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四章 理解吧6
    我也是醉了,这样的人有什么好报道的,别人辛苦的,勤奋的人,励志的人不值得报道,这样的没有什么出息的人,却值得报道来着,我也不是觉得写这个有什么意思来着,我只是觉得我们评论的,看的,转播的,还有就是看的人,都是无聊的人,而你们的上帝指使哥哥是最无聊的人。虽然如此,但是你们的上帝指使哥哥却是最励志的,这是不争的事实来着。

    半年真的不容易啊,这个坎坎坷坷的走过来,感谢兄弟们的陪伴来着,我一天天都着兄弟们笑来着,我也是带着你们一路加油来着。我们的幸福感却总是来自于某一句突然浮现在脑海的歌词、某一句突然触到泪点的对白和深夜电话那头的那个人。

    你们想啊,你们的上帝指使哥哥这么努力,这么优秀,这么励志来着,但是没有人来报道我来着。而别人就是因为有一个好的爸妈,就值得报道吗?我也是醉了,什么叫出国留学的妈妈,你怎么不写出国去混过文凭的爸妈来着,这样更有看点来着,这样也更诚实来着,谁不知道出国的百分之八十是混出来的。

    只是殊途同归,所有的岔路都通向同一个出口,我们却花费了更多的时间。而最让人唏嘘的是,其实一直以来,在别人的眼里,我们本就是一条路上的旅伴,但是最后却不得不分道扬镳来着,这不是现实来着,我们要看清我们的现实,而不是活在虚拟的网络世界里。

    我们经过那么多的努力,也不过就是为了成为别人眼中的普通人,也许还会是自己过去最讨厌的那种普通人。其实啊,我真的不想说什么的,其实啊!我也不想写这种事来着,没有什么必要,没有什么好写的,没有什么内容,也没有什么人想看,只是觉得这个报纸写得有点问题来着,我也说不清楚来着,只是觉得这就像是我们的小说一样,有的该写有的不该写来着。

    我们这群人,接受着最基础最基本的教育,走在最多人走的那条路上,却一直妄想着和这条路上的绝大多数人不一样,所以经常走着走着就到了岔路上。什么岔路啊,哪有什么岔路啊,然后有的人很快就过了终点来着,但是有的人无法走上去,要么退回去,要么就是不走了,要么就是回去了。

    但是如果你要是真的去考的等方面,我槽了你还真的考不过他们来着,因为他们都厉害了,他们都是比我厉害来着,而且他们的脑子都比我的好用来着,你们知道的我要是脑子好用的话,我一定不会是现在混的这个样子来着。

    我高考完的那下午和一同学聊天,我说,考不上大学怎么办啊,实在不行就打工去好了。她说,我爸说考上哪读哪,实在不行就出国呗。我当时我就傻了眼了,我槽了,原来你有这么牛碧的爸妈来着,和你一起读了这么多年的书了,我怎么就没有看出来,看来姑娘你是太低调了。还是不想让我们看出来,怕我们这样的臭小子缠着你这样的大家闰秀啊,我也是醉了,我真的觉得自己的点有眼无珠的样子。

    想想我这一辈子我也是醉了,我真的没有一样行的,谁让我们没个有钱有势的爹娘呢?我并不是羡慕嫉妒恨,更不是抱怨爹娘,只是对现实挺无奈的,我只是对我自己挺无奈的,我怎么就不行了,为什么不是我,为什么就不能是我啊,为什么我就不可以啊!想哭的节奏,哎,真的是无法形容的样子。

    现实真的就是这样来着,我觉得这个姑娘真的说得是太对了,把所有无权无势无背景的家庭出来的孩子们的真相全都说出来了。的确,我高考前我问我爸,我要是考不上好学校,你能给我安排工作么?我爸想了一下说:安排个什么呢?我就安排你回来给我管理一下我的土地吧,我的土地我都可以给你来管理,我要是看得上哪块,你就要哪块,你爸那是二话不说都给你来着,你是想种什么你就种什么,你是想吃什么,你也可以就种什么,你是想卖什么,你就种什么,你爸我都不拦着你,你爸我要是拦着你的话,我就不是你爸。

    我说:爸,你真的是个好人,你真的不用拦着我,你也不用拦着你自己,你还是自己想种什么就种什么吧,也没有管你来着。谁也管不了你。还有爸你真的对我太好了,不过你的土地我也不能要来着,我觉得这就是你的命根来着,所以我是绝对不能要来着,你还是留给有缘人吧,看看有没有人要要的,你就给谁吧,你就不要留给我了。我也管理不好来着,我觉得一定有人能管理你得很好,谁要是管理得好,你就给谁吧,反正不能让它空着。这样的话,就不好了,我一直记得这句话。这就是现实。我知道我一无所有,只能狂奔在草泥马戈壁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掉下来摔死了。就是这样。没什么好说的。

    记得小时候我不是问过你,我问你说::“儿子啊,我亲爱的孩儿啊,你的梦想是什么?”

