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一章 进城
    我本来想和父母到外地打工来着,可是来到火车站,我才意识到一件事:我根本就不知道该去哪里,只好留在了省城里。

    我站在大城市的中间地带的广场上,长出了一口气,天啊,我这就算到了大城市了。这是我第一次一个人来大城市,我感觉就好像到了另一个世界,大城市给我的感觉就是繁华加迷惑。

    熙熙攘攘的人群,车水马龙的立交桥,还有那种很长的大公共汽车。恩,这些以前都只在新闻联播里看到过,现在都出现在眼前了。可是紧接着问题也来了,我在大城市没有朋友,我要到哪里去找个工作呢?

    当时刚到大城市,我对这里的一切都不熟悉,那时根本不知道通往哪里,至于地铁,我压根就没做过。不过我不想就这样站在广场上。

    于是我找了个公交站,看到上面一连串我一个都不认识的地名,我开始觉得郁闷,这去那里是好啊?于是我决定试试运气,在车站等了不到半分钟,就来车了,我也不知道是几路,

    反正是很长的车的,至于什么颜色我记不得了。我也就随便上去了。那售票员看我提着一大包行李,上车后又有点不知所措,就问我有卡吗,我说没有。

    她就叫我买票,我掏出钱,她问我去那里,我当时有点晕,我什么地方都不知道,可我还是故作镇定,看了看车上的站牌子,说了一个地方。

    我把钱递给了她,她没有收,恨了我一眼,可以是觉得我是土包子吧,然后她指了指投币箱,她让我把钱丢进。

    我把钱丢了进去,可是票没有出来,我当时就急了,怕一会有人查票来着,就像火车上,中途有人查票一样,我一急就连忙大声的喊了出来:“票呢,我的票怎么没有出来,我钱都丢了进去,没有得票,这可怎么办好啊!”

    我可怜巴巴的看着卖票的司机。顿时大家就笑了,被我的滑稽的举动笑得喘不过气来,司机以为我逗她呢?恨了我一眼,以为这是恶作剧,没有理我。

    这时我见她没有理我,我就去看这投币箱,看是不是有什么机关来着,一点就出票的那种机关,我也不懂,我就乱摸乱看这投币箱起来,这下就把司机吓到了,以为我要打她投币箱的主意。

    还好旁边有好心人看不下去了,指责司机说:“别人要票,你就给一张嘛,这也没有多大点事,你何必为难这孩子啊!”大家都开始同情我起来,当时我也搞不清楚状况,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我又看了看司机,司机也看了看我,摇着头撕了张票给我,让我去后面,别打她的投币箱的主意。你们知道的我真没想有打她的抽身箱的主意啊!我得到票后,我就高兴的谢谢了大家,回来后面去了。

    大约坐了很长一段时间的车,大城市里的车很多,我第一个看见那样多车,等我下车时,我想我已经远离了客车站了,不过这对于我也没什么意义,只是从一个不认识的地方到了另一个不认识的地方罢了。

    可关键是我远离了客车站,我觉得自己好像溶进了大城市的钢筋水泥之中。我的第一个想法是找个活做,管住管吃的那种。可是当时天色不早了,也没想好具体要干什么,于是就先找个住的地方,具体多少钱我记不清了,不过价格真的不便宜。那是第一次住,先要看身份z,之后才可以住,我原来根本没有这样的经历,现在想想那时候真的很无知。呵呵。第二天我就出去找活做,因为我没多少钱,不能一直这样闲下去。

    是啊,去那里好呢?其它的大城市也不一定有我的一席之地啊?也不想去,听说那里物价很贵。于是我最终决定不去外地了,就留在省城里,具体原因也不知道,因为我所知道的大城市里,好像我们省城这两个字对我很有吸引力,我想就算是支援家乡建设吧。

    相亲女一听,我说得这么惨跟真的似的,忍不住同情我起来,心想你就骗吧,你就使劲编,你反正是没谁了,也只有你能编得这么真了,相亲女问我说:“要不要我给你捐点旧的衣服,旧的书,旧的电器什么的啊!”

    我一听连连点头心想这个好啊,我说:“衣服就不用了,你穿的衣服我也不能穿啊!”

    相亲女说:“没说给你穿,你还想得倒美哈,我捐衣服给你穿,你也是真敢想啊!”

    我说你捐衣服不给我穿,那你给谁穿啊!

    相亲女说:“你妹啊!”其实是骂我的,她以为我听不出来。

    我这人人傻立马就当真了,我说:“我妹是1米7的大个,怕是你捐的她穿不了吧?那是小了不是一号啊,是小了好几号啊!”

