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章 血祭陆江
    陆江死死的瞪着那棺材。

    棺材里传来的沙哑声音很阴冷,“不是让你别把食物弄脏了吗?你们在外面我都能闻到他身上的臭味。”

    “对不起,主人。”女人低着头,然后恶毒的看了陆江一眼,“这次的猎物居然能从我的媚术中清醒过来,我不得已只能....”

    陆江这里就不得不插嘴说道:“...你早说啊,你要吃我你同我讲就好了,我又不是不同意,你不和我讲,就使用这么恶心的招数,你都没过问过我愿不愿意是不是,如果你早说我肯定就不反抗了啊,你为什么不早说啊大姐。”

    女人脸上青筋直跳的看着陆江,可在棺材中的那位面前又不敢发作,她吐出一根猩红的长舌,“你话太多了。”

    “你们要吃我,还不能允许我讲话...这就很没道理了。”陆江身上的臭味全是女人喷出来的液体,奇臭无比,他喋喋不休的说道:“现在搞得我全身臭哄哄的,你们又不好下嘴是不是?”

    “够了!”

    棺材中的妖居然比女人先要不耐起来,暴躁的吼了一声。

    陆江马上噤声一言不发。

    “先把他洗干净,然后让那群小鬼来。”

    女人小心翼翼的问道:“主人,我能要他的皮吗?他毁了我最喜欢的一张人皮。”

    棺材里冷哼了一声,女人连忙俯下身子。

    “奴家该死,请主人轻罚。”

    棺材轻轻发出一声轻响,

    然后一只枯烂黝黑的骨手从棺材中伸了出来,抓住了棺材边。

    在陆江的视线中,棺材中坐起一具骨架子。

    骷髅全身漆黑,陆江甚至能看到肋骨处有一大团翻滚着的黑气。

    “我被那道士限制于着山中,妖力久久难以复原,这些年来送来的这些食物,给我积累了许多鬼气...”

    陆江插嘴道:“我看你那是胃胀气...”

    骷髅阴冷的看了陆江一眼,那一眼仿佛充斥着无穷的恐怖威压,“那道士以为他能一直把我困在这里,他怎么会知道我从妖修变成了鬼修......我会让他付出代价的。”

    骷髅从棺材中走了出来,它盘腿坐在了庙堂之间的那座佛像面前。

    原本应该是慈爱祥和的金光佛像,现在却是可怕的鲜血淋漓。

    上面不知道混合浇灌了多少人的鲜血,浓稠凝结在其上面。

    使得佛像满脸邪气与狰狞。

    陆江看着那骷髅平静的坐在佛像脚底下,坐姿虽然和佛像一样,好似在忏悔好似在明悟,可满眼鲜血淋漓的景象,仿佛是在修炼什么邪恶的功法,如此邪气凌然。

    “那是什么”陆江暗暗看着佛像。

    从佛像之上开始缓缓漫起淡淡的黑气,并一缕一缕的朝骷髅靠近。

    骷髅胸膛间的黑气越来越多。

    陆江感觉那佛像的眼睛一直注视着他,贪婪、冷漠、邪恶、杀意。

    陆江闷哼一声,仿佛有万钧压力要把他碾成肉泥。

    女人司空见惯,纤纤细步的走到陆江面前,舔了舔嘴唇笑道:“来吧,我们去洗个澡。”

    女人体态妖娆,媚骨诱人,可陆江却不寒而栗。

    女人笑吟吟的把陆江提起来,如同是在菜市场买到了一条肉质鲜美的鱼。

    陆江很没有身在危险中的自觉道:“不好意思,这个姿势我不舒服,能不能尊重一下我...”

    她提着陆江带到佛像后面的一处池子。

    并一脚把陆江给毫不客气的踢了进去,那池子的水干不干净陆江不知道。

    他只知道,洗干净了,自己就该被下锅了。

    “咕噜咕噜!”

    他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被这池子里的水呛了喉咙,“咳咳!”

    这种感觉难受到了极点,身体完全不能动弹,大量的水淹没了陆江的口鼻,一股溺水的窒息感让他头晕目眩。

    女人仿佛有种折磨陆江的快感,把快要窒息的陆江捞起来,不等陆江大呼几口新鲜空气,又狠狠的把陆江给踢进水里。

    连续几次,陆江身上的衣物还在,那些恶臭已经完全消失,一起消失还有陆江身体上的毛发,头发...眉毛...

    露出了一个大光头的陆江奄奄一息的再次被女人捞起来,女人冷笑的打量了光头没眉毛的陆江,说道:“不知道为什么,你这个样子,让人很不顺眼。”

    陆江嘴唇已经白了,他迷糊的咬了咬嘴唇说道:“可以不爱,但别虐待...”

    女人冷哼一声,“死到临头话还这么多...”她把干干净净的光头陆江给带到了佛像前。

    佛庙挤满了小鬼,那些还带着生前样子的鬼,迷糊的跪趴在骷髅面前,大喊着主人。

    骷髅没说话,骨指头弯曲,所有跪伏的小鬼身上不停的飘出黑气,朝它涌过来。

    小鬼们开始撕心裂肺的尖叫起来,可没人动弹,骷髅人肆意吸收着这些小鬼们的鬼气。

    鬼物的鬼气只是骷髅人修炼的一环,它还需要活人的血气,陆江就是那个活人,在他变成食物之前,还需要把全身的鲜血用来血祭,变为骷髅人需要的血气。

    不待骷髅人吩咐,女人轻车熟路的伸出手指,手指甲一根根变得尖锐起来,仿佛片片锋利的刀刃。

    女人抚摸着陆江的脸,“唉...姐姐说道办到哦,血祭后,一定把你的骨头拿来剔牙。”

    “嘿嘿嘿...”这个昏迷不醒的光头陆江居然抿着嘴唇,无力的笑了起来,说道:“去你妈的...妖精。”

    女人呵呵冷笑,她用尖锐的指甲划破了陆江的七窍和脖颈手腕的动脉,陆江的鲜血喷涌出来,一个眨眼就满身是血,女人把陆江朝佛像脑袋上一扔。

    陆江一瞬间的大量失血,加之被女人重重的扔到了佛像脑袋上,他一下陷入迷糊中。

    他嘴唇一张一合,他声音微弱的几乎听不见。

    “好冷...”

    女人声音阴冷道:“乖,血流干了,你就什么都感觉不到了。”

    陆江脑海中已经全部茫然,他现在什么都感觉不到,他不记得自己是谁,不知道自己在哪,不知道自己经历了什么,他脑海中只有无限的黑暗,看不清的虚空。

    他在这无限黑暗中,无意识的喃喃自语,嘴唇张开道:“悟空...我们...一起杀上去...”

    “杀上去?呵呵。”

    女人看向陆江,她只模糊的听到了最后几个字,看着趴在佛像脑袋上全身流尽鲜血的陆江,她冷笑道:“就你这样子还想去哪?”

    陆江听不到女人的热嘲冷讽,佛像脑袋像个大石墩,陆江全身无力的趴在上面,鲜血从他的各处伤口往下流,他这模样要多凄惨有多凄惨,鲜血如水一样不要钱的顺着鲜血淋漓的佛像往下顺畅的流着。

    陆江还有微弱的气息,他动了动手指,嘴唇苍白,艰难阖动着微弱道:“...我们..上去...”

    陆江伸出了一根满是血的手指,他颤抖的指向天空,像梦呓一般的喃喃道;“...然后...杀光他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