上中间黝黑的一片地中海,他又补了一句:“师父,你又变帅了。”

    陆江一愣,坐起身来,警惕的说道“什么师父,你们师父是谁?”

    该不会是什么传销团伙,想要拉我入团吧。

    难不成是邪教?陆江越看这三个人的长相和打扮心中就越觉得是。

    白脸胖子抬起他那只胖手指了指陆江,“不就是你咯。”

    “让我想想...”陆江难得的冷静下来,“我是记得我收过徒弟...”

    “不过,那是小时候过家家!”陆江抓狂道。

    地中海男看向那个站着目光深邃的霸气男抓了抓自己的地中海,说道:“大师兄,我们该怎么解释?”

    沉默了一下,那个霸气男缓缓走过来指了指陆江,又指了指自己;“你,打我!”

    陆江一愣,我特么什么时候打过你。

    白脸胖子别过头小声对地中海男偷笑说:“大师兄又开始了...”

    霸气男指了指陆江手里又拼命攥着的钢棍,又指了指自己的脑袋,言简意赅的说道:“来,打我。”

    陆江有点崩溃和抓狂了,他记得第三医院最近没有跑出来什么病人?怎么突然一下碰到三个神经病。

    陆江看到旁边两个人一副看好戏的样子,他能怎么办?

    那就满足他啊,陆江举起钢棍很有分寸的没有下重手,一钢棍砸过去...

    “咣”的一声...仿佛打在.........一块铁上。

    霸气男那画了红色眼线般的眼睛看着陆江,说道:“用力!”

    他指着自己的太阳穴,“朝这里!”

    陆江欲哭无泪,他突然很想被打一顿,干干脆脆的被打一顿。

    现在拿着一根钢棍,像拿着一根可笑的塑料棒,进也不是退也不是,碰见几个神经病,陆江真的是要疯了。

    看见面前这个人眼神没有,一副你不打死我,我就打死你的表情。

    看见旁边两个人鼓励的眼神没有,一直再诱惑着陆江,你打啊你打啊用力啊。

    陆江想破口大骂,但还是攥紧着手里那根钢棍。

    打还是不打?

    不打的话,这伙人肯定不会善罢甘休,打的话,万一把这货打成植物人,陆江可不想从拘留所升级成监狱。

    “哎呀,好磨蹭,换我来。”地中海男人大脚扑哧扑哧朝陆江跑过来。

    一把夺过陆江手里的钢棍,然后这人全身的那些可怕的肌肉绷紧,抡了一个360度大圆,在陆江目瞪口呆下,狠狠击打在霸气男的太阳穴上。

    对于陆江来说,这短短的几秒钟是很慢的,像过电影一样,他听到钢棍的破空声,看到了风吹树叶在半空中卷来卷去,看见了太阳躲进了云层。

    他看到,那个霸气男的脑袋被打爆了。

    没错,是真的爆了。

    霸气男的身体像泄了气的皮球冲天而起,像特技飞机一样,720度疯狂旋转。

    刚刚还在出太阳的天气,一下变得昏暗起来,乌云遮挡住了这城市的一切,陆江呆呆的抬头,看见大风过境,天空被几道惊雷快速的划破。

    “这特么到底是....”陆江原地瞪大眼睛震惊的喃喃道。

    漫天风云滚滚,惊雷破空。

    霸气男在半空中变成了一个身穿赤色的战袍、满头黑红的毛发全身都霸气色侧漏的人。

    眼睛还不间断的冒着火焰,如一尊魔神一样,站在背景为卷动的风云、闪电席卷的屋檐之上。

    他用嘶哑霸气的声音说道:“我就是....”

    “砰。”屋檐下的一扇窗户开了。

    “要下雨了,该收衣服了。”一个大妈伸出手,把几件花花绿绿衣服收进来,朝底下看了看,对下面的陆江他们喊道,“小伙子,你们看我干什么嘛?”

    陆江张了张嘴,只想说,我们不是在看你,而是你头顶屋檐上的那一尊魔神。

    大妈细扫了他们一眼,骂一句:

    “一群神经病。”

    又“砰”的一声把窗户给关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