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五十四章 选
    我继续表示我的忠心来着,这个也不是没有表示过,这个看来还是不能少表来着,这个少表了,她又忘记了谁对她是最忠心的,我跟我们的相亲女说:“那我凌晨投,这样可以了吗?”

    她还不满意呢?她觉得我这样是不积极而且还是在敷衍她来着,所以她告诉我说:“那时候你睡觉了嘛,起床第一要务就是投票,记住了吗?”这是一个非常紧急的指令来着,生怕我是记不住来着,这一次再一次强调了,这个问题的重要性来着,还问我是记住没有。

    你们觉得我记住了没有,你们觉得我是记住了,那我就是记住了,当然如果你们和我们的相亲女一样这是觉得我没有记住来着,那我就是没有记住来着。所以这重要的是你怎么看,而不是我怎么做来着?我还是同有犟来着,我还是乖乖地答应了,我说我记住了。

    她看我承认这个错误还是挺快的,还是挺满意的,打了个呵呵!还是继续夸我乖来着,我看出来这个她让我做事的时候我都是乖的,这个她要是没事找我的时候,就把我甩得无影无踪来着,在她的世界里都找不到我的存在。这个你们懂的,像我们这样非常优秀的人我们往往都是虚心接受,这个就是不改,打死我们我们也不改,但是我们就是虚心接受来着,哈哈。这个就是我的优点吧,就是善于承认这个错误,但是就是改不了,你们拿我是怎么办啊,我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办来着,你们说你们能拿我怎么办啊!

    我难免有点小小的难受来着,这个看来我也只有这个时候她才能找到这个我存在的价值吧,这个也是我能和她聊天的理由吧,就是为了这个投票而培养的对象来着。这个是必须的,就是这么的有想法来着,这个真的是一个大胆的想法来着,我都不得不佩服她来着。真的是一个心思细腻的女人来着,这个我都难免都不得不佩服她来着。当然我也不知道她是咋想的,我也真的无法理解于她。

    其实我不觉得这个投票有什么来着,只是这个有点像是被利用来着,这个让我是有点小小的不爽来着,毕竟,如果不是因为这个投票来着,我都没有这个加她上帝信箱的福份吧,这个正是因为有了这个投票来着,让我才稍稍微微的显得有一点点能被她利用的价值吧!这个投票都不是事来着,关键是她还不太满意,我就有点恶心了。我也是无语了,只能是继续表这个忠心来着,我说这不是乖来着,这个是我的责任,这就是男人的责任来着!

    她觉得我也太能扯淡了,这就是责任啊!她觉得我是说得太好了,所以告诉我说:“这就是责任吗?那你得负多少的责任?哈!”

    她问我说,让我都有点不好意思来着,这个也要负责吗?我也是随便说说,她也就当真的了,这个是不是太扯了,这不会是让我真负责任吧,这个我也真没有打算负责来着,所以我就赶紧是推卸这个责任的说,这个坚决地不要承担这个责任来着,这也是我的强项来着。

    我说:“一半吧,这个妇女都顶半边天了,这个也是你们强烈的要求的,不是吗?所以这个我也不能承担这个太多的责任来着,我告诉她说你总不能喊我是负这个全责吧,这个明明就是没有希望的事来着,这个和第一名也差太多了,你喊我的时候你才是一百多名来着,这个我也是有心无力的样子。”

    这个不是我不尽心来着,这个也要看这个情况来着,这个情况好的话,这个我也是能拼上一拼的,但是我是不会作弊的,我不是这样的人,我是不会选择这个刷票的。这个我觉得这只是一个游戏来着,这个我们还是要有点这个竞技精神来着,这个不能作假啊!是吧,所以我没有想过别的,我是一心凭我一人之力,尽力的去投票来着,就像是我写作是一样样样的。有的事,我们尽力了就行,这个结果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享受了这个过程。

    所以我一直是把这个看成是一个愉快的投票的游戏来着,我也没有太当真来着,所以这个我只是一边动员家里人投票来着,一边自己也是努力来着,但是你们懂的,这个动员这个家里人投票来着。这个,我也从来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来着,这个是非常可疑的,在家里人看来。因为家里人觉得我不是这样的人,就算是朋友也不一定会发动我的家里人来投票来着,所以这个我这么积极来着,又不是他们认识的人来着,大家都是非常的奇怪来着,这个是问长问短的,这个让我是头疼不已来着。

