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七章 问道3
    我以为我会变成一个成功的作者来着,但是我没有,我没有成功我是失败了,我是相当的失败来着,真的是伤不起啊!好可怜啊,大师你是好人啊,你不能见死不救啊,你就教教我该怎么办啊!

    你们知道的我是学过哭的,我是最会博取别人的同情来着,这一点我是做得相当的好来着,我是哭得死去活来的啊!我就不信大师能这么忍心,眼睁睁的看着我这样下去,无药可救的样子啊!这也是太可怜了。

    你们知道这不是钱的事来着,我就不信了,我都这么可怜了大师还能坑我的钱来着,我觉得我们的大师不是这样的人。我之所以亲自来,我就做好了准备了,我就想过在电话里说不太方便来着,这种事只有当面说才能说得清楚来着。

    不当着我们的大师的面,我觉得我真的不能哭来着,哭得这么真实来着,哭得这么煽情,哈哈,这不是练过的,真的哭不出这么感人的效果来着,真的是牛碧,帅来着。你们懂的亲自来,亲自来哭,亲自来这里求我们的大师就是不一样来着。真的有不一样哟!

    该说话时说话是一种水平,该沉默时沉默是一种聪明。该苦干时苦干是一种能力,该退出时退出是一种修炼。该表现时表现是一种睿智,该隐藏时隐藏是一种城府。该斥责时斥责是一种威仪,该圆滑时圆滑是一种谋略。

    该哭的时候还是要哭啊,这不是在示弱来着,这是一种战略性的博取同情来着,你们能不能懂来着,这可不是一般的人能明白的啊,这是非常厉害的人才想得出来的,也只有你帝指使哥哥才想得出来的,就是没事哭一场。

    随机应变是一种成长,屈伸有度是一种成熟,抢占先机是一种成就,想哭就哭也是一种做人的态度来着。你们不知道当时那个场景啊,那真的是太戏剧化了,你们懂的!大师那个时候一个劲的摇头啊,我是一个劲的装不懂啊,后来我也真的装不下去了,我就一个劲的哭啊!

    我看谁能坚持得更久来着,我槽了,我可是练过的,你们知道的练过的就是不一样来着,你们能不能看出我哪里不一样来着,我就是哭得不一样,我是跟着我们的大师,我也是一边摇头我也是一边哭啊!我们都是没谁了,我们都是老江湖了,我们都是最好的朋友啊!哈哈!

    大师摇到最后,最后大师都无语了,因为我比他厉害啊!他只是摇头来着,我是一边摇头我还要一边哭啊!这个就不容易了,这个就很难做到了,我心里想啊!事到如今了,我也不管我是不是男人了,我也不管我的大男人的形象了,我也是豁出去了,只要不跟我的要钱,我就哭吧!没准对方一心软,还把我的问题给解决了,那我就搞到事啊!呵呵,我心里那是高兴着呢?

    大师见我是没谁了,这样下去,一点软用都没有,不仅是耽误自己做生意来着,还学浪费自己的时间来着,他知道要从我这里弄出一毛钱来是不可能的了。只好,这么想来着,就是先打发我走再说,不然真的是没有办法吧,不能一直和我在这里飙泪吧,明显他不如我来着,也不能硬要和我这样的人斗来着,毕竟他是斗不过我的,我是太厉害了。

    好久,真的好久没有见过人哭了,还哭得这么伤心来着,知道的我只是写作写不好在这里伤心来着,不知道还以为我家是不是出什么大事了,真的不容易啊!是的,我不容易来着,大师也不容易,我们大家都不容易来着。

    大师那是相当的惊讶来着,我怎么能够这样啊!都忍不住说我了:我槽了,你别逗了,没有必要这样子来着,这不是让你来演“穷摇”面试,有必要哭得这样稀里哗啦的的吗?我不反对你鬼把戏的时候这样来着,但是这不是在拍戏来着,你也不用这样来着,当然这也不是在面试来着,你这样,你这样,这戏也太过了吧!

    我看了看这个大师,当然是一边哭一边还擦拭着我的眼泪来着,你们知道我是做好准备来着,我不是没有做好准备我就来了,我是做好了万全的准备我才来的。我一开始就准备好了,要是大师不我答应替我解惑的话,我就求他,如果求他不好使的话,我就哭来着,我就不信了,这个大师就能这么忍心来着。

    当然我也不是一开始就想着哭的,要不是大师先开始对着我“穷摇”的话,我也不能开启我的“穷摇”模式啊!他还好意思说我“穷摇”来着,要不是他先“穷摇”想要让我上钱来着,我能这样做吗?我也是醉了,他真的很过分来着,大家好兄弟,讲义气来着,我是什么样的人你们还不知道吗?大师是什么样的人你们也不知道吗?我们是什么样的人你们难道都不知道吗?

