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三章 矢车菊
    我很喜欢矢车菊,我觉得每次回到村里的时候,我就喜欢到处走走,到处看看,我们村的这种美丽的菊花来着,我每次看着这种美丽的菊花,我都会被它的美丽所吸引,有一种莫名的说不出的感觉来。

    矢车菊的故乡在欧洲。它原是一种野生花卉,经过人们多年的培育,它的“野”性少了,花变大了,颜色变多了,有紫、蓝、浅红、白色等品种,其中紫、蓝色最为名贵。在我们村的山坡、田野、水畔、路边、房前屋后到处都有它。

    吉祥之花

    普鲁士皇帝威廉一世的母亲路易斯王后,在一次内战中被迫离开柏林。逃难途中,车子坏了,她和两个孩子停在路边等待之时,发现路边盛开着蓝色的矢车菊,她就用这种花编成花环,戴在九岁的威廉胸前。后来威廉一世加冕成了德意志皇帝,仍然十分喜爱矢车菊,认为它是吉祥之花。矢车菊也启示人们小心谨慎与虚心学习。

    眼睛保护神

    民间普遍流传着这样一则传说。伟大的古代英雄阿尔米纽斯在一次出征中,不幸双眼染疾,一天夜里,战神阿瑞斯来到了阿尔米纽斯的梦里,告诉他清晨盛开在路边的蓝色小花可以治好他的眼睛。次日阿尔米纽斯果然在路边找到蓝色的小花,并把它捣碎敷眼。很快,阿尔米纽斯的眼睛康复了,并凯旋而归。于是他称矢车菊为“眼睛保护神”,并将它广泛传播。

    我真的很想对你说:

    亲爱的,我没有很想你,真的没有很想你,

    玫瑰与钻戒.可不可以跟爱情无关?

    我没有很想你.真的没有..

    我只是在走到某个路口的时候才会想起你,

    我只是在走每天睡觉的时候,

    我只是在每天起床的时候我才会想起你,

    我只是看碟看到一半的时候才会想起你.

    我只是听歌听到一半的时候才会想起你.

    我只是看书看到一半的时候才会想起你.

    我真的没有很想你.

    我只是在我不想想你的时候想起你.

    我只是在我想你的时候才会更加的更想你.

    这样真好.我没有很想你.我没有想你想到发疯.

    我只是想你到眼睛湿润.

    我总是想你想到哭,这样真的好吗?

    我想去睡觉.但是睡不着..

    在床上看着无聊的杂志.翻书的时候想起了你.

    我睡不着..我总是会不由自主的想起你来,这样真的好吗?

    我摇头要赶走你的影子..可是你的影子却怎么也赶不走,

    可是它印在了杂志上.所以我把杂志扔掉..

    我赶紧把关上灯,不去看杂志来着,我以为我就不想你了.

    不过,我没有想到的是即使在黑暗里,

    你的样子在黑暗中是那么的明晰..

    所以我又把灯打开,我想给你打电话来着,但是又怕你睡觉了,

    我没有很想你.只是在没有人的时候想你.

    只是我不知道是因为寂寞才,还是因为没有人我才会想你..

    还是想你才寂寞,还是想你我才不寂寞啊,我不知道。

    我不要再想你.开始之前忘却之后..

    情动是头怪物的常常一出来就是一天,

    这一天我都要被这头怪物缠着.

    我很害怕它,但是我又怎么也甩不掉它。

    眉一皱.头一点..是逃避还是面对..

    我的逻辑没有那么合理化.

    进入你的视线.不介入你的选择..

    而预言.我看过..最好的版本是安徒生的童话..

    这里有最美的童话,从此和王子过着幸福的生活.

    可惜现实却没有童话般的美好。

    在海的那边.天那么蓝.

    象最美丽的矢车菊一样.那么艳.

    我看着它仿佛感觉我会遇见和幸福,

    我好想自己的人生也能细致,优雅像最幸福的花儿..

    我的爱是那样的深,深得让我找不到你,

    爱却那么深..深得任何人都达不到底.

    我没有很想你.即使想你.

    也没有人能想象出,我想你的程度.

    因为在爱情面前.我们什么都没有留下.

