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四章 头疼
    一个人的城市,一个人的孤单。想想在这个城市我生活了近三十年,但是对这个城市还是一样的陌生,这些年我都是怎么走过来的。我想应该有幸福,也会有伤痛的眼泪。一路的成长,一路的心酸,一路的不如意,我想成就了今天的我。

    我不知道该庆幸还是该欢喜,但我想我是幸运的。我真的按照了自己的心愿去走,自己的路无论怎么样都要坚持走下去。我不会哭,我会好好的,笑着一直走下去。哪怕生活的不如意,我也不会轻易的去放弃。

    我和她一样也许我应该学会包容她,一个人不容易,一个人在城市里生活了三十年更是不容易。我们不是一样的对为座城市陌生,何况我和她之间也没有什么更深入的交流,今天也许是我们第一次认真的交流吧,所以不能期望太多,以前的我们所有的喜怒哀乐都要自己背,也许我真的是习惯了,我们都习惯了,习惯了这样用冷淡的方式面对自己,面对别人。我不是无情的人,却把自己伪装成了冷漠的人。我有一颗热诚的心,却无法面对别人对我的伤害,面对她的冷淡,是我要求得太多,还是我应该看开一点,凡事不必斤斤计较,要从容大肚的看待她呢?

    但是她突然打断了我对幸福的期盼,确实让我有些小小的伤心!好吧,我承认我是被她的冷淡打击到了,这是她对我的一种不满吧,可能是觉得我太幼稚了吧?反正这句话我是听懂了,就是让我洗洗睡的意思,让我别做梦了!

    最近不知道怎么搞的总是莫名的伤感起来,我再一次的被无情的伤害了,是我想太多,还是她真的想睡觉啊!我不懂!但是我的积极性彻底的消失了。

    我还是委婉的回答了她的问题:“还没有到晚上12啊!我一般是到12点才睡。这年头谁不是玩到12点才睡啊!要不是上了岁数和话,以前我玩得更晚,经常包夜玩游戏的,现在不行了,只能玩到12点了,不得不承认人上了岁数,要收敛许多了!”

    她非常奇怪的问了句:“这么晚吗?她不敢相信我还有这精力,应该像她一样早睡早起才对,这才是健康的生活状态,而不是我这种动不动就熬夜,一点都不积极,一点都不健康,也不是积极向上的生活状态吧!”所以她难免疑惑了,所以她问我!

    我彻底的一无语了,说道:“也差不多了,时间也很晚了,要不,我们改天再聊吧!”既然她困了,我也不好意思耽误别人睡觉啊!我是多么的善解人意的人啊!怎么会强人所难,我这么好!是吧!当然会无比的体谅她的,她想睡,就算我再不想睡,再想和她聊,我也不能强迫别人,我是不是应该男人点,是吧!

    她一听我说睡觉,马上就高兴了,立马回复我说:“好的,晚安。”一点都没有依依不舍的意思,我也是醉了!什么人啊!就好像是终于把我给打发了,总算不用听我的长篇大论了,总算她的世界可以清静了,总算她是可以好好的休息了就吧!

    这感觉就好比是,我是爱情的初学者,等着别人对我施舍爱似的,有时候我真的想泪流满面啊!

    对于男人来说,无法学会大度的话,无法变得成熟的话,无法包容女人的话,就无法胜任男朋友的角色。当天晚上,我一直没有睡,我要想我的表达方式是不是有问题,是不是我没有表达清楚,还是有些话没有表达明白,我说了这么多,不知道她进去几句,听懂了没有。

    我不断的审视自己,发现自己有太多的不足,几乎近似于失败的开场,我以为我伟大的开场,原来是这么的幼稚,原来对女人来说,一点意义也没有啊!只是一场小孩子的小把戏!

    我无法要求别人什么,也无法要求她为我做什么。我这一辈子从来没有被人期待过,也没有人看好于我,从小到大我都是一个不太重要的人,也就是从别人身边经过,谁也不会注意于我。我如此平凡,可是她又是如此的与重不同,如此的不同凡响!

    同时,突然想起了早上撞的伤口,不知为什么现在流出血来了,也许是因为我现在的难受,才想到头上的疼吧!我捂着我的额头,额头上的伤也在慢慢收缩,从血肉模糊到只有一点小口子。

    我看着自己的伤口,许多伤口只有自己看得到,别人都看不到,别人看不见你的伤口,又怎么会明白人的疼呢!所以心里的疼,只有自己伤心才看得见吧!

    所以大半夜的用手压着额头了,知道的是伤口流血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大姨妈来了,所以自己都觉得这是很诡异的情景,大半夜的流什么血啊!一个男人,流血不流泪,可我呢?以至于大半夜的对着镜子擦干净半边脸的血的时候,就像是见鬼了,我是不怕鬼的,但是我知道半夜是不能照镜子的,但是我为什么要照呢?

    为什么照完镜子后,会看见自己的额头在流血呢?本来砰砰跳的心看到脑门就一丝小口子的时候还咦了一声,就这么点的小伤口怎么会流了那么多的血呢?尼玛白天都没事,但是大半夜的时候却感觉什么从额头上流了下来,我一开始被照镜子,所以忍住了,但是后来那东西却没想到会打湿我的半边脸,我用手一擦看全是血,吓得宝宝啊!

    我的第一反应,就是往天空上看一眼,我怕我楼上的半夜搞午夜凶铃什么的来吓我,我平时,就觉得楼上的就不是什么好人,什么好人会大半夜的回家,还总是回来后挪动着家具,就好像是出去的家是一个样,回来就变成了另一个样,所以他要不停的挪动,好保持原样似的。反正我平时见他就是挺神经的。

    所以我们虽然是楼上楼下,也从来没有打过招呼,我也从来没有阻止他半夜移动家具的癖好,我觉得别人有病,我们要对他宽容,就是不去理他就好了,所以其它的管他的。但是我今天,不知的怎么会莫名的感觉他在楼上碎尸,所以第一反应就是向上看了一眼,还好没有渗下来,我就安心了。我用纸巾擦了擦头上刚刚吓出来的汗水,一看,全是血,我这才去照镜子,但是想到楼上没有干过分的事,我都可以不怕了,所以照镜子也不怕了。

    自己看镜子,果然就一道很小很小的划痕。我也百思不得其解,而且当时感觉人痛的都要晕过去了,现在竟然就一点点的小刺痛。不过也好,省得去医院了,不然还得花钱,真是无妄之灾啊。我找了个创可贴贴在脑门上,就洗洗睡了。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