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一章 山顶之上【求收藏!】
    山叠山,一望无际。

    陆江走的这条石梯说不上巧夺天工,但从半山腰蔓延至山顶也十分震撼。

    开始的时候走的时候陆江很紧张。

    虽说自己鼓起勇气恶目狰狞的要去瞅瞅这山顶的真面目,但实则在爬石梯的时候,陆江心中的那股叫勇气的气焰就越来越小了。

    走上了这一石梯前小段,陆江心里还一直警惕着,连石梯两边的任何风吹草动都能让陆江怒目过去,做好了一牛奶箱砸过去的准备,然后发现不过是一只鸟或者一阵风。

    这样有点神经质的陆江硬生生的咬着牙防备了一路。

    所谓未知的东西最为可怕。

    陆江想着上山后,会有什么骷髅头突然砸过来,吃人的妖精端着冒着油泡的锅正在等他,或者一个拿着电锯的面具人一言不发的朝他扑过来。

    但陆江发现他想多了。

    走到中半段的时候,一张天上人间高级洗浴会所的宣传广告吹到他的脸上。

    上面白花花的女人妖娆舔唇。

    再往周围看去。

    陆江已经看到石梯上到处丢的五颜六色塑料口袋,还有重金求子的纸张贴在石梯栏的一侧,已经被刮花了。

    这些让陆江额头黑线又出来了,不过心里倒还是放松了一下。

    他没那么紧张了,特别是在他记下了那张宣传广告的电话号码之后....

    空气中潮湿的雾气钻进他的鼻孔里,陆江打了几个喷嚏,浑身舒爽。

    太阳不知道何时躲进了云层,在满山大树的枝叶遮挡下,上山的路暗沉一片。

    这时突然传来一阵声音。

    “卖糖葫芦喽!”

    陆江被这声音吓一跳,抬头一看,石梯中段一个小商贩背着一棒子糖葫芦在那里吆喝。

    这里居然还有商贩?还在卖糖葫芦?

    陆江不由得生了疑惑,他走上前去。

    卖糖葫芦的是个瘦小的小青年,看见陆江过来,取下一串糖葫芦笑着问道:“这位兄弟,要不要来一串?”

    陆江摇了摇头,说了声没有钱。

    然后站在原地磨磨蹭蹭了半天。

    他终于忍不住开口道:“你有营业执照吗?违法经营不提倡啊。”

    卖糖葫芦的小青年:“.......”

    然后这位卖糖葫芦的小青年便不再理睬他,然后一个人继续旁若无人的喊着:卖糖葫芦喽。

    声音远远传开来。

    可这里除了陆江外再无其它人。

    陆江心里还想着问问他山顶到底有什么?突然异常惊悚的看见那饱满鲜艳的糖葫芦仿佛是因为炎热有些融化,一滴滴的鲜红液体滴落在地上。

    陆江心里骂了一声,拔脚就走。

    那鲜红的液体分明是血,陆江心里骂道:果然是无证商贩,食品产检不过关.......

    男子汉该怂还是得怂。

    陆江这次几乎是三步化作两步,提着牛奶箱气喘吁吁得终于爬完了这段又臭又长得石梯。

    然后一上山顶,还在喘着粗气的陆江,抹了一把脸上得汗,刚刚抬起头,自己就像睡梦中被蹬下床一般惊吓的弹起身来。

    视线内全是人啊...五花八门密集如林...活生生的还在走动的人啊......

    陆江张大了嘴巴愣了半天,他忽然反应过来自己的思想是有问题的。

    有人很奇怪吗......还是说自己还在期待什么妖魔鬼怪,满山遍野的血人头?

    陆江看到人后,心情至少放松了33.3%,他小心翼翼的提着牛奶箱走到一个看起来蛮和蔼的乘凉老人旁边。

    老人穿着个背心,一脸惬意的躺在木椅上,手拿蒲扇,给自己送着微风。

    陆江小声说道:“打扰一下,大爷。”

    大爷抬起头,看了一眼陆江手里的牛奶箱又看了一眼陆江,问道:“是吃的吗?”

    陆江点了点头,说道:“我是送奶的员工,你知道这里是谁要的牛奶吗?”

    大爷不说话,拿着蒲扇的手轻轻的朝这里的唯一一座建筑指去。

    那是座金碧辉煌的佛庙,这里作为以前的香火圣地,游客热度极高,这座佛庙估计被翻修过很多次,陆江现在都能看到庙堂边上贴着:大香80,小香40的字样。

    “谢谢啊大爷。”陆江转过身,向那座建筑走去。

    大爷又闭上了眼睛,躺在座椅上,手里的蒲扇轻轻摇着,摇着摇着大爷就睡意袭来,脑袋晃晃悠悠的往下坠,“咣当”的就掉地上......

    这里的人几乎很多都是旅客,穿着不同季节的衣服,有的坐在一起打牌,有的爬到了假山上去玩。

    一个小孩子爬到假山上,脚一滑,就要掉下来,幸亏陆江正好路过,眼疾手快的接住这个调皮的孩子。

    孩子也未说感谢的话,看着陆江吃吃的笑,口水都流到了胸襟上。

    陆江额头黑线,因为他也被沾上了口水。

    这熊孩子......

    陆江还看到一个桌子边上围了一堆人,各自叫好,他凑过去一看。

    人群中两个人在下象棋。

    还别说,如果要找下棋高手,就得往市井里这些不起眼的小巷子里去,没准随便两个坐在地上满身风尘仆仆的人还是万中无一的绝世高手。

    陆江怀着激动的心情一看,面色古怪了起来,然后越来越古怪,越来越纠结。

    两个人处于势均力敌的状态。

    “我车下来。”

    “我帅上去。”

    “我车又上去。”

    “我帅又下来嘿。”

    这是什么路数两个人的棋完全没有技术含量,还下的乐此不疲。

    陆江实在忍不住的说道:“你支马过去将他啊。”

    那捏着棋子的人还没明白,摸了摸脑袋问道:“什么马”

    陆江气坏了,感情是比自己还弱的两个臭棋篓子在下象棋呢。

    陆江挤过去,给他教科书般的一指。

    那个人磨磨蹭蹭犹豫了半天,才堪堪带着怀疑的神色按照陆江的方法把马移过去。

    然后另一方死盯着棋局咬牙抓耳挠腮,然后拿起棋子举在空中犹豫了大半天,才颓然般的说了句:“我输了!”

    然后人群沉默了半天。

    然后不知道是谁发出了疑问般的一句:“绝杀?”

    “好像是哎?”

    人群中炸开了。

    然后开始此起彼伏的惊叹叫道:“好棋啊!”

    “一棋绝杀!天啊!太厉害了!”

    得,这群观棋的人也是一群臭棋篓子。

    陆江功成身退从人群中挤出去,神清气爽的提着牛奶箱朝佛堂里走去。

    他突然被人拉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