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九章 我的江湖一
    《庄子·大宗师》:“泉涸,鱼相与处于陆,相呴以湿,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后来的引申义: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朋友是用来出卖的。

    故事战国时期,庄子家贫经常吃了上顿没下顿,妻子叫他外出借粮食,他去找监河侯借粮。监河侯许诺秋后再借,庄子说这是远水不解近渴就回家。妻子让他再去别的地方借,他说要像车辙里的鲫鱼一样相濡以沫过日子,不如两忘而化其道。”

    妻子只好偷偷地流泪非桀也,领取休书后,不久,就嫁给阔佬,然后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两条鱼被困在车辙里面,为了生存,两条小鱼彼此用嘴里的湿气来喂对方。

    这样的情景也许令人感动,但是,这样的生存环境并不是正常的,甚至是无奈的。对于鱼儿而言,最理想的情况是,海水终于漫上来,两条鱼也终于要回到属于它们自己的天地,最后,他们,相忘于江湖。

    在自己最适宜的地方,快乐的生活,忘记对方,也忘记那段相濡以沫的生活。

    鱼儿的江湖水色潋滟,人的江湖亦是满眼烟波。家在村里的日子,家虽然不是江湖,但我们生下来,就已经初入江湖。对家的思念我还有几分不舍,校园是江湖的另一个避风港,出门一步便是江湖,风雨兼程却再难回顾。

    曾经拟作萧萧寒水边的书生,揖别而辞,昂首出门,将青春一梦都留给了绿树白墙的校园,在这里我们交到了朋友,学到了知识,这是我们人生旅途中最美的江湖,这里没有纷争,没有勾心斗角,没有权利斗争,只我莘莘学子。

    毕业后相聚的次数愈来愈少,偶尔邂逅在人来人往的街头,见过那渐去沧桑的容颜,不觉又多了几分伤感。

    浩淼的江湖实在很大,淹没了芸芸众生,也淹没了种种情感,却不淹没故乡的情。

    其实,这不仅缘于时空和地域的转换,也因为似水流年改变了我们的心性和感觉,在江湖的磨砺中,我们长大,我们成熟,我们更加热爱我们的江湖。

    当我学成归来,带着满腔的热情,和远大的抱负,老师传授给我的知识,回到生长的故乡,小小的村子还是当初的模样,还是我熟悉的模样,我想要改变的不只是的我自己,我还想改变我的村子,让她变得更加美丽,更加的焕发光彩。

    我努力搜寻着儿时的记忆:细长狭窄的村道,比邻而居的平房,染红西天的夕阳,袅袅升起的炊烟,色彩斑斓的庭院那些黑墙白瓦的记忆,这些却都难见到了。

    换了容颜的幸福村落和换了容颜的儿时玩伴都让我陌生,我有些茫然。

    我和它们客套、寒暄、叙旧,心中竟没泛起波澜,只是想起儿时的记忆,但能让我唤起这份记就比什么都来得珍贵了。

    是时间的灰尘遮盖了疲惫的心,还是世故的江湖淡释了久远的情,我不知道。

    我只恍然觉得我们都是游在水里的鱼儿,因水的浅浊而分开,渐游渐远,再相遇时,眼里流转的是惘然和淡漠,因我们已经离开那条河流太久了。

    相聚是缘,无论是朋友,还是爱人,还是我们只是相亲认识的,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现在认识,我们可以交流,我们可以成为朋友,我们可以在一起吃饭,有说有笑,那不是比什么都得珍贵吗?

    如何让你遇见我,在我最美丽的时刻。为这,我已在佛前求了五百年,求佛让我们结一段尘缘,佛於是把我化做一棵树,长在你必经的路旁。阳光下,慎重地开满了花,朵朵都是我前世的盼望。当你走近,请你细听,那颤抖的叶,是我等待的热情,而当你终於无视地走过,在你身後落了一地的。朋友啊,那不是花瓣,那是我凋零的心。

    相亲女曾经问我知道佛说:前世的500次回眸,才换来今生的擦肩而过,这句话是出自哪里?

