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四章 恐怖佛庙
    就在陆江要陷入这种致命的诱惑时,他脑袋里“轰隆”的爆出一声钟响。

    仿佛陆江站在在高山上,用千斤木桩狠狠击撞一口金黄色的大钟,铿锵有力的敲得他浑身上下一个激灵。

    陆江犹如从水中脱离了出来,瞬间清醒过来。

    看着面前近在咫尺的女人吐着长舌头冒着尖牙就要贴上来,陆江冷汗瞬间冒出,手忙脚乱的抡起那根骨头就挥了出去:“你妹啊!”

    女人讶异的一下,愣是没反应过来,被陆江狠狠的打中了脸。

    她被打退好几步,脸上的皮被陆江那一挥击打的脱落,露出里面腐烂的肉芽,令人恶心作呕的互相交织着,那迷幻的香味也变得无比恶臭。

    “呼呼呼...”陆江跳开,再看这女人,那种诱惑幻觉全然没了,陆江心里变得一片清明。

    用了全力的陆江紧紧攥着那根手臂骨,腿有些软。

    “我的....脸.....”女人摸着自己的脸,当她的手碰触到那个被陆江一骨头打出来的缺口时,她有些失态般的狰狞起来,整张脸变成了恶毒的神色。

    女人猛然尖叫起来。

    “你该死!”

    “卧槽!”陆江被这一股尖叫喷出来的阴风给狠狠的拍飞了出去,几乎被摔的腰吐血。

    “痛!”陆江扶着腰龇牙咧嘴的想站起来。

    紧接着陆江惊悚的看到女人的尖牙变长,然后突然从口中喷出一股液体。

    陆江被这腥臭的液体恶心到了,却无可奈何没能躲开。

    那液体浓稠似一口又老又黄又黏的痰。

    陆江他刚想起身。

    身体却酥软的动不了了,那恶心的像痰一样的液体仿佛有种麻痹的效果,让陆江全身都不听使唤。

    陆江暗道完蛋了。

    女人停止了尖叫,脸部还是那一道恶心的缺口无法复原,陆江看得出来她是个用人皮隐藏自己的丑恶妖怪,那股恶臭是腐烂虫子尸体的气味。

    女人阴冷的看着陆江,手轻抚着自己的脸。

    “你毁了我一张完美的人皮,我要你赔!”

    她目光恶狠的伸出手抓起了陆江。

    陆江嘴皮子还能动,悻悻道:“不了吧,咱们性别不符......”

    陆江现在只能听说看,身体连一根手指都动不了。

    这下是真的手无缚鸡之力,铁定的完蛋!

    女人提着他,尖叫了一声,从地上跳向半空,像四肢扭曲的怪物不成人样,连续几次跳跃。

    把全身麻痹不能动弹的陆江给摇的七荤八素。

    然后女人四肢张开的落到了佛庙的门口。

    陆江就好像一个被抓着的玩具,女人将他随意的用脚颠了颠,给扔在了佛庙门口的地上。

    “主人!今天的食物我抓回来了。”

    女人对着佛庙内恭敬的说道。

    陆江眼珠子转动,他看到这个佛庙的全貌了。

    这个佛庙不再是之前看到的那样的金碧辉煌,满屋子扑面而来的血腥之气,黑雾弥漫。

    这个时候,谁都知道这地方千万不能进去。

    一看就是活着进去,飘着出来。

    陆江不能坐以待毙,他要努力自救。

    他对挨了自己一棍子的女人轻言细语的说道:“这位美女姐姐,不如我们冷静下来一起喝杯奶,我有很多问题想与你深入了解....”

    对他的回应则是女人张大了嘴巴,露出血盆大口,里面是连续旋转的肉芽口器,一排排细小的尖牙搅动着口水。

    口水滴到陆江的鼻子尖上,腥臭难闻。

    “美女姐姐,你多久没刷牙了,口腔卫生要注意啊。”陆江苦着脸,他脖子又转不动,口水一滴一滴的掉落在鼻尖,躲不掉,陆江热心说道:“我知道有一款牙膏,特别适合你这种口腔问题,要不你放我下山,下次我给你带来?”

    “呵呵呵....”女人的声音从那一堆堆口器中挤出来,“嘴贫的小帅哥最美味了,姐姐吃完你,一定用你的骨头剔剔牙。”

    陆江恶寒了一下,突然听到佛庙里传来了一个沙哑的声音。

    “把食物带进来...”

    女人收回了满口恶心的肉芽,又恢复了那娇媚可人的样子,除了脸上那半块被陆江打缺的皮,那不断抽搐翻滚的肉芽恶心之极。

    女人用纤细的小手提着毫无反抗之力的陆江走了进去。

    陆江穷尽全身力气想挣扎,他大呼救命啊。

    但这荒郊野岭的哪会有人听得见,陆江拼命的把麻痹的脖子转过去。

    倒是一群熟面孔的鬼出现在陆江的视线内。

    那群本该正常的做着自己事的鬼。

    如纳凉的大爷,爬山的小孩,和那两个下棋的和那一堆堪称脑残粉的观棋者。

    一个个捧着碗,如同要饭的一样的站在一起,眼冒红光的盯着陆江,仿佛在看什么美味的食物一样。。

    “大哥哥...”爬假山那小孩子口水就没干过,一直往下流:“你好香啊。”

    还有下棋的那两个人,也正在小声议论着:“他是下棋的绝世高手。”

    “我们待会儿再来一局,谁赢了吃他的脑子。”

    还有那个卖糖葫芦的小哥也跑来凑热闹,陆江这才看清楚,他手里那些糖葫芦哪里是山楂作成了,分明是一颗又一颗活人的眼珠子。

    陆江想吐槽,想大喊,想骂人,可他话到喉咙却怎么也喊不出来,他被带到了佛庙内。

    一进入佛庙里面,陆江便被一股子扑面而来的血腥冲的睁不开眼睛。

    只听到女人阴笑的在他耳边轻轻说道:“我会把你挂在上面的。”

    陆江把眼睛睁开,视觉上是一片血红色。

    满庙堂的房梁上成片成片挂着人皮,周边是用血涂在墙壁上作的可怕壁画。

    那挂在佛堂之中的挂灯,上面插着无数的指甲盖。

    这是一种残忍的视觉冲击。

    女人把陆江重重的扔到了破旧不堪被血染了一半身子的佛像面前,女人高高跃起,从半空中又取下了一张人皮。

    她媚眼如丝的看了陆江一眼,说道:“把脸转过去,我要换衣服了。”

    陆江沉默的看着她,女人脸上的恶心肉芽拨开了脸上的皮,露出一张可怖的血脸,她血脸的两颗眼珠子直勾勾的盯着陆江,奇怪的调笑道:“小帅哥吓坏了吗?”

    陆江没有回答,他本来是很怕的,现在依旧很怕,可进来这个恐怖的佛庙,他被满视线的惨绝人寰震撼了,这里简直就是人间炼狱。

    陆江死死的盯着她说道:“你们到底杀了多少人?”

    女人轻轻一笑,不置可否。

    然后伸出手把自己的人皮剥下,里面是像肉泥一样看不出面貌的恶心体态。

    她把那张人皮换到了自己的身上,换好了后自动贴合,她僵硬的笑了笑,适应的扭了扭。

    就这样她又换了另一个面貌,又披上了一张另一张人皮。

    女人摇晃着纤细的腰肢,款款走到佛像边。

    陆江才注意到佛像边上有一口棺材,棺材里面有什么东西陆江看不到,陆江只看到女人走到棺材边上,姿态放低的开口问道:“主人,我们怎么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