    我以为时间会让我忘记你,可惜我没有能忘记你,

    时间一天天的流逝着,我慢慢的长大.

    我以为我长大了,我的心就不疼了.

    我努力的不去想你,

    不想你的时候心里变的一片空白..

    想你的时候我快乐.

    不想你的时候我寂寞.快乐不会多一点.

    回忆在机械的重复.寂寞总会浓一些.

    不想你的我的心才会好受一点,只是美好的记忆越来越少.

    我没有很想你,我想你我的心也不会好受,

    我只是在我高兴的时候想起你.

    在我不高兴的时候我努力不想你就是了

    我坚信,总有一天,你能明白我现在的感受,

    给我回忆的人不会被回忆欺骗.

    活在回忆里的人才会被它欺骗.

    情人心里的天平,砝码细微如发丝.

    你笑了.我的天放晴了.

    你沉默了.我的心也灰暗了.

    我想要捕捉你的任何眼神.

    判断你的眼神里是否还如以前一般热情.

    我收集你的所有信笺,

    衡量你是否还如以前一般眷恋.

    亲爱的.我在做这些无聊而有趣的事情.

    穿着空荡的拖鞋走在空荡的屋子里,

    在房间的角落里,再也没有了你的影子,

    然后等着有一天,慢慢的忘记关于你的一切,

    我想那时我会告诉我一切都过去了.

    你的所有变化我都看不见,因为你不在我的身边.

    我在你面前显得冷漠而无所谓.

    那是软体动物单薄脆弱的壳.

    一样会碎的,我的心也会碎的,

    我没有很想你.就算我我想你.但只是想你而不打扰你.

    我知道,有些错过,就错过了

    我知道,有些失去,.就是一辈子失去了.

    这杯为爱而酿的甘醇.

    自斟自饮,我也是醉了,感受到了那份为爱而生的痛.

    思念是那样的不可抑制,是一种痛彻心肺的伤.

    就让无限的深情.在这字里行间尽情的挥洒吧.

    让这因爱而生的伤感渐渐的成为人生历程中最美的风景。

    相亲女问我说:“这是你写的吗,我也是醉了,没有想到你还有这种文采来着。”

    我脸颊发热,笑着看着相亲女,出神片刻,半响笑着点头:“我告诉她继续保这种无邪烂漫挺好的,也没有什么大错来着!”

    相亲女咧嘴看着眼前帅气的自己,上下打量,半响也不明白我说的意思:“你的意思是?”

    我见她笑了我没笑。只是看着相亲女,不一会骤然吸了口气,非常得意的样子,死死咬着嘴唇要说什么,最终我还是开口说道:

    很久,你都没有面对着一张横格纸,淡然地写下文字。

    很久,你都没有用心感受清凉的微风,碧蓝如洗的天空。

    很久,你都没有体验笔尖上的幸福。

    而现在——我决定告诉你的是,亲爱的相亲女,这样都被你看出来了,我是不是很帅。

    相亲女说好吧,我真的没有看出来!

    我的记者朋友遇到比她厉害的上帝指使,一见面就说要采访我来着,不过这次我没有推迟,我答应了她的采访,反正最近闲着,也是闲着。

    上帝指使简短几句回答了记者朋友的提问,不但妙趣横生,还揭示了我朝社会文化许多诟病。

    上帝指使接受记者朋友访谈问答录:

    上帝指使荣获嘛嘛村文学奖,这刚一得奖,记者朋友抢在中央台的前面邀请这位学富五车的天朝“三无“文学创作作、30岁高龄的嘛嘛村文学奖得主做了访谈。这是没谁了,虽然不是什么大奖,但是看在别人这么重视,这么关心我的份上,我就免为其难的接受了她的采访。

    记者朋友开门见山问道:“人们称您为三无文学家,请问您为什么没有当选大神?”

    我回答“我如果当了大神,怎么还会有时间搞文学创作,每天努力的写自己的作品,并获得嘛嘛村文学奖呢?”哈哈,还有谁~!