    你们想啊!我也不想来着,这也挺丢人的,你们知道我是一个要面子的男人,我是多么的要面子你们也是知道的,我一般干不出来这事。但是,今天我是实在没有法子了,只能出此下策来着,不然我怎么办,也没有人管我来着,也没有人护着我,也没有人搭理我啊!

    大师最后还不是无招来着,也不能赶我走,也不能和我这样耗下去啊!只能是心里琢磨着怎么把我给打发走才是当务之急来着。大师看了我,又用手比划了下,依旧摇着头,觉得挺难办的样子告诉我说:大师告诉我说,上帝指使先生你的唯一的解药,其实啊!

    心药还需心药医来着,你懂我的意思吗?就是解铃还须系铃人啊,就是三位慷慨的读者脚下的泥土来着,但是你们看现在的读者他们都是天南地北来着,都不可能在一个地方。所以大师告诉我说,兄弟啊!我真的有心无力啊!无论我多么的希望你能康复来着,但是毕竟这三个读者能不能找得到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啊!

    我一听,当时就傻眼了,你们知道的我只有两名读者,这是不争的事实来着,但是大师突然说要三个读者脚下的泥土,我从哪里找,这不是让我去死吗?所以当时我就忍不住插话说:啊!大师,大师,大师,我只有两名读者啊!我真的只有两名读者,如果是两名的话,我还能想想办法来着,要是找三名的话,我是真的没有办法啊!怎么办啊!能不能降成两名。是的这都是我的真心话来着,大师也看得出来,没有办法的事啊!

    大师一听,什么你只有两名读者,第三个读者你都没有,你找不到也就算了,你怎么能没有,你不是来滚犊子的吧!大师那是相当的生气来着,以为我是开玩笑,这也要讨价还价来着。

    你们知道大师是个善良的人来着,本来大师是想说要三百名读者来着,但是一想怕我是办不到来着,他本来就是想要打发我走人的,如果说多了我办不到,自己就麻烦了。

    所以他也不为难我。你们正常的人有三百名读者这很正常来着,但是我是一个不正常的作者,所以少一点也很正常,大师也是很明白这个道理的。所以大师真心不想为难我来着,不然他大可以砍一个零说成是三十个读者来着,但是大师他是天算地算不如不算啊,他是怎么能想到我写了半年的书,连三个读者都没有啊!

    大师真的觉得自己是大意了,失算了来着。但是大师话已经说出口了,没有后退的余地来着,大师心想早知道我这么恼火的话,就说一个慷慨的读者算了,就不说三个,听我的口气,还以为我又在为难你来着,难怪又在讨价还价来着,真的是醉了!

    大师也是没有办法了,这是最终的方法了,只好告诉我说:就算我是再怎么希望你能治好你的作者的绝症来着,但是我已经无能为力了,你特么的连三个读者都没有,你知道这个叫什么?

    我摇了摇头,我当然是不知道啊!我要是知道我还来找大师啊!我就是不知道我才来找我们的大师的。

    大师非常严厉的训斥我说:你、你、你这个叫做癌症晚期,你没有治了,你下山吧!就算是我大师再有回天之术也是治不好你了,我槽了写了半年,连三个读者都没有,你写个j.b啊!不要浪费大家的时间了,赶快滚吧,你没救了!

    然后,我从来没有见过大师这么生气过,比不给他钱还要生气来着,看来是希望越大失望也越大吧,我觉得大师一定是对我有很大的希望来着,你们想啊!大师一定得认为最少有三个读者来着,不然他也不会说三个读者的事,但是他是万万没有想到我能破了他的零界点,打破了他永远都无法想像的最低的预估来着,你说大师能不生气吗?

    其实我也不想啊!其实我也挺生气的,但是没有办法啊!这是谁也想不到的事,为什么偏偏就发生在我的身上啊!啊!

    我们做过的事,遇到的人,以及所有的喜怒悲欢,都会浓缩成一个很感伤的词,我去。无论快乐,还是痛苦,都过去了,你只能回忆,而无法回去。可有些时候,我们总跟过去过不去,沉迷在回味中,颓废在往事里。

    生活是应该向前看的,只有把自己从过去解放出来,你前面的脚下才会有路可走。我槽了,这个鬼天气也是没谁了,天天下雨来着,能不能来个好天气啊,能不能不让我这么冷啊!能不能来一个冬日暖阳来着。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