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八十八章 上帝的忧伤12
    这个时候是不是得我们的我们的神医去哭了,这个还得派一个重量级的人去来着,这个我也是没有想到。没有想到这个人这么难缠来着,这个是没谁了,这个谁的面子都不给的样子。看来,只有这个再让这个神医试试去,我告诉这个神医说这次,你就想着这个你一觉醒来,这个你的减肥药又失灵了,这个你又胖回来,这样你酝酿一下这个感情再去来着。这次一定要拿下来着,这个只能成功不能输!我给这个神医加油来着!

    这个神医这个是冲上去就哭起来了,这个你说别的这个神医都可以忍来着。这个别人一说她又胖了,这个减肥药失效了,这个相当于这个双重打击来着。加上上来的时候这个也是酝酿了很久来着,这个一上来这是都没有前.戏来着,这个是边走到那人附近,这个是一边是哭来着。我槽了,这个也算是美女来着,这个虽然年纪大了一点,这样我就不信这个人就没有一点的同情心来着。

    但是,这个真的是让我看傻眼了,这个神医是相当的有水平来着,这个哭得这么有水平来着。这个真的是没谁了,这个估计是真的相信那一天会来似的,这个是一阵狠哭来着。这个你说我们旁边的人,这个哪个不是听着伤心,这个见着这个是也要流泪来着。但是那人没有来着,这个我让我们大家都觉得很奇怪来着。觉得这个人终究还是不是人来着,这样你也不哭来着。估计这人太冷血来着,这个你说男的哭这个,你不有一点感触也就罢了,这个你是看到这个女人在你的面前哭来着。这个你还这么淡定来着,估计也是没谁来着。

    这个神医是哭了好一会儿,这个人才勉强的问了问说,这个是非常小声的告诉这个神医说“小三”。那人以为人这个神医是这个小三来着,才会哭,才会哭得这么伤心来着。这个别人不说嘛,这个跟自己的正室都没有感情来着,这个只有跟这个小三才有感情来着。你说这个不是小三来着,这个就算是兄弟子妹,能哭成这样的人也不多来着,所以这个只是随便问问来着。这个神医这个也没有反应过来,这个以为别人说自己的小三十岁来着。

    这个也就是不到这个三十岁的意思来着,这个我们那的人有时候这么说来着。这个神医一听哪有,这个是大三了,这个已经超过这个三十岁了,这个神医是哭得更伤心了。这个哭着告诉别人:“大三!”这人一听,这个小三,这个大三都一样的,这个都不是什么好人来着,这个就点这个鄙视这个神医的样子,这个除了生气来着。这个也没有想哭的意思来着,这个神医这就败下阵了,就退场了。我还是鼓励她说,这个能哭成这样也是不错了,这个后面的人再接再厉啊!

    然后这个是这个范太稀来着,这个范太稀这个也是有点蒙了,这个也不知道怎么哭了。只能是这个以一个销售人员的角度来哭了,这个就是技巧型的,可惜这个是我临时想到的,这个我还没有给他写过这个策划来着。我说这次你按我的思路去哭来着,这个有什么不明白的,这个我们是第一次这个尝试来着。这个不明白的,这个就自己是临场发挥吧,这个你上帝指使哥哥也教不你了。你懂的,这个相信自己,你行的,这个就是我们的销售人员的精粹吧!

    尼玛,这个范太稀这个一上去这个就开始给这个人洗脑了,这个一上来就告诉别人这个人,为什么自己要哭来着,这个哭得需求是什么似的。这个是一会儿说这个好朋友的爸爸多可怜,这个一把年纪了,这个也就我们的英雄哥一棵独苗来着。眼看这颗独苗这个还没有长大来着,这个就被这个天灾人害了。这个你说这个是咋整啊,他爹估计也不行了,这个他妈也生不了,这个都是这个二.胎放开得太晚了,这个把这个一家人都毁了。

    你说要是这个二.胎这个早一点放出来,这个能有这样的事吗?这个我一家人的希望也不能寄托在我们的英雄哥的身上来着,你说这么大的家产,这个老婆、房子都有,这个眼看就要买车了,这个就没了。你说这个是不是对一家人都是不小的打击来着,这个你说你的养老保险交了这么多的钱进去来着,这个你一分钱没有拿出来,这个你就走了,这个你怎么走得了啊!这个你说这些钱不是都给我们的大地朝做这个贡献了。