    她一听我嘲笑她,生气道:“滚,滚,滚,你个小王八蛋!”

    我见她生气了,还骂我,我就特别委屈,不是吗?我说:“我说的是实话啊,还不让我说实话啊,真穿不了,太小了。”

    她说:“我真没有看出来,你真挺不是东西的!”

    我见她更生气了,连忙转移话题说:“要不你给我捐点书,比方说《上帝指使》《人气王》....之类的书也行,我就喜欢看这两本书,我说没有想到你也喜欢啊,好巧啊!”

    她无语道,告诉我说:“我不喜欢这两本书,我是听也没有听说过,她告诉我说她没有,也不会买的,让我死了这条心吧,我没有听说过捐书,被捐赠的人要指名道姓捐赠人要给他捐什么名字的书的。捐书当然是我想捐什么给你就捐什么给你啊,当然是我不要的书,我自己都要看的书,我还捐给你,我怕是我傻似的。”

    我一听,我就有点生气了,这么好的书她说她不喜欢,还不会买的,让我死心,这让我是心都碎了,我的旷世巨作就被她说得是一文不值的,你说换谁谁不生气啊。

    她还挺不乐意的,不就捐几本书嘛,还不准别人指名了,我说:“那好吧,我随便你好了,你想捐什么就捐什么吧,我也就不和你斤斤计较了,我是大肚的人。但是我先说,你别捐什么妇女之友之类的书啊,要是被我们村里的人知道,我看这种书,我怕是这辈子我都抬不起头了,你知道我们农村人没事就喜欢八卦,这还不成了她们茶余饭后垫热议的话题啊!我表示我伤不起这种事来着。”

    相亲女一听就乐了,她说我:“其实我知道你就爱看这种书,我是知道的,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我这真的还有,哪天我给你带几本去,一定要好好看啊,说不定有时候我还要咨询你啊!”

    我一听她明显是滚犊子嘛,我说:“这个真没有,我真不爱看这些,你真别给我怕给人看见了,被别人误会就不好了。”

    相亲女告诉我说:“这事有什么好误会的啊,你又不是干什么坏事,不就是看几本书嘛,别人就误会了我怕是不会欧!她笑着告诉我说,男子汉大丈夫,想看什么样的书,就看什么样的书,谁还管得了你,那有什么啊,你还不好意思来着,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啊,我要是你我就正大光明的看,谁敢说我,谁敢笑我啊,谁敢说我,谁敢笑我我就跟谁急。”

    我一听特别无语,我不是怕别人说我,我只是觉得她怎么会这么看我,她不应该这样看我啊:“你们都是知道的,我是什么人,我可是正人君子啊,我可是出了名的好男人人啊,这都是家喻户晓的事了,她怎么会不知道,她是知道的嘛,不然她肯和我谈恋爱啊!”

    但是我也有我的无奈啊,你们知道的我可是一个公认的好男人,也是一个地地道道的纯爷们,是纯的不是伪的哟,所以像我这样的人,有身价,有地位,还有声誉的人,是不能看这样的书的,让人知道的话,有损我的形象事小,影响我找女朋友事就大了,所以我坚决拒绝她给我捐书,怕有损我高大威猛的形象,你们说是不是。

    我看这话题是不能再讨论下去了,我可不想被她当作是喜欢看这种书的男人,所以我只和扯开话题,和她继续研究捐什么的事,我说:“你不是说你要给我捐电器吗?我刚刚好正好我的50寸的大彩电坏了,我正好想换来着,你如果实在要捐的话,就捐我这个吧!”

    相亲女一听眼睛都瞪出来了,她表示:“你心还真大啊,还50寸的大彩电,你也是真敢说啊!你说你的刚刚坏了,你的那个是多大的?”

    我低下头,轻轻的说道:“19寸的,我那个是。”

    她一想,这你个19寸的老古董电视机,也就十几块的样子,然后她想我需要个50寸的,当然是怕我一个人用不了这么大了,她告诉我:“一下就翻了将近3倍啊,你的心也忒大了,你还真敢要啊!你是没谁了。”

    我见她不肯,表示就算了,我也不是非要要,就算她真给我,我也不一定要,何况她没有真给我,只是说着完的,我明明就知道她不会真给我的。

    所以我自然是要装着不在乎的样子,我说是你自己说要给我的嘛,你们大家都听见了,又不是我主动开口要的,我有什么错啊!怎么有这样的人啊,说给又不给的,这不是耍着人玩嘛,我真不想理她的,说话不算数。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