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八章 顶住
    一些人喜欢去关注那些很有成就的人突然间一无所有,然后这些人就很高兴,其实人家与他连半毛钱关系都没有。还有一部分人喜欢关注那些**丝逆袭之类的事,说实话,确实很励志。

    但是那些逆袭的吊丝的朋友,他们的起跑线,生活环境都差不多然后也就他一个人逆袭了,你凭什么说你也可以?

    所以基本上也是跟你半毛钱关系都没有。你想要摆脱**丝的命运,就要学会投资,更要学会投机,也要找准机会,话是很简单,但却不是任何人都能做到的。

    眼镜帝听范特稀说的抄到地狱的人就好像是在说自己一样,他对股市是各种无奈啊,他一开始也是雄心勃勃觉得这次一定行。

    常言道:任何时候都不要只会观望,特别的投资,那机会更是稍纵即逝的,所以要学会把握机会。眼镜帝也是想要该出手时就出手,继续再接再厉,在干一次,没有想到这波大行情过后。

    他也是倒霉抄底以为是一条发财的捷径,没想到自己全部的身家投进去后却抄出了致命弯道来,现在落得个败家犬一样四处躲债的命运,就跟电影里演的一样,每天还被债主追着。

    本来以为这行情是一波接着一波的来,没有想到自己对这场股市行情应对不足,没有把握好行情,没有找准第二波的行情啊!眼见钱都打水漂了,你说他心里能好过吗?

    当然我是没钱,不然我也怕是又投进去了,这人一旦尝过一点甜头,就想要继续尝一下。但是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这试吃的机会也就一次,再吃也就要付钱了!所以,股票市场永远是有人欢喜有人忧啊!

    每一个人都是要面子的,明知道别人帮不到你,那有些话就不可能对谁都说。眼镜帝亏了很多钱,这事他只告诉了我,因为我虽然物质上帮不了,但我还是可以在精神上支持他的,我们的关系就是那种可以相互倾诉的关系。

    我和她是半斤的八两两个人都差不多,所以不存在嘲笑与挤兑的关系,这种关系让我们彼此很安心,这也就是真正的友谊吧!

    眼镜帝简单的描述了自己近期炒股状态,他的平淡感觉像是一位资深的老股民似的,眼镜帝说:昨天,我已经把公伤银行的股卖了,明天准备把滑下银行的填权以后我就把全部的股票全卖了,今年就不做了!

    “填权”是什么?我们不懂我就不问,这就会避免许多时候会给自己丢脸,而眼睛帝他不懂他就会追根到底,所以他问的可能很深奥也可能很弱智。

    眼镜帝的优点也是他最大的缺点就是:出自于自己有一颗好奇的心,和想把任何问题都要搞懂,但人啊没有必要太认真了,太认真常常会让自己很累,也会给身边的人添麻烦,因为你问的不一定大家都懂,所以常常会给别人困扰。

    圆滑的我们都会如果我们真想知道的话,我们就下去学习,要么就等像眼镜帝这样的人来问,我们听就好了,所以我懒啊!所以我成绩不好,因为我没有深究的决心,也没有做学问的本事,只能能过且过的活着,可能也不能像眼镜帝那般坦诚吧!

    我们笑他的时候,其实也是笑我们自己,因为我们有时候连他更不如,所以我们有什么好笑他的,只是觉得在这个快节奏的社会他较真了感觉与大众不融罢了,所以才笑!哎,我都不知道我在说什么了,反正以我的智商我是真的搞不懂他啊!

    而范特稀就特别喜欢去逗她,当然更多的是调侃,她鼓励眼镜帝说:“怎么就今年就不做了,还有一大波行情要来,吃掉你的脑子啊(钱包的意思),要做啊,不要我放弃,我看好你哟!”

    眼镜帝故作深沉的压低了声音说:“想我也是十几年的老股民了,在股票市场摸爬滚打了十几年了,什么场面没有见过,但今年这一波我实在是无语了,没有见过这么搞的!”他心里是暗骂啊!把我的钱都搞没了,我还炒个屁啊!

    范特稀见他想我放弃连忙继续鼓励他:“不要怕,有我,只要我的的资金一进来,又会有一波大行情要来了!”说得跟真的似的!

    眼镜帝解释道:“怕了,现在上了年纪血压太高了,这么大起大落的心脏受不了!”

    范特稀还是觉得眼镜帝不要我放弃,所以一直是鼓励过不停:“要炒才会有钱!你不是最大的愿望是挣到钱后用钱砸自己的媳妇吗?现在就是机会啊!你怎么能不炒啊,要炒菜油钱,不炒木有钱!”

    眼镜帝是个固执的人,他决定的事是很难改变的:“怕是全家吃菜油,猪油都要买不起了。”

    范特稀又想到一些好笑的事,又对着眼镜帝笑了笑,我们看得鸡皮疙瘩都起了,因为她太坏了,她说:“一定要吃压榨的菜籽油,不要吃那种调和的?”

    眼镜帝不解为什么不要吃调和的,难道不好吗?

    范特稀抿着嘴笑着对她说,总算知道自己针对性太强了,有些不好意思的节奏,她说:“只有天天吃压榨菜籽油,你才会感觉到自己天天有压榨的感觉啊,不仅是你媳妇,还有你的领导,还有你身边的人不是每天都在压榨你啊!所以要吃压榨菜籽油,你才会有抗体,不被她们把你给压榨死啊!你若吃的是调和油,那就意味着,你天天都得不厌其烦的调和各种矛盾,又不能解决问题,所以那不是比你简单的被压榨还要痛苦啊!”

    听了范特稀的话,眼镜帝仿佛很受教的样子,吃个菜油也有这么多的讲究啊,我以前都不知道。

    范特稀意思是费话,你以为呢?这菜油不是这么好做的,这菜油也不是这么好炒的,不炒就没有,炒了才会有,所以一定得炒!

    然后范特稀大胆预测道:“明天开始涨,要挺住,要补仓,千万别被拍死在沙滩上啊,只要你坚持一切都会有的,相信我没错。”

    眼镜帝苦笑道:“我又不是千斤顶,我也不是姚明,我更不是铁柱,我顶不住啊!”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