    好像没有用,这个又说老妈来着,你说你老妈这个也是白发苍苍了,这个怎么能没有你来着,这个你看你的老妈是哭得多伤心来着,这个哭久了,这个现在都哭不出来了。这个伯母好可怜来着,这个以后怎么办啊!你说我的母亲这几天都哭晕了好几次来着,这个你怎么忍心这样的离去来着。尼玛的这个不关我的事来着,这个我只是带着别人,也就是来的人哭来着。我没有带着这个伯母一起哭来着,这个好事是我做的,这个坏事一定不能是我做的。

    我没有这个跑到这个伯母的旁边这个一个劲的带这个节奏来着,我是这样的没有眼力劲的人吗?这个我明显这个伯母身体不好来着,我还一路的带这个节奏来着,这个我还是人吗?要是我把别人也带偏了,这个你知道的我这个人不能把别人往这个正路上带。我总是把别人往这个小路上带啊!常常是把别人带着栽跟头来着,我也是醉了,这个事已经有很多人鄙视我了,这一次你们不能鄙视我来着,这个我真的没有这样做。要是我真的这样做的话,这个我一定是想要贪图别人的家产来着,这个你是这样的人吗?对吧,我不是这样的人来着,这是谁?来跟我一起念,我是上帝指使啊!

    清明节怎么过?一哭而过...这个范太稀这个继续跟别人这个讲这家人是有多惨了,这个说到这个伯母来着,这个范太稀那就是泣不成声来着,是相当、相当、相当的伤心来着。这时候这个说到了这个嫂子来着,范太稀也说了:你说这个革命的火种这个都还没有播下来着,这个哪怕是有一点星星之火,也可以啊!这个是一点都没有来着,就这样的不留一点革命的火种就走了,你说你怎么对得起这个嫂子来着。她这么好,这么年轻,这么善良你怎么能这样对她来着。

    让她是年纪轻轻地就守寡来着,你这样的是不对的,这样怎么能对得起我们的年轻的嫂子来着。你说我们的嫂子这么好的人怎么就嫁给你了,这个是不是老天在开玩笑啊!老天啊,你怎么能对这么一家人,他们是多么的善良来着,这个时候要承受这样的打击来着。这个你对得起谁来着,这个你是谁也对不起啊!

    在上帝指使哥哥小说里你们还记得这样的一个人物,一个小人物,一个小命运的角色吗?在我们的故事里除了这个,还有几次提到死亡。一次是上帝指使陪着这个嫂子上坟的时候打电话给老王来着,老王戏谑说又不是给我上坟。二是上帝指使在嘛村守灵并全程参加一个粉丝的葬礼。从那时候开始嫂子无止境并且不受控制的思念上帝指使而不是这个死去的老公这个也不知道怎么了这个情感这一下就起来了,这个是上帝指使真性情,还是这个上帝指使才是这个嫂子眼里的真男人,所以这个能让我们的嫂子这个感情一下就收拾不住,这个是爆发出来以至泛滥。

    可见人们在青春的时候遇到死亡都是恐惧的,这个看着自己的朋友们一个个被逼着离开,这个不忍心看下去了。这个不想我受这样的伤。而默默地离去。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来着,你们谁能懂来着,这个你们谁能明白来着。直觉会想到自己最想依赖并且最信赖的人,这个真的是还是我最想依赖并且最信赖的人吗?难道我再也没有了这样的人了吗?这个我还有能依赖的人出现在我的生命吗?带着无法的问号,我们只能是是质问我们的生活,还有我们的过去了,我们还有什么能是我们可以去珍惜的。

    而我这个人,大多数时候是爱人,这个是去爱别人来着,这个我爱我的读者,我爱我的相亲女,我爱每一个人,但是这个相对的他们爱我吗?也许我不知道,我也不想要去知道来着。在这个无比苦碧的世界里的人一个比一个能折腾,一见钟情,闪婚,离婚,复婚;房地产,项目经理,蛋糕店,各国菜,loft。几乎所有年轻能折腾的他们都折腾了。尽管不大实际,但多少能引起这个年纪人的共鸣,我们是去感恩,还有去嫉妒,所以骂我的人也不少,都有有道理,都是可以理解的。但是这个你们在骂我的时候,你们这个又做了什么?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