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九章 回忆那些美好的时光2
    80一代,我和别人聊天的时候,也爱这么说自己。是为反叛找借口么?

    或许,本来就该如此。(痛苦并信仰着)

    你说我也是没谁能比得上的人,虽然我想起过去的事在今天来看总是觉得太遥远了,但是还是总是要想起的。就如我个人这么觉得,我和电台主持人的个人风格不尽相似的,每每想想这段话来“篇篇情,篇篇都是情。”我就特别有感悟来着!

    对,她做的节目每一篇文章,每一个主题,都代表的了自己的感情,我也不是吗,我的每一章,也不同样是代表了自己的每天的感情来着,所以我个人觉得我还是挺认真的在写自己的东西吧?

    因为我们都有共同的理念,要做出,要写出自己的篇章来吧!只可惜她做到了,她成功了,她让人记住了,我没有做到而已,如果我年轻的时候勤奋一点的话,也许我会有另一个结果吧,现在说这些有些晚了,哈哈!

    “如果可以让我回到初中时的年纪,让我付什么代价我都愿意。”

    我向所有问起我大学生活的人重复这一说法,我的说法从来没有改变过,正如我在进入初中时说“如果可以让我回到小学的年纪,让我付什么代价我都愿意。”废话,这话到今天我都还天天挂在嘴边啊,不过一点用也没有。

    并不对未来感到悲观失望,只是惋惜一种东西的丢失,它不是突然之间蒸发不见,而是在从指尖慢慢流淌消逝。它的名字,也许叫做纯真。

    然而所有人依然认为我们是纯真的一代。尽管他们有时也惊讶于我们的成熟,但是读者只能认识也只能接受我们纯真的基调。

    父母是最疼爱孩子的。有女生对我说:他们从来不会知道我几岁和男孩拉的小手。有哥们对我说:他们从来不会知道全国名校的寝室一天消耗几包烟。在他们的眼里,我们都是乖宝宝。

    我说这还好办,他们可以不了解我们爱吃什么爱穿什么和谁恋爱甚至有没有恋爱,难办的是他们不知道我们在想什么,不知道我们喜欢什么讨厌什么,不知道我们学过什么受过什么熏陶,不知道现在多少孩子在说“爸爸妈妈你真好”的背后隐藏着冷笑。

    父母是最疼爱孩子的,所有年纪比我们长的人都借用他们的目光看我们,于是一起相亲相爱,或者说盲目相亲相爱。这还好办,难办的是他们以为自己不是这样的人,从来没有溺爱过我们。

    这全要怪我们自己,我们就是乖啊,我们就是太纯真了,哈哈。

    我们总习惯于假扮纯真的样子,我们不会把自己第一次“如果可以让我回到初中时的年纪,让我付什么代价我都愿意。”之类的话挂在嘴边。

    并不对未来感到悲观失望,只是惋惜一种东西的丢失,它不是突然之间蒸发不见,而是在从指尖慢慢流淌消逝。它的名字,也许叫做纯真年代。

    然而所有人依然认为我们是纯真的一代。这和我们扮不扮纯真没有一点关系,因为他们看到的是我们这代人的本质,就是纯真啊,毕竟我们的内心还是纯真的。

    遗憾的是我们出生在八十年代,成长在九十年代,诗人灭绝的年代,没办法我们自己就是诗人,像上帝指使这样的诗人就是从这个年代出来的。

    市场开放的年代,市场经济的年代,麦当劳麦卡锡杜拉斯卡丁车卡夫卡一拥而上向我们扑来的年代。不要以为孩子足不出户就不足为虑,电视机互联网远比你每天几分钟谈话的影响大,互联网发哪儿速度谁又能预料得到呢?

    如果在这种环境下你依然相信自己的孩子是一张纯真的白纸我只好钦佩你的教育了,你是成功的,我父母是成功的,如果说你们的父母不成功的话,不关我父母的事,所以不要和扯,我只能告诉你的是,我父母是成功的,我爱我的父母。

    真所谓无知者无畏,也所谓纯真者也无畏也。

    在天朝,从来没有一代人比我们受过更好的教育,也从来没有一代人像我们这样方便地接受各种信息,更从来没有一代人像我们这样“衣食足”,而后有足够的时间与心情去思索问题。

    但是,从来没有一代人像我们这样被人不容分说地钉死在乖孩子的位置上,像我们这样被强迫扮演着纯真的角色,因为我们是独生子女啊。

    别否认,市场上作文书卖得好就是明证。大人们只喜欢看自己孩子写出能得奖或者能考高分的作文,写出《物理班》或者《赤兔之死》。书商们只喜欢“只有孩子写得出的东西”,喜欢“少女日记”、“校园故事”。

    我们可敬的作家们呢?他们喜欢看到我们写出什么?天知道。也许透出一点才气可供他们表扬以显示他们的宽大胸怀,结构足够混乱思想又足够单薄不至于威胁到“他们的领域”的东西,应该挺合他们的口味吧?