    所以,最后还是以发动这个家里人投票失败来着,这个名不正言不顺的,这个大家也没有什么动力来着,加上这个第一与我们的差距太大,大家都觉得我只能是重在这个参与了,也没有太放心上了,只能是我一个个单独私下的劝说来着,这个是非常隐密的事来着,这个只能是私下来说来着,自然这个工作量就很大了,也是一件累人的事来着,但是这样的优秀的,听话的我,还没有得到什么好来着,这个是不是特别让人郁闷来着。是的,我真的有点伤心了。

    她听我也是挺负责任的男人来着,这个也敢负这个一半的负责来着,也是相当的看好我来着,觉得我是乖孩子来着,在她的眼里只要是我好好投票来着,我还是这个乖孩子来着,她见我都敢承诺来着,挺负责的,所以又给我使了把劲来着,她告诉我说:“这个没进50,剁手还是剁脚?”她问我说,她还敢威胁我来着,看来这个女的也真的挺狠的,这个真的是你不仔细了解的话,你真的看不出来,她下手也是没谁了,这个上来就是问我,剁手还是剁脚?

    还好我是聪明来着,说的是只是负一半的责任来着,要是我说我负这个全责的话,那不是直接要让我剁头,是不是我要是进不去这个前50我就得是提头来见她来着,想想就有点是不寒而栗来着,真的挺后怕的,这个,这个,真的是给我很大的压力来着,但是,我没有讨价还价来着,这个不管是剁手还是剁脚?都是我无法选择的,是吧,这个是不是无法选择来着,这个不出手则已,这个女人要一出手真特么的狠来着,我算是领教了,我觉得我以后在她的面前我都得注意点才行,不然我怕我是犯这个错误了,这个她真的提刀来见我,问我说:剁手还是剁脚?

    那不是得把我吓得是不要、不要的啊,你说我怎么回答,我是不是只能是被这个惊呆了,小朋友都被她惊呆了,这个都没法回答了。

    所以我说:“虽然是你的手来着,但是我还是不舍得来着!”我还是无从选择来着,我觉得你要是让我做这样的艰难的选择的话,我还不如把我杀了算了,给我一个痛快来着。

    她一听,觉得我是不是太可爱了,她是打了好多个你、你、你来着,这个是不是觉得我是一个可爱的,而且太乖了,因为我真的值不得,所以真的没法选吧。

    我见她有点激动的样子,也许是觉得把这个剁手还是剁脚的问题丢给我,对我是太残忍了,所以觉得是被她吓到了,所以都不知道怎么回答了,我只能是说:呵呵!要剁手还是剁脚?随便你吧,这个你的手,你决定吧,你不要把这么残忍选择丢给我来着,我真的会很害怕来着,我真的会怕怕哟!

    她也不知道是咋想的,也许是觉得这个自己年纪大了,还是这个我总是叫她姐来着,让她真的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大姐姐的样子,所以她觉得自己总算是看出来,她说:“小屁孩,原来还以为你老实呢?”她居然会当我是小孩来着,这个也不知道是不是她母性再一次的泛滥来着,这个怎么能把我这样的男人当成是小孩来着,我只是不喜欢说话来着,但是并不是我就老实来着,这个看来她真的是太不了解我来着。一个太有内涵的男人,总是会像我这样无话可说的。

    因为我们这样的太内涵的人,说什么?想什么?做什么?都是经典来着,这个都是有深意的,哪怕是我们只是说一个字,我们也能表现得非常内涵来着,这个不说话则是将这个内涵表现得极致的样子,你们没有听说过个武学上有一种最高的境界是无招胜有招吗?也就是这个有这个本事的人都不需要重复,反复的练习这个招式了,就比别人练的所有的招式还要厉害了。

    这个当然的,这个内涵的最高境界也是能超越这个秒懂的,就是心领神会的意思来着,常常是一个眼神,一个小小的动作就能表达出自身的内涵来着,看来这个相亲女还是太年轻了,都没有看出我的至高无上的境界来着,这个我是不是需要说出来,你们才能懂来着,是不是我不说你们都是无法懂的,我也是醉了,能不能跟上点我们的上帝指使哥哥的节奏来。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