    现场爆发岀会心的笑声,都被我的努力感动了。

    记者朋友接着问:“您的文学创作30年无果,你是怎么过来的,为什么这么多年后才得奖?你会不会觉得这个奖来得晚了点。”我骄傲的回答“因为嘛嘛村的文学奖一直等着我!”不晚一点都不晚,怕的是等我死了才拿这个奖那才是晚,只要是活着能拿个奖,不管是多少岁都不晚。

    记者朋友又问:“有人说你这个奖没有含金量,你是怎么看的?”

    我咬了咬,我的奖杯,放屁,谁说没有含金量,镀金的好不好,这一天天的真的是没谁了,这明显就是羡慕嫉妒恨的节奏。我问记者朋友:“你说的那个人咬过啊,他怎么知道!”

    记者朋友说:“我采访的是制作奖杯的人来着,是他告诉我的,他说我做的这奖杯没有成本来着,这都不是真的镀金,这是化学金,不值钱的,你说就这么点钱,能做一个金杯都不错了,还想要含金量,我也是醉了,值钱的话我能亏着本给他们做,我傻啊!”

    我呸了一地的吐沫,我大骂这记者和这制作奖杯的滚犊子,我表示我采访完我找他去。

    记者朋友不知道我找他干什么去,你是找他干什么啊,是去打架还是去拆招牌啊!

    我说都不是,我要投诉315,这明显就是假冒伪劣产品嘛,这金杯不含金,我也是醉了。这明显就是欺骗消费者嘛,你说我得不得找他。

    记者朋友听完后表示这个可以有?

    我告诉记者朋友说这个必须有。其实啊我找他,我能打他吗,这是法制社会,我只是想去说他几句:“你不知道人家是记者啊,你不知道我是要面子的人啊,你怎么能告诉她这个不含金啊,你傻啊,你说了有成就感啊,还是你看别人是美女,你就全说了,我也是醉了,说好了绝对不跟别人说的,怎么就说了,这一天天的!”

    现场为老人家的机智幽默报以热烈的掌声。

    记者朋友又问:“您获得了嘛嘛村的文学奖,现在可直接晋级大神了,是吗?”

    我摆摆手说“不,那是虚名,我是这样的人吗,会为了这虚名而去吗,我现在还没有当上大神,就算是我有一天真的当上大神,有人会说我是被读者朋友们推举上去的,不,我是抬上去了,估计那一天我怕是都老了,怕只怕我是活不到那一天了,我这样比大神轻松多了!

    台下又是一阵掌声,好多的读者朋友都哭了,太感人了。

    记者朋友换了个话题问“您今年30岁高寿,可以介绍一下长寿秘诀吗”?

    我一听我才30岁啊,怎么就叫高寿了,我是气得想打人来着,我真不明白这记者是不是成心气我来着,难道他是猴子派来的救兵吗?我问她:“what,你说啥,你才高寿!”

    记者朋友这样解释道:“我的意思是,这创作的高峰期是14~26岁之间,你看人家都是高中没读,就出来写书,一写就出名了,你说人家那是得多大,你看你现在多大了,所以我想说的是你是怎么保持你的文学的年轻性来着。”

    我想了一想,我是不告诉她我长寿的秘诀的,呸,呸,呸,我还年轻好不好,你才高寿,但是我没有和她不愉快的意思,我微笑答道“其实我刚才已经回答了你的问题—我长寿的秘诀就是不要当选天朝的大福,这样我还能多活几年”!

    掌声和笑声再次响起,说得好,大家都觉得要像我这样出淤泥而不染来着,我学习我这种精神来着,要向我看齐来着。

    记者朋友最后说:“谢谢您接受我的采访!”

    我也握着记者朋友的手说:“别客气,我还得谢谢你,你拿到稿费的时候你记得请我吃饭就行了,别的我也就不想了!”

    台下爆发岀经久不息的笑声、掌声、欢呼声!

    这一天天的明天也不知道能不能上网了,今天能写多少就写多少来着吧!最起码在身为一名文学创作者的我的创作生涯中,我有着不输给任何大神的决心,水平谈不上,只能有决心了,哈哈。

    为了读我的书,许多人是忍着看来着,好多人还特意的搜我的名字来着,哈哈,那么他们通过我的书得到了许多快乐就足够了,学到了许多东西。那么他们也会去更好的更幸福的生活着,寻找着让自己快乐的事情,最后让自己活在快乐里。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