    为什么呢?如果说作家们的口味还可以用一点点大众来解释,那么大众的口味如何解释呢?不可否认的是,他们那么迫不及待地要看到“纯真”?甚至还要硬拉人来扮演“纯真”?他们能拉着谁,就是自己的孩子吧,他们希望自己的孩子都足够纯真,这没有错的。

    答案和简单。这个时代已经不适宜纯真存活了,但必须有纯真这种东西,就是这样。

    在满是山珍海味的过度,人人都渴望一盘青菜豆腐;在一片漆黑的屋子,人人都渴望一盏明灯。在没有纯真的年代里,自己身上已没有纯真立足之地的人们,迫切地想在别人身上看到一点“纯真”!

    啊,八十年代出生的孩子,你们来得正好!你们还小,没有社会地位,没有什么发言权,却恰恰到了可以说点什么的年龄,正好!站起来吧,我们有我们自己的舞台!

    我们可以好好地表演一下,当然,表演曲目仅限于《纯真》!什么?走调了?没关系,我们的耳朵都经过了改造,你再走调我们也能看出我们的《纯真》!因为你们的心灵,内心深处透露着纯真。

    《上帝指使》不是都被我们当成纯真年代来读了吗?什么?太刺耳?太刺耳就只好叫你下去了,反正比你们更年轻的,跃跃欲试地想上台来的孩子多的是!

    你们不喜欢上帝指使没有关系啊,我自己喜欢我自己就行了,十二岁的不是都能写什么《人气王》来“纯真”一把了吗?但是三十岁的我还是依旧的纯真,我还是可以写纯真的《上帝指使》。

    在台下的诸位,你们千儿八百地打赏,领受一分久旱甘霖的纯真表演。你们以为是谁在布施,是谁在赏谁呢?是我们自己,我们自己赏识我们自己啊,你以为别人会赏识你吗,我写得再好,也不一定能有人赏识你的,这就是生活。

    别再自己骗自己了。孩子终有长大的一天,谎言终有揭穿的一天,别让自己等到垂垂老矣的时候,才看到自己一手导演的闹剧的主要演员,“纯真”的“角儿”们,揭开“满目疮痍”吓着您!就让他们纯真的活着吧,别在折磨他们了。

    您别着生气,听人说真话的确不好受。我们既然说了,就不怕您着恼。我们不但要说出真话,还准备做“真人”,就是说,我们准备当第一批出演《纯真》这一偶像剧的演员,逗自己开心不行,我还要逗所有的读者开心这才是我要做的事情,对不住,我努力不够,我会继续努力的。

    是的,我们很年轻;是的,我们嘴上的毛不多甚至没有毛。但是我们脑袋里的东西,虽然比不上前辈大师,但至少比市面上欺世盗名的主们多得多!想用一张白纸来涵盖我们,是自欺欺人。我们一定会成功的,不管在什么地方,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写着什么样的自传,我们相信自己不会被困难打败的。

    我们不是纯真的一代,我们是最纯真的一代,因为我们生活的年代已经不是纯真年代,而是最纯真年代。“最纯真”不是“极度纯真”,不是污秽的代名词,而是曾经沧海的拔高与扬弃。

    我们不是纯真一代,但是我们从骨子里比你们任何人都想纯真,而且比你们任何人都更有资格追求纯真,甚至可以说,我们才是真正纯真的代表。

    一张白纸上什么都不写,无法证明它的白,因为你看不到它的成色,甚至它泛了黄,甚至它盖满了修正液你都分辨不出;

    而只有纸上沾上了斑斓色彩,画上了各式图形,才真正显示出“白”来!相对于这些承受画笔的白纸,你们搭起的舞台上上演的那出想象中的《纯真》,不过是米黄淡青甚至透明的各色纸张在惨白的滤镜后面泛出的“效果”罢了。它的真正名字,叫做“最纯真”。

    灯光打过来

    没有话筒我们自己掰

    请摘掉滤镜

    这里拒绝肤浅

    我们不戴面具也不穿制服

    我们不充大人也不扮小孩

    现在

    大戏就要上演了,来开拍《上帝指使》

    我就喜欢看,大家都喜欢看,喜欢看纯真的东西,不是吗

    戏名叫做《人气王》肯定得火的样子

    我现在都还记得我追着上帝指使想哭的日子

    我现在都还记得我捧着《人气王》睡觉的日子

    所有的虚伪将被扫荡

    所有的铜臭将被抽干

    台上和台下的座位都已经订满

    想上就上来来,这个舞台属于我们每一个人

    您爱看就看,想演就演

    一起快乐吧!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