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六章 面朝西方
    陆江的血顺着佛像的七窍留下来,他已经没了气息,身体冰凉。

    骷髅人放肆吸收鬼气,背抵血佛,同样准备吸收陆江的血气。

    这是种无比邪恶的功法,残忍之极。

    女人突然看见佛像眼睛动了一下。

    女人以为是自己错觉,她收回注意力没去管,目光还在看着那个光头小帅哥的身体,想着吃哪里比较好。

    可...

    佛像耳朵好像又动了一下。

    女人不确定是她看错了,还是佛像确实动了。

    她有些惊疑的仔细把目光移到佛像面前。

    那佛像淋满了陆江的鲜血,实实在在的是一座血佛。

    女人摇摇头,她对这佛像太熟悉了,通过她手血祭的生灵血都能在佛像上敷满几厘米的血痂。

    她正准备放弃这事儿。

    佛像忽然剧烈的颤抖起来。

    像忽如而来的地震一样,连带着整座佛庙或者整座山都开始颤动。

    “怎么回事?”女人面露惊异。

    她瞧见陆江七窍流血至佛像头顶,再分开往下流淌下去,陆江还是那副死尸模样未曾动弹,难道是地震?

    “主人...”女人声音忽然颤抖起来。

    从佛像上流下去的鲜血。

    每一滴都突然散发出磅礴的血气。

    并且在没有任何助燃物的情况下,就自顾自淌在佛像上燃烧了起来!

    女人罕见的露出惧怕的神色,她看着那原本鲜血淋漓的佛像,在沾染了陆江的血之后这座佛像焕然一新!

    不再面目狰狞!邪气妖气一扫而光!

    从陆江身上开始。

    金光四散般的闪烁,那燃烧的火焰未曾烧伤陆江,反而使得失血过多、脸色苍白的陆江呼吸渐渐稳定下来,面色开始红润。

    原本阴暗的佛庙被这金光点亮,无数的光从佛像往外扩散开来,刺的在场的小鬼们痛苦尖叫起来,险些魂飞魄散。

    女人痛苦的叫了一声,两只眼睛看向佛像居然生生的感到一阵刺痛。

    女人急忙退后,那炽热的火焰简直让她难以接近。

    “主人!!”

    骷髅人也是大惊,但它并没有立刻坐起,它拼命运转黑气,那血气过于庞大,它完全吸收不住,剩下的血气横冲直撞的碎裂了它全身上下的骨架。

    骷髅人宛如被重击的痛苦嘶鸣起来。

    “这不是...人界的...气息...”骷髅人恶毒的握爪成拳,牙齿缝里吐出无比残忍的恨意,它宛如疯状般大大张开嘴怒吼道:“秃驴!!”

    女人转眼看向佛像上趴的那个光头小子,依旧昏迷不醒,但血气磅礴,那股令她生俱的佛性气息不知道是从佛像身上还是陆江身上传来。

    “谁....也阻止不了我!”骷髅人声音极度恶毒的吼道。

    它伸出手往前一抓,佛庙中一个原本趴在地上瑟瑟发抖的小鬼被硬生生的吸到骷髅人面前。

    小鬼恐惧大叫着被它抓到嘴里,吃了下去。

    黑气壮大了一些,可还不够,佛像上的血气依旧在不断冲击它的身体。

    骷髅人疯狂伸出它那黝黑的骨手,那些曾和陆江遇见过的、说了几句话的小鬼全部都被骷髅人抓在了手中。

    它们疯狂的尖叫,尖锐的声音响彻整座山顶。

    随后被骷髅人一口吃进了嘴里...

    “不够还不够!”骷髅人陷入疯狂进食中,往日里血祭它只会将这些小鬼的十分之一的鬼气吸入自己的体内,不会全部吃掉特么,因为这些小鬼通常萎靡十多天又能恢复。

    但现在骷髅人已经到了孤注一掷的时刻,为了不被那庞大的血气摧毁,它要把这些做了自己几年炉鼎的小鬼们全部摧毁。

    骷髅人已经陷入半癫狂的状态,在场的小鬼尖叫着全部被它抓在手中,化作鬼气进入它的胸膛。

    纳凉的大爷...假山上的小孩...那一群下棋的看旗的...一个个恐怖的鬼脸惊恐挣扎却难逃消散的命运。

    “不...还差还差一点...”

    骷髅人怒吼着,伸手去抓却什么都没有了,佛庙已经空了,所有小鬼都被它蚕食殆尽。

    不...还有一人。

    骷髅人僵硬的转眼看着满脸惊恐神色的女人,它受着血气的压迫,骨架子已经错位,每动一下都仿佛是即将崩溃的嘎吱声。

    “主人...不要...”女人恐惧的看着它。

    骷髅人嘶哑的低吼:“死!”

    女人惊恐想跑,骷髅人伸手,一股强悍的力量把她制住。

    女人那娇小的身躯疯狂扭动着,但没有一丝美感,四肢扭曲的不成样子,那张美丽的人皮越扯越大,“呲”的一声撕裂开来,一条庞大的百足虫钻了出来。

    很难想象这么庞大的一条虫子,是如何把自己挤成人形再披上人皮的。

    百足虫被骷髅人吸到面前,它拼命挣扎着祈求着。

    骷髅人毫无怜悯,它只有上颚和下颚的嘴巴猛地一吸,百足虫溃散成无数细小的虫子,而又挣扎着消散成一团庞大的妖气。

    骷髅人的身体在这庞大的妖气吸入后,开始和血气势均力敌的抗衡,一丝丝脉络在它身上构建,它现在已经占了优势,血肉肌理在它那骷髅架子上渐渐长出来。

    骷髅人还不能动弹,但它已经知道自己赢了。

    从脚到手,血肉生长的极为迅速,一步又一步的转向胸膛,疯狂生长的血肉填满了那些可怕的骷髅每一寸缝隙。

    它保持着原来姿势盘腿坐在佛像前,那张原本是骷髅头的脸已经飞速连接起一块块皮肤。

    它不仅将陆江身上莫名其妙爆发出来强大的血气给吸收了,骷髅人还更进一步,实力大增。

    还拥有了自己的血肉之身。

    它那半张脸已经长成,皮肤晶莹如水晶。

    “啊哈哈哈哈。”骷髅人声音从嘶哑开始变得圆润起来,可语气依旧恶毒中带着畅快,“死秃驴...我借佛修魔...终于成功了..”

    它另半张脸还未有血肉,它僵硬脖子的准备转过头去,“而这个带着你们气息的人...我会一口一口把他嚼.........”

    骷髅人顿住了,它话说到一半像是突然熄火般,声音压在喉咙里死死发不出声音,它黑洞洞的骷髅眼眶狰狞而又恐怖的盯着佛像上的陆江。

    然后另半张脸露出了它的惊恐而又不可置信的表情。

    不知道何时,陆江盘腿坐在了满是金色火焰的佛像之上,双眼紧闭,神色平静,两只手合在一起举在胸口。

    他所有伤痕已经消失不见。

    他的坐姿和骷髅人、佛像一样。

    面向西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