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七十八章 担心1
    近来实在太忙,忙构思、忙小说、忙工作断断续续不想一直这样的有半年了,竟不知自己忙了些什么,写了些什么,做了些什么。从我开始写作起进入了这种状态,就是昏昏沉沉的状态,就一直没有进入过状态来着。我想再怎么慢热的作者,也不能像我这样吧,我这样慢热得是不是有点过了,我自己都吓一跳,不说你们来着。

    真的每一行都是不容易的,我不是说我们这行有多苦,我只是觉得我们认认真真的靠自己的手艺靠自己本事做事的人,真的是很累很辛苦来着,都没有人能体会一下我们的辛苦来着。还有一部分人不体谅也就罢了,还欺负我们来着。一直以为那根绷着的弦要断了,可是半年过去了,那根弦还是悬着,不肯断,还是努力着想要继续下去。

    现在写网络小说真的对我这样的人来说可能说是永远也进入不了正常轨道,工作也就这样不提也罢,也没有什么好说的,就是人们所说的那种富不了,也饿不死吧。这一路一步步的走来,一个字一个字的码下去,也是真的不容易来着。似乎不经意间,一切都是问号来着,希望有一天也能走向句号。然而当一切都没有软用来着,什么时候才能尘埃落定,没有想象中的惊慌,也没有想象中的伤感,只是我想我有的更多的是无奈吧。

    有的只是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是的作者对自己的作品都是有一种情愫的,也是有感情,不是没有感情,你们想啊!毕竟花了这么我的心血与时间,你说咋能没有一点感情来着,这是必须有感情来着。正如看了一个月的枕诗倾言,日日惦记着,却总也没时间去写。现在枕诗倾言的时间已过,还是惦记着。却也没有所谓的不舍和遗憾。有的还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

    即将过年了,也就是又长大一岁,才发现还有很多事情没做。比方说还没有达到自己的要求、没有得到一次的认可。人总是如此,盼望离去,现如今想要离去,反而不忍离去。虽然还想和朋友在过年前再去吹一次牛、再去走遍我们的附近的公园里的角角落落、看在三十岁的时候能不能有一次,哪怕只有一次的艳遇来着、再去拍下属于这里的春夏秋冬、再一起疯一次玩一次哭一次笑一次

    可是,却发现大学毕业十年了,我们的这帮同学连一次聚餐的时间都找不出来了,看来我们的感情真的是淡薄了。其实我想,这应该是借口吧。过于忙碌的日子,已经顾不上伤感。写作与工作,这虽然一点关系也没有,也是八杆子也打不着来着。可却是南辕北辙的两条路,背道而驰的两个方向,因为没有在一个方向上,这注定是在两个方向的路上来着。我这样的作者,注定是对写作真的是没有什么更多的语言来着,每天都有自己的焦躁不安和茫然失措。

    我的朋友你们在哪里啊,你们还记得我们这帮同学吗?估计都不记得了,因为都没有联系了,所以没有办法记得来着。记都记不得当然是是无法再彼此互相安慰。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既已不相为谋,又如何感同身受。既已无法感同身受,那么安慰鼓励都如空城。空城空城,空了的城,只剩风与脚步声。连回声都是孤寂。

    我们不再是孩子了,我们都长大了,我们大部分人都成家立业了,我们每一个人已经心有了自己的城府,有了我们的责任,就注定会有我们的担当来着。只要还没走向社会,都是孩子,但是一旦我们走入了这个社会,我们就不再是孩子,我们就该像一个大人一样用成人的眼光面对这个社会来着。

    也许年轻的时候欠还期待未来的相逢,还留恋今天的相遇,只是等了几年,你们没有出现,我也没有来,渐渐地我们就不再会想要这种遇见了,因为即使遇见,我们也没有当初的那种感觉了,感觉只剩下了陌生来着,就没有别的什么了。

    这份心情,那时候真的是真真正正的那叫弥足珍贵来着,但是现在看来也就这样吧,也变得不值得一提起来,这就是时间带给我们的东西吧。我们在每一个阶段都有独立的想法,从前的自己我们想要今天的成熟,现在的自己嘲笑从前自己的幼稚,谁又能预料将来的自己不会嘲笑现在自己的无知呢。

    我们一直以为我们的未来会很好,所以我们才会去做一些事来关上,但是我们的现在真的很好吗?我不这么觉得来着,我觉得我也未必和以前想的一样,是的我们根本就没有预料到会如此的差来着。我现在说,我还想做我自己,可是谁又知道将来某一天我不会亲自把这句话推翻呢。等等一切无法预知,徒留伤情,不如不想。

    前两日在书屋看到了我们的上帝指使哥哥写的《上帝指使》,欣喜不已,刚要拿下,才看到这是一个大天朝的大神的书。我是激动不已啊,这真的是一本神书呀。曾经最爱的人呐,现在却让我望而止步。是我太过极端吗?现在我只剩下了书与我陪伴,人本没有错不是吗?错的是我们来着,可我还是迁怒了。

    我只想要逃离,来到我们的上帝指使哥哥的书里的世界里,只因其出自上帝指使哥哥笔下便更想要去接近了。什么时候文字与我,已经不单单是文字与我了。而是一种我与我们的哥哥的一种羁绊吧,这才是我们从我们的上帝指使哥哥那里得到的最珍贵的东西吧!