    我那是想都不想,那时候也没有什么梦想来着,只是觉得我们村长有挺多地的不错,每年都能卖好多钱来着。还有就是他家有我们全村第一个小卖铺来着,我真的好喜欢来着,毕竟我常常都是可以吃到好吃的东西来着,而且也不用天天往那里跑了,这是多么让人高兴的事啊。

    还有我觉得我们村长家的大房子也不错来着,都不用漏雨来着。也不用担心:

    屋漏家里尽接水,

    洞口新捡黄泥巴。

    昨宵曾就茅房宿,

    连蹲带拉十分钟。

    倒霉偏淋霉雨水,

    门口乱溅稀泥巴。

    昨宵曾掉茅坑里,

    连爬带刨十分钟。

    作者写这小说的时候都是30岁的老人了,你们能懂吗?这已经不年轻了,而且还是一条单身狗来着,而且经历了浩浩荡荡的网络里的虚拟的大爆炸的那场浩劫,也不能指望他再像年轻人一样去奋发向上了吧。然尔这种智者式对自己人生的回望,却比年轻人以为明天会更精彩而显得更加深刻。他最后点睛之笔前的几个意象,生命的突泉、浓烈的酒到坟墓、荒漠,也都确实真实而触人心弦。

    这首诗将人生的真实**裸的展现在读者的眼前。然而,即便如此,我还是想问,放下梦想过后就意味着“消极”了吗?人生之荒谬,就一定要或以希望、或以自杀来逃避了吗?我没有答案。我对消极并没有偏见,但却对那些以破釜沉舟、孤注一掷的方式追求所谓梦想的人表示怀疑,因为这部分人对于美好的幻想是在他们的所谓“成功”以后,而不是生活本身。他们只是用“梦想”的借口,掩盖了自己内心中虚荣的**。

    还有就是要一个美若天仙的妻子来着,这样就不用天天趴在窗口看美女了,关键还没有,还看不着。哎,再有就是有一个当官的亲戚,然后就不用看别人的眼色了,我有人,我我们有后台,我们有靠山来着。

    我爸笑了,你真的是人小鬼大来着,你真的是敢想来着,不愧是我的儿子就是有想法来着,老子不敢想,你这么小特么这么敢想了,但是光是想还是没有什么软用的,还是要好好学习来着。

    小的时候,大人对孩子们说话,不管是说什么最后都会绕到学习上来,我也是醉了,到底能不能愉快的聊天了,真的是不会聊天来着。真的是不会和小孩子聊天来着,我也是醉了。

    我爸也是没谁了,他居然跟我讲:“有田有房有铺,自己当老板,妻子貌美如花,还有当官的兄弟”

    我心想:北宋有个人和你一样,他姓武!我槽了,真的还有这样的人,我爸居然会暗示我这个,我心想我是不是得给点反应来着,我要是装听不懂的话,会不会让我爸失望来着,觉得我是一个悟性不高的孩子来着,但是我要是哇!的一声说我知道,我爸会不会担心我太早熟了,我当时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我是纠结了好半天,不知道该如何回应他来着,是不是得害羞一下什么来着,我也是醉了,我一下就不好了。他还以为我听不懂,我也是醉了,这个谁不知道啊!我小,但是从小我也是经常谈起我的潘金莲姐姐来着,那时候没有什么好看的书,这个我们还是从小就普及了的,这也是我们的时代的特征吧,你说我没有看过水浒传,那我还不能听过金瓶梅啊!

    其实我们努力是为了成为自己想成为的人,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或许有些真的需要背景需要家庭支持。但是还是有可以凭借自己努力能成功的.,比如实现旅行梦之类的,比如我们的上帝指使哥哥之类的通过自己的双手写出一本不一样的小说来着,我觉得嘛.能做到上帝指使哥哥这样就了不起。能为了自己的梦想而努力的人,都是了不起的人,都是值得我们敬佩的人,都是值得我们去学习的。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