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八章 初见3
    在这个浩浩荡荡的世界上,有一个地方,叫做作者之巅,有人花一生去守护自己的心目中的神,另一些却成为向导,指引着人们前进的方向,有的人却成为别人眼中的疯子,写着自己的属于自己故事。但是我们这帮人,不管是我们站在什么的角度,也不管我们现在身处何种位置,我们都在不断的攀登着。

    接引着攀登着不断的往高处探寻着,每年的冲顶的几有短短的几天,每年登上巅峰的也只有这个几个人,成为高山向导却要经历着艰苦的漫长的训练与磨砺来着,没有几个人能做到,我不是吹,我的经历来着,我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拥有着自己的非比寻常的经历的人。即将到来的写作季,一群疯子又要放出来了,这样的话,这个市场又要热闹了。

    就跟是菜市场一样的,他们就像是一道龙卷风来着,来无影去无踪来着。但是他们来过之后,我们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来的,但是我们知道他们是怎么走的。因为他们来过之后,没有剩下什么,就剩下了一狼藉来着。然后,留下了恶心的一大堆的垃圾,除了这堆垃圾,就再也没有能证明他们来过的痕迹了。

    我就槽了,这都是些什么人啊,怎么会让这些人来此捣乱来着,我也是醉了,你们醉了没有,你们没醉的话,你们就会发现,他们这样的人,然并卵。不值得你去珍惜,也不值得你去注意,更不值得你去费神来着,反正我觉得没有什么意思了,我表达我不喜欢来着,我不管你们怎么看我,但是我是这么看她们的。

    一份好的感情或友谊,不是追逐,而是相吸;不是纠缠,而是随意;不是游戏,而是珍惜。浓淡相宜间,是灵魂的默契;远近相安间,是自由的呼吸,是距离的美丽。可以肆意畅谈,也可以沉默不语,因为心懂;可以朝夕相处,也可以久而不见。走过的路,脚会记得;爱过的人,心会记得!看我书的人,会记得我!

    但是,不管这个道路是多么的难走,不管这个道路会有几个幸存者,也不管我们会遇到多大的障碍来着,当然我们还要有足够的幸运来着。我们才会有机会第一次触摸世界之巅来着。

    所以这写作,你以为是好写的啊,你可能因为牙疼来着,你也可能因为感冒来着,你也可能因为压力来着,这些都会成为你坚持不下来的因素来着。一旦你的内心动摇了,你就撑不下去了,你就坚持不下去了,别太在意了,也别硬撑来着。

    我也是醉了,你们每天都有时候去刮胡子,你们都有时间去上网,都有时间去玩手机,怎么就没有时间看看书呢?你看我都有时间给你们写书,你说我得有多闲啊?但是不管我是多么的累来着,我都会挤出时间来写作,这就是什么,这叫什么,这就叫努力,这就叫坚持。

    你看这胡子得天天刮,天天打理,但是它还会二越长越密来着。那么我们写作也是一样的,我们也得天天写,天天更新,天天努力来着,才能攒起读者来。所以我们经常去做就没有问题来着,我们就能打理好自己。

    我想说是不写的话,就觉得很奇怪来着,不写我们就觉得不舒服来着,这样我们就成功了一小小半来着。当然没有几个人会这么想,特别是我们这种别这当成一种爱好来写的人,更是不会在乎自己有多累来着,我们眼里,就只有超越我们自己,我们就只有坚持来着。

    怎么说呢?我这个地方在冬天也是个传说中的冰雪的世界来着,之前我为了打字来着,我也有过手指被冻伤的时候,也许我说出来你们还不信来着,毕竟没有体会过寒冷的冬天是多么的可怕来着,加上处在一个没有温度的房间里,更是让人寒冷来着。

    那个时候你知道的我也是疯狂的码字着,没有多想别的,也没有畏惧这严寒的冬天的意思,我根本就不在意这寒冷的感觉,所以我还是坚持在码字的世界里。

    但是在那个寒冷的夜里,我的手指突然失去了感觉,仿佛感觉不到我的手指的存在似的。但是从来没有像这次这么恐怖来着,我说不出这种感觉,感觉我的手指会没了一样,我害怕这种不受控制的感觉,更害怕失去的感觉。

    那个时候我的心里特别害怕来着,以为我的手指保不住了,以为我残疾了,你们知道的我这个人本来就没有什么软用来着,但是如果连手指都不好使的话,那我就更没有什么软用来着。那我还当什么作者来着,那我以后我还怎么装碧来着,你知道的我可以没有读者,但是我不能不装碧来着,现在装碧就成了我唯一的乐趣来着。