    我当然是知道的,我告诉她。

    佛从来没说过这句话,这是被后人理解错的,这句话是前世五百次的回眸,才赢得今世的擦肩而过。

    这句话是从这个典故来的:有个年轻的一无所有的女孩,没有家人没有感受没有欢喜更没有悲伤的独自生活着。日子过得还好。媒婆也快把她住的门槛给踩烂了,但她一直不想结婚,因为她觉得还没见到她真正想要嫁的那个人。

    有一天,她去一个庙会散心,于万千拥挤的人群中,看见了一个年轻的男人,不用多说什么,反正女孩觉得那个男人就是她苦苦等待的结果了。

    可惜,庙会太挤了,她无法走到那个男人的身边,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那个男人消失在人群中。

    后来的两年里,女孩四处去寻找那个男人,但这人就像蒸发了一样,无影无踪女孩每天都向佛祖祈祷,希望能再见到那个男人。她的诚心打动了佛祖,佛祖显灵了。

    佛祖说:“你想再看到那个男人吗?”

    女孩说:“是的!我只想再看他一眼!”

    佛祖:“你要放弃你现在的一切,包括你的自由和自主。”

    女孩:“我能放弃!”

    佛祖:“你还必须修炼五百年道行,才能见他一面。你不后悔么?”

    女孩:“我不后悔!”

    于是这女孩变成了一块大石头,躺在荒郊野外,四百多年的风吹日晒,苦不堪言,但女孩都觉得没什么,难受的是这四百多年都没看到一个人,看不见一点点希望,这让她都快崩溃了。

    最后一年,一个采石队来了,看中了她的巨大,把她凿成一块巨大的条石,运进了城里,他们正在建一座石桥,于是,女孩变成了石桥的护栏。

    就在石桥建成的第一天,女孩就看见了,那个她等了五百年的男人!

    他行色匆匆,像有什么急事,很快地从石桥的正中走过了,当然,他不会发觉有一块石头正目不转睛地望着他。

    男人又一次消失了,佛祖再次出现。

    佛祖:“你满意了吗?”

    女孩:“不!为什么?为什么我只是桥的护栏?如果我被铺在桥的正中,我就能碰到他了,我就能摸他一下!”

    佛祖:“你想摸他一下?那你还得修炼五百年!”

    女孩:“我愿意!”

    佛祖:“你吃了这么多苦,不后悔?”

    女孩:“不后悔!”

    女孩变成了一棵大树,立在一条人来人往的官道上,这里每天都有很多人经过,女孩每天都在近处观望,但这更难受,因为无数次满怀希望的看见一个人走来,又无数次希望破灭。

    不是有前五百年的修炼,相信女孩早就崩溃了!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女孩的心逐渐平静了,她知道,不到最后一天,他是不会出现的。

    又是一个五百年啊!最后一天,女孩知道他会来了,但她的心中竟然不再激动。

    来了!他来了!他还是穿着他最喜欢的白色长衫,脸还是那么俊美,女孩痴痴地望着他。

    这一次,他没有急匆匆的走过,因为,天太热了。他注意到路边有一棵大树,那浓密的树荫很诱人,休息一下吧,他这样想。他走到大树脚下,靠着树根,微微的闭上了双眼,他睡着了。

    女孩摸到他了!他就靠在她的身边!

    但是,她无法告诉他,这千年的相思。

    她只有尽力把树荫聚集起来,为他挡住毒辣的阳光。

    千年的柔情啊!

    男人只是小睡了一刻,因为他还有事要办,他站起身来,拍拍长衫上的灰尘,在动身的前一刻,他抬头看了看这棵大树,又微微地抚摸了一下树干,大概是为了感谢大树为他带来清凉吧。

    然后,他头也不回地走了!就在他消失在她的视线的那一刻,佛祖又出现了。

    佛祖:“你是不是还想做他的妻子?那你还得修炼”

    女孩平静地打断了佛祖的话:“我是很想,但是不必了。”

    佛祖:“哦?”

    女孩:“这样已经很好了,爱他,并不一定要做他的妻子。”

    佛祖:“哦!”

    女孩:“他现在的妻子也像我这样受过苦吗?”

    佛祖微微地点点头。

    女孩微微一笑:“我也能做到的,但是不必了。”

    就在这一刻,女孩发现佛祖微微地叹了一口气,或者是说,佛祖轻轻地松了一口气。

    女孩有几分诧异,“佛祖也有心事么?”

    佛祖的脸上绽开了一个笑容:“因为这样很好,有个男孩可以少等一千年了,他为了能够看你一眼,已经修炼了两千年。”

    但愿我三十年的回眸,能赢得你的一生相守。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