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六章 抱负
    她一听知道我在装,但又不好当面拆穿我,只好让我继续装了,她说:“那就当你没有吧!”我们说下一个问题。

    我说什么叫做,就当我没有,没有就没有,有就是有,男子汉大丈夫,行不改名、坐不改姓,希望相逢相识的朋友们,能够像蒲公英一样,遍布传说的天空...育得桃李满天下、天涯海内皆知己—也许这就是我的传说吧~~~

    记者朋友见我是死要面子,没有办法,只能继续问我说:“那你30万字的时候有什么打算,还准不准备继续申请签约啊?”我一听,总算是可以牛碧一回了,这未来的事,谁知道啊,我表示暂时保密,走着瞧的样子,就是这样牛碧啊!还有谁?

    我看时间不早了,我要睡觉了,让她赶快问最后一个问题,我表示感谢我要睡觉了,不行了。

    她只好意犹未尽的样子,问了最后一个问题:“那做为最后一名,你连续2个月拿到倒数第一,你现在有什么感受,可以告诉我们吗?大家都很想知道倒数第一是什么感受啊!”

    我采访过太多优秀的人,所以,这种倒数第一的,她还是第一次采访,难免对我是抱有很大的希望,希望我能说点什么她想听的东西出来。

    我说那我就简单说一下我的感受吧,我想说的是我哪了这几个月的倒数第一后,我最大的感受就是我还有发展空间,我觉得我还有很多潜力可以挖的,所以,我想说的是:“去你妹的倒数第一,总有一天老子要超越倒数第二的,大家走着瞧,谁怕谁啊!”

    我想了想,虽然这书我是写了,还写了不少的样子,但我知道,里面有很多都是亲友票。看到收藏还不足十的样子,我急啊!

    百度了一下,好多人说,如果过了十万字还没有人联系签约一事,那这本书就没什么盼头了。看到这里,我的心真的是拔凉拔凉的啊!

    如果有人在我身边,我一定会纠住他大喊:“为什么不签我?!为什么不签我?!”

    当然,这只是玩笑。我哪敢在他们前面做咆哮帝呢?我只会给他们端茶倒水,做狗腿状,以求他们给我指点一二。

    可惜,我身边没有他们这样的人才啊!

    无奈,今天发了一个留言,征求对本书的指点。

    可惜的是,太多以为我是为了新书互粉的了。

    幸运的是,仍然有一位书友,给我提出了宝贵意见。

    让我们欢迎这位书友闪亮登场吧!啦啦啦啦这位书友就是“上帝指使”!

    请让我再三鞠躬表示感谢!

    上帝指使书友说:看了前三章,说实话,前一段还是吸引了我,但是越往后面看层次感和紧凑感略显不足。其实前三章你可以用倒叙的方法,这样精炼一点,最少前两章可以揉成一章,后面没看,不做评价。

    一个读者的客观评价,不喜跳过。开玩笑,我怎么会不喜呢?我真的是大大的欢喜。而且,我因此做了一个决定大修!唉,没想到,我也有开大修厂的时候!

    文章的开头,其实缘于另一篇好文《人气王》,其中就有主角被困难吓到了的场景,我当时就想了,我要将这个情节做为我的小说的开篇。

    其实自己也挺喜欢牛这种生物的。其实我在农村的经历,也有吹牛中一个小情节的启发。

    不过,我想这应该不属于抄袭吧?我是将一些小情节放大,再加以自己的改造。

    唉,想当年在游戏中叱诧江湖的时候,我的名声是多么的响亮!(其实也只是在本国,世界就一般般了!)现在写起了小说,我却是成了沧海一粟,泯然于众了。

    这落差真不是一般的大啊!枉我还一直担心上帝指使这个名字被人抢跑了注册不了。

    咳,好像扯远了。即兴演讲就是如此。不过,我没有中途放弃的习惯,所以,收藏本书的书友请放心,不管会出现什么情况,我都不会太监,也不会敷衍了事,因为我就是这种不撞南墙不回头的人。

    好在,我真的很诚恳的在写,也在很诚恳的征求意见。只要你的意见对我有用,我愿意在主旨基本不变的基本上,给这本书动大手术。

    哦,我愿意为你,我愿意为你,我愿意为你,没日没夜的改动......亲们,你们还在犹豫什么呢?

