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七章 做梦
    “热死了热死了,总算是回来了。”我一回到家的大门就连声呼道,生怕里面的人没有听到,也生怕没有人来迎接我。

    母亲接到我的电话知道我今天回来,所以一听见我的声音,就走了出来,一看我回来就满脸笑容的对我说:“回来了!快进屋里凉快,凉快!”

    “我操,总算是回来了。”虽然嘴里骂着,但是内心还是很高兴的,能回家对我来说也是很快乐的事,有的人不喜欢回家,有的人却喜欢回家,每个人对家的概念都不一样,对于我来说,我就喜欢回家。

    大半天的车,这城市与农村的距离有多远,我算是深深的明白了,不仅是心的遥远还有路途的遥远,现实的距离就将我折腾得够呛的,由于没有车,就只能是各种折腾啊,每次都得花上半天的时间来坐车你说我伤得起不,我好不容易从大中午的太阳下进入阴凉的房间都一齐长长出口气。

    “都回来啦,热坏了吧,肯定是辛苦坏了!”我妈见到我就乐得不行,并让我爸赶紧过来招呼:“他爸,快把井里的冰镇大西瓜拉上来切开。”

    我感觉不好意思,我笑了笑:“都是自家人,客气啥啊!我说自己来就行了,这是回我家啊!又不是到别人家!怎么能让你们二老动手啊。”说完我准备自己亲自动手的。

    但是我妈坚持,非要让我歇着,他们来就行了。

    我说这是何必嘛!有口水就行了,搞得这么见外,还买了西瓜,这么破费,关键是我没有缴纳生活费,还常常跟家里人要,所以有时候自然是觉得不好意思。

    我也是这么大个人了,也是老大不小了,我们村的许多和我同龄的人,都结婚生子了,找钱养老婆、孩子了,所以我想着自己挺差劲的。自然会心里莫名的难受,不仅没有照顾老婆孩子的能力,还要父母操心啊!

    我妈坚持就算了,我爸也坚持,看来今天他俩的心情都挺好的,这样我就放心了,这孩子嘛,就怕父母心情不好,只要是父母心情好,我也是比任何事都让我开心。

    “好嘞!”爸爸就去小院里把井盖拿开,把用绳子吊下去的吊篮提起来。吊篮里面装了两个大西瓜,爸爸抱出来一个,然后把吊篮又放回井里。

    我家虽然早就通了自来水,但是我家那口有上百年的老井还是舍不得填上。觉得那井水比自来水甜美多了,所以就装了个电动水泵,一家都吃井水。平时当下冰箱用,冰点西瓜水果味道好极了。

    我们村的生态环境保护得好,所以不仅是风景优美,而且是水也没有多大的污染,有几个大的矿泉水公司,还来我们村里取样过,都说我们村的水合乎他们公司的矿泉水标准,还有人要买断我家这口井呢!

    但是被我父母拒绝了,我父母说这是祖辈留下来的东西,不能在自己的手上丢了,所以不管矿泉水公司出多少钱,我父母都不同意,这不是钱的问题,这是一种责任,他俩觉得不能为了钱,让这口井变得商业化,让人家说我们家的闲话。

    我的父母又是极爱面子的人,自然不能为了几个钱,而丢掉了养活自己几代人的水井,如果什么都能出卖的话,什么都想卖钱的话,那我们的传统就再也没有了!

    我虽然也是想让我的父母将水井承包给别人的,我说:“你又不是做什么坏事,是建水厂,这是好事啊!这不仅能让我们家有一定的收入,还能让我们村里有一定的收入,也能增加不少工作岗位,解决不少闲置的劳动力,还能让全市的人吃到我们村的水,让更我的人了解到我们村,我们村的生态保护,我们村的优美风景,这是一举多得啊!哪有什么不好,我实在想不能他们说的传统是什么意思。”

    但是父母们坚持,我就不好再说什么了,有时候我们做儿女的不仅要为自己着想,也要为父母着想,既然他们想留下这口井,我们就只能支持他们,而不是为了蝇头小利而伤了父母的心,所以后来我再也没有再提建矿泉水水厂的事了,这事也就这么黄了,我也错过了一次发财的梦,但我不觉得可惜,因为每次我吃着自己井里的水,我都是甜滋滋的,我就很开心了!

    嗯~~的确好吃,我咬了一口西瓜想道,不是冰箱里拿出来的那种冰凉,喳牙的冷。而是一种清凉,一种爽口,一种阴冷,吃下去感觉全身毛孔都凉爽了的那种感觉。

    这边吃着西瓜,那边妈妈已经快手快脚的炒菜上菜了。

    “每次来都这么麻烦,不用炒这么多菜,你们太客气了,千万别腊肉,别炒鸡蛋,别炒花生米,我都不爱吃啊~”我歉意的说道。

    “麻烦什么呀,都是家常菜。你难得回家来,家里热闹我才高兴呢。”妈妈热情道。

    的确是家常菜,不过胜在一个新鲜,都是地里刚摘的菜。

    荷塘里新采的荷叶煮的荷叶粥碧绿碧绿的像翡翠一般,蒸的葱油卷喷香喷香的。还有妈妈的拿手好戏,现在正当时的蛋黄粽子,真是太美味了,我觉得不要菜她都能吃到撑。

    饭后,我吃撑到的倒霉娃东倒西歪的躺在堂屋地板的竹席上,穿堂风温柔的带来凉意,躺着躺着都睡着了。

    清风徐徐,睡意朦胧,外面的喧嚣好像都一齐远去,只剩此时的宁静。

    忽然想起手机铃声,把我吵醒了,我操了,原来是做梦啊,做梦也梦见吃,我都快变成吃货了,不过唯一不同的是,我是饿得,他们是馋的,这你说人与人之间怎么比啊,根本就是没法比。

    有时候想想我这么瘦,她这么胖,也是有道理的,想想我这么瘦我容易吗?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