    但是后来,我碰到了一位经常战斗在网络里,躲在黑暗里,没有软事可做的我的叨緾哥来着,他是一直奋斗在网络世界的斗士来着。他跟我说手不能这样放着,要拍打键盘来着,要像他那样疯狂的拍打键盘来着。我从来没有见过有谁像他这样奋力的拍打键盘的,我也没有见过谁像他这样执着在网络世界里,也没有见过谁对这键盘有这么大的深仇大恨来着。

    这手速真的是没谁了,这手速太暴力了,这手速太不可思议了这是在敲键盘还是在暴击键盘来着,我也是醉了,是这样吗?是不是这样的,就是狠敲来着,就是又快又狠来着。我觉得他是没谁了,这让我见识到了,真正的隐藏的大神来着。厉害,帅。

    我听了他的话,我也疯狂的敲打键盘起来,我用力的用我所有的力气都用在了手指上,然后全部发泄到了我的键盘上,然后我就这样的不停的打了很多下,我也记不得是多少下了,但是我越来越快,越来越打,我渐渐的我的手指开始有了感觉来着。我的手指就有了一点点的疼痛感来着,不再继续麻木来着。

    叨緾哥告诉我说,兄弟你的手指保住了,就得这样敲键盘才行,不这样都不能撑过这严寒来着,只有这样你才能撑过这个寒冷的季节,我们都会有这种过程,这也就是一个宅男蜕变的过程,恭喜兄弟,你成功了,你成功的蜕变了,变成了不一样的男人了。

    我槽了有这么牛碧吗?如果你的手能感觉疼痛的话,怎么说,说你不会冻伤了,不用担心来着,你还可以继续码字来着,你还可以在这里装碧来着,是不是很开心,我点了点头。哈哈,看来我以成长了,关键我还能继续装了,这才是我最开心的。

    后来手的感觉慢慢恢复了,我也就没有担心了,虽然啊,这个绝活我还没有学会来着,因为我的智商与我的神经跟不上来着,我没有学会叨緾哥的打字的绝活来着。我没有学会这种疯狂的打字,手速是快了,但是打字的速度并没有加快来着。

    只是我将这种打字的方法扩大了,变成了一种破坏的方法,变成了一种破坏键盘的方法来着。别人想要成就我一番技术,也想要传授给我打字的绝技来着,但是我都没有学会,我就学会了双手碎键盘来着。我现在是一到半夜的时候,在夜深宁静的时候,在全世界都幸福的睡觉的时候,在别人都安祥的躺在床上的时候。

    我呢?这个时候我就没有睡,我就在努力的干活来着,我就在为了我自己的梦想而努力,我就在我的出租屋里噼里啪啦的的敲键盘来着,虽然我没有敲出我想要打的字,但是这节奏,这个声音,这个节拍我还是掌握了,一点不差我们的叨緾哥来着,还是这么霸气来着,还是这么的震耳欲聋。

    没有几百下,我是停都停不下来啊,当然还配和我的呐喊的声音来着,我真的是佩服我的邻居啊,他们是如何受得了我来着,而且还是在这大家最想睡觉的时候,这个时候我把他们全部叫醒了,是不是不太好。

    但是却没有人投诉过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们习惯了,还是因为他们怕我来着,不敢惹我来着,怕我又提着砖头去让他们拍我自己了。他们不是怕我伤害他们,他们是怕我伤害我自己来着。我是没谁了,他们都必须怕我来着。

    但是这句话还是肯定会有的至少我就听见过他们这么说来着:“这神精病一到点就发毛病,一到点就发毛病,你说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真是可怜来着,这样想进神精病院,也没有得进,这世界太黑暗了,人家都这么努力的想去神精病院了,但是你们怎么能不收他来着,这能浪费多少钱来着,我也是醉了,这应该没有多少钱吧,他是这么好养来着,我看他是挺拼的,一定有机会的,收他入院的。实在不行的话,我看这孙子也撑不了多久了,我看迟早有一天,他会想开的自己自费进去的,就是这样的上档次,就是这样的帅来着。毕竟都走到这个地步了,最后该上的还是要上的,该去争取的还是会去争取来。毕竟他是这么可怜来着,你看他时不时的痛苦的大叫,时不时的对着键盘撒气来着,这就是有病啊,没病能这样啊,所以我们这里的人都懂我,都觉得我特别的可怜来着,都有保护我的**来着。”

    好吧,你们都对我这么好来着,我真的很感动来着,我觉得我有机会的话,我一定会好好的对待我身边的这些人的,他们真的是太有爱了。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