    有什么建议、板砖,直接向我砸来吧!在苍茫的书海上,狂风卷集着乌云。

    在乌云和大海之间,上帝指使象黑色的闪电,在高傲地飞翔。一会儿翅膀碰着波浪,一会儿箭一般地直冲向乌云,他叫喊着,——就在这上帝指使勇敢的叫喊声里,乌云听出了欢乐。在这叫喊声里——充满着对暴风雨的渴望!在这叫喊声里,乌云听出了愤怒的力量,热情的火焰和胜利的信心。——暴风雨!

    暴风雨就要来啦!这是勇敢的上帝指使,在怒吼的大海上,在闪电中间,高傲地飞翔;这是胜利的预言家在叫喊:——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

    老天爷啊!你怎么这样对我啊,我是好人啊,为什么对好人也这样啊,嘴巴疼啊!

    我想了想肯定是这段时间被她气的肝火旺啊,本来好好的人,被她气得哪还有好好的了,这不是这里不舒服,就是那里疼的,这要我怎么办啊!神啊,救救我吧,我好可怜啊!

    我也想知道为什么!真的!我很想知道!这种情况已经持续了半个多月了,似乎还在日日加重。没有一点好转的迹象,这难道也是因为上了年纪的原因,什么头疼脑热的都恢复得慢啊!哎,我越来越觉得这身体状况慢慢的走下坡路了,实在是难受得要命啊!

    两边的腮帮子都痛得不能侧身枕着枕头睡觉了,反正我是怎么睡我都觉得不舒服啊,我是怎么睡我都难受得厉害,所以我就问我妈说,迷是怎么回事啊!

    我妈一口咬定是我连连熬夜的原因,可是我历来都睡很晚的,几十年来,几乎都是瞎折腾到深更半夜鬼,我也不知道我怎么会这么忙啊,更气人的是,可惜也没有忙出过成绩来,这是最要命的。

    第二天才慢慢悠悠起来洗脸刷牙,然后等大家都出笼上班的时候,才慢慢的冲洗干净后才上床的,打临工也就这样,上班也不怎么正规。许多时候我都想不干了,但是为了生活,还不是得干下去啊!

    每天都有忙不完的事,有时候会加班到很晚。反正是很辛苦的样子,也许大部人没有体会这种辛苦,这不仅是身心上的,还有体力上的,而且付出了也不一定得到回报,这才是最伤人的。

    为何独独这最近熬夜就如此这般出状况不依不饶的来害我咧?看来是人上了年纪的原因,身体不听使唤了。

    也许是最近几次和相亲女聊得挺开心的,反正我是挺开心的,她开不开心我就不知道了,因而心情荡漾喜不自禁屁颠屁颠的上了虚火的缘故。

    可是,可拎的牙诶!我现在是想吃得不到吃,想玩得不到玩,想写得不到写,我仅仅搞点创作晚了几次,就这样对我,难道是我太拼了,就要满口燎泡的制裁我?

    那真是天理不公!所以,我一点都不服啊!我一定顽抗到底!决不吃药!本来我是准备今晚吃十几粒妇科千金片的,想想又呕不得,我冒犯一点错误,为什么平白无故偏偏吃药的总是我咧!

    我不相信我拗不过这满口的痛苦!我深信我能自愈!因为善良的我终会有幸运之神眷顾,何况这幸运是在我饱经这苦痛煎熬无数时日之后!

    我赞成培根说的:“意外的幸运会使人冒失、狂妄,然而来之不易的幸运会使人成为伟器!”

    虽然,我是很赞成培根说的,但是没有人赞同我写的,这还不是扯淡。你们知道,我最近是9:30我就下线了,不敢写了,身体着不住啊!我是有心无力啊,加上没有动力,我觉得我写不写,也就这么回事,现在的我也看淡了,看开了,学会了不计较。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