    不知什么时候,自己已经长成希冀的模样,成长成一个伟大的作者形象来着,不管你们承不承认我来着,反正我就是这个样子的人。从他人口中得知,虽然我写作一般般,但是不影响我的写作的兴趣来着,也不影响我写作的决心。看着我们现在的模样,我们是否想过我们就会这样下去,有没有人这么想过来着,难道只有我吗?好吧,大家都想过来着,只是我以前没有想过,所以我就变成了现在的模样来着。

    要是我能早一点思考一下我的人生来着,所以一直就这么混过来了,没有想到一混就这般年纪了,现在想想未来的事,说真的我就真的不敢想了。虽然说我不敢想来着,但是我还是会未来而拼搏来着,这就是我现在的想法来着,就是活在当下吧!未来与以前,我都不再去想了,想也想不明白来着。只有把现在做好,才是对我们的未来负责吧,这就是我现在唯一的想法。

    虽然是过去的就这么过去了,现在的事就是我们不负责的以前造成的吧,对比之前所设想的,竟差多少?确实是很多来着,我是再怎么想也想不明白,努力了几十年,还是这个软样,我有什么错来着。难道就是因为我不聪明,学习不吗?想想我也是醉了,细细想来,这一路走的虽有惊无险,足够幸运,却也跌跌撞撞,实在辛苦。从前不喜红色,所有张扬的颜色都不喜欢。近两年却独爱红色,爱一切妖娆美艳的颜色。想必是积淀久了,总得张扬恣意一回。

    心绪杂乱,但不烦闷。不清楚该如何去形容,我相信文字,除了这一刻。欲语还休,是不知道对谁言,你还是我,或者过去的日子。我想再等等,再等等,等到不知不觉已经远离,等到不知不觉已经忘记。再来写下,写下我曾经挚爱的岁月。

    临近春节,你们的上帝指使哥哥是悠闲自在,谈着自己的理想,吹着自己的爱情,码着自己的故事,我真的很羡慕我的老板有我这样的好员工,我真的很羡慕我的读者能有我这样的作者。像我这样的人真的不多来着,真的是很不错来着,只是你们说的我的优点不太明显,需要慢慢的发现来着,你们要是不仔细去找的话,还真的发现不了,但是你们仔细的找的话,还是能找到的。

    作者圈里又新来人了,我作为一个老人,一个元老,一个老手来着,我也能在新人面前装装碧什么的。有的人问这个人谁带来着,我说我来,让我来。在我的争取下我终于得到了这个机会来着,我在带,我想带好她,可以成为我最有力的帮手,今天她刚写了一篇文字,领导看了说她:学生气太浓,没有感觉。不时就想到自己,半年前的这个时候,我也是刚进来。

    我们这个浩浩荡荡的网络文稿应该是我最十年来写的第一篇文字吧!当时我的读者会不会也有这样的感觉呢!每个人都有自己成长的权利,你们给我了,我也要给她,让她在成长的空间里在这个浩浩荡荡的虚拟的网络世界里也能找到快乐,找到自信,永远都可以做到出彩。

    我严格要求一个新人会不会太过于偏激,每个人都有自己独到的一面,有自己处理方式的办法,我没有办法复制另一个“我”。毕竟我们性别相同,不能复制来着,我们都在一个圈子里混来着,要是性别不同的话,我们可以在不同的性别的圈子里混,相同的话,都在一个圈子里混。我本来就不招人待见来着,难道也要让他不招人待见来着。

    更气人的是,这个网络也是太假了,我一开始以为他是女的,还后才知道她是男的,我就表示这个男的我带不了,要是女的我还能带带来着。毕竟,男女搭配,共同发展也不累来着,要是男男搭配,女女搭配来着,这最后都是完犊子的,都是没有什么软用的。

    作为一个牛碧的作者,你们知道的我也是有疲惫的时候。这个时候真的是一点都写出来,一点也不想写来着。看着自己的小说,真的太特么的难了,现在只能是做日常了,别的都不想了。

    好不容易才把每天的任何做完,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只能说是比较满意,与往月的章节比还是有很大改动和新意,我这是很大的创新来着,只是我不说你们就真的看不出来吗?你们知道的我一个小作者,只是我的小说的亮点实在是太多了,情节真的是很牛碧来着,一篇小说很难写美,写深,写透。

    但往往完成一个章节后,一卷以后,我们总是会有一项很大的变化来着,只是这种变化我们想要让别人发现,但是你们说你们就是发现不了,那我能怎么办啊!当我们开新卷的时候自己写东西的**就没有办法停止,许多印象全部堆在一起,总是有一种想说的冲动,而这种冲动往往又被电话和烦琐的定报事情打断,只有夜深时,我才可以安静的